现在的位置:首页>网上创业>正文

上天、入地、全球化,王兴教你如何战胜“归零”恐惧

2017年04月20日 ⁄ 共 1748字 暂无评论
上天、入地、全球化,王兴教你如何战胜“归零”恐惧

移动互联网江湖的玩家,似乎一夜间又站回了同一起跑线。所有人都在问,“人口红利消失后,下一步怎么走?”

美团点评CEO王兴给出的答案是,“在过去一两年,到未来五年时间,乃至二十年,三十年,有激动的事情,我认为是上天、入地、全球化三个事情。”

这个概念听起来很玄幻,但是具有普适性。

“上天”,很容易理解就是“高科技”,王兴说,“在今天,多数互联网企业干的事情只是传统科技,并不是高科技。高科技要不断突破边界,因为大家都需要增长,如果没有新的空间创造出来,就会变成你争我夺。”

同程旅游创始人兼CEO吴志祥说:“在线旅游这个行业,过去三年有十多家公司同台竞争,现在变成了三、四家。大家投入的不只是三年的青春热血,还有十亿、百亿的资金,现在要归零,心情是很复杂的。但是确实是这样子,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在以移动互联网为主的渠道里,竞争已经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再想跑起来,为什么一定要负重?因为公司难以以一个纯渠道的角色存在。”

“归零就是要清空自己已有观念的束缚,不被自己已有的成绩和固定思维模式限制。这个时候才能非常开放地学习新的东西,接受新的行业变化,甚至吸引人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心态。就好像特斯拉的,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性原则,回归事物本质,认真地思考我们在业务过程中能创造什么样的价值。”高瓴资本集团合伙人洪婧说。

未来的高科技创业,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空间,有越来越多的需求。在王兴看来,“未来不再是一个学生在车库里,或者在宿舍里捣鼓几天,就能做出翻天覆地的事情,可能需要很多底层的积累,很大的投入,也需要耐心。”具体到美团点评的业务,就是“降低配送成本,提高效率,未来会基于很多数据和AI的路径分析,用无人车、机器人来派单。

王兴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一个生物化学教授创办的公司,直接把植物蛋白变成动物蛋白,美国有六七家餐厅用他公司的人造肉做的汉堡很好吃。这是一个完全颠覆性的事情。

“入地”也就是创业者经常提的“接地气”,在王兴看来,不仅要接地气,还要触及地下吸收充分的养分,因此业务只停留在C端是不够的,不能光停留在C端连接,连接消费者上面,你得真的去了解产业的方方面面,扎进去,真的去做连接、改造,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总体来给客户创造价值。“这是无奈,又是现实。”

今年新零售火了之后,很多投资人让贝贝网创始人兼CEO张良伦开线下店,这让他很困扰。张良伦说,“我觉得线上很多事情做得不够好。线下与线上首先是共享,然后是融合,两者应该同时存在。卖一个产品的路径都是先做连接,再做交易。这是一个过程,目前连基本的连接都没完成,交易是无从谈起的。我们看现状,以服装平台为例,线上是单独的设计师和供应链,它的效率是上不来的,线上线下通过资源的共享,极大的提升线上线下的效率,进而有协同的价值。”

“每一家企业不能免于竞争,这是我在过去的三年里面,犯了非常大的错误,我们虽然优化了竞争,也许可以把对手打败。但今天来看,你不一定会把手里所有的牌都押在桌上,远远好于用十个亿把对手干死。而且把对手干死的过程中你会累伤,人员和效率的干扰会带来一些资源的过度消化。而且,会让你迷失自己。我认为,一定把愿景和使命想清楚。”张良伦称。

王兴以时下最火的共享单车行业为例,“现在回头看,我相信摩拜是正确的。”他认为,摩拜改造了整个自行车产业链,而仅仅只是连接所有自行车的想法是错的。值得注意的是,在摩拜2016年10月完成的超1亿美元C轮融资中,王兴以个人名义参与了投资。

对此,ofo创始人兼CEO戴威称,ofo和摩拜两家公司只是策略不同,没有对错。戴威认为,自行车最本质的需求是代步出行,真需求是“need”,而伪需求是“want”,当自行车回归到人们最本质的需求,代步回家、上下班的时候,才真正给用户创造了便利。我觉得我们不算消费升级,是一种新所有权的共享经济。

当国内的人口红利消失殆尽时,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向了海外。王兴从不谈“国际化”,而是“全球化”,因为“当你说国际化的时候,就默认为国际是天然的边界。如果我们不满足于只是做一个小的边角,而是希望进入更大一块的话,这需要更长的耐心,更大的投入,需要更大的协同的。

作者:焦丽莎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mfbuluo.com/32027.html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