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二章 师傅,咱们污吧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师傅,咱们污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接问是个好办法……师徒加女婿,两人关系铁着呢。
“师傅,徒儿前来请安。”,李显府邸书房内,油灯枯暗,都三更天了,还在熬夜。
“冉儿是你么,进来吧。”
陕北腔的官话,听着还挺带感。
推开门,立刻瞧见一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在房间里踱来又踱去。
龙凤之姿,的确有内味儿……眉目周正,颇有威严,举手投足间带着一半贵气一半潇洒,光凭这份气度,一般人一辈子都模仿不了。
“冉儿你大病初愈,不必如此操劳,晨昏定省都免了吧。”
“是,师傅。”
李冉痛快答应,毕竟他也不喜欢每天给别人行大礼磕头什么的,正合心意。
同时心中疑虑尽去,从李显做派来看,下毒事件他并不知情,全是韦氏一人所为。
“你且好好养着,病好了,我再教你功课。”,李显心事重重,显然没有闲聊的意思。
他桌上,放着一纸公文,李冉眼尖,瞧见上面竟然盖了大理寺的印章,顿时明悟了几分。
“……师傅可是为那裴东来烦恼?”
“嗯?你如何知道?”,李显诧异反问,并未隐瞒心事,微微颔首道,“不错,今年,已是第三次了。”
他被软禁在房陵,武则天会定期派人来探查情况,最初那几年极为频繁,后来好了许多,但今年,探查次数又变得多了起来。
这绝不是个好兆头!
次数越多,代表武则天越记住她还有个被软禁的儿子,这儿子,偏偏还姓李……这些年,李姓皇族,已经被她杀得七七八八了。
况且,以前探查的来使,是皇宫内卫,而今年,却是大理寺的官差!
大理寺,那可是稽查犯罪的权职,最近几年,狠狠挖掘了几起皇族谋逆的案件……至于到底是不是谋逆,反正官府通告就是这么写的。
所以,李显感到恐慌是必然的,慈母手中剑,游子身上劈,那武则天又不是没有杀儿子的前科。
“师傅,要不你韬光养晦算了。”,李冉叹气,胳膊拧不过大腿,武氏一族权倾朝野,惹不起,躲得起。
“唉,树欲静而风不止……嗯,你怎么突然谈起这事了?”
李显猛然觉得不对劲,以前这徒儿,脑袋可没这么灵光。
“呃……徒儿大病一场后,只觉得醍醐灌顶,如同开了任督二脉,看问题,比以前更本质了,嗯,就是这样。”
把人格分裂推给玄学是个好借口,反正古人信鬼神。
“原来如此!古有一日悟道,看来就是你这种情况,甚好,甚好。”,李显由衷高兴,这到让李冉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骗人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好事,赧然道,“师傅,咱们说正事可好……讲真,韬光养晦是个不错的法子。”
“唉,我早就这么做了,这几年,我几乎不出门,也不与任何朝臣见面,可惜母后还是……”
“因为师傅,毕竟还是庐陵王啊。”
站在旁观者角度,李冉很懂武则天的心思。
她想为武氏一族继承皇位扫清障碍,那必定要杀干净其他竞争对手,尤其是李姓王族,就算李显当忍者乌龟缩进下水道,那也顶着王的名头。
李显不想反,底下搞事的为了名正言顺,也会借着李显庐陵王的名头造反。
“师傅,韬光养晦都不行的话,咱们再下一点猛药……干脆,自污吧。”
“自污?”,显然,这个词对李显来说有些超纲。
“对,裴东来在庐陵待着不走,定是用小本本记载师傅你的日常起居,然后找到可能扣帽子的罪行报告给武皇,武皇好名正言顺收拾师傅你,所以,你越谨小慎微,那裴东来就越会觉得有东西可挖,反过来想,如果师傅你满满都是槽点,他记着都觉得没什么营养呢?”
好清新脱俗的思路,李显无可辩驳,但本能觉得这是在瞎扯淡。
“咳咳,师傅,我是你徒儿和女婿,你被治罪,按照朝堂律例,我的小命好像也保不住吧,所以,请给我一个乱来的理由?”
李冉摊手,表示他还想多活几年,和仙蕙儿生几个娃儿过过驸马爷的悠闲生活。
“……好,依你。”,李显犹豫片刻,痛快答应,耳根子软,有时真是个好品质。
次日一早,庐陵王府上,浓烈的烤肉香味喷薄欲出,直接馋哭了府外路过的小朋友!
“徒儿,这是何物?”,一身中衣的李显看着院子里琳琅满目的奇怪铁架子,连如厕都忘了。
“BBQ,简称烧烤!我四更天就起来了,去市场割了上好的精瘦猪肉,又培火热碳,还弄了一点清油,容易么我……来,仙蕙儿,尝尝味道,当心烫嘴。”
一旁蹲守的,还有李仙蕙和李裹儿两个小馋猫,差点为第一块肉打起来。
“大郎,你好厉害!”,李仙蕙满是星星眼,“再来一块。”
“女孩子家满口荤腥成何体统?还不带你妹进屋去。”,李显怒了,觉得自己养了个女汉子。
“多吃肉有助于发育,还有提高抵抗力,大清早的喝清粥吃咸菜有什么营养。”,瞥了一眼李仙蕙的胸部,小荷才露尖尖角,正是关键期,得大补。
“……师傅,你也尝尝。”身形微微一震,李冉主动递上一块烤的焦黄烂熟的,朝着屋顶方向微微撇嘴。
李显余光一瞄,瞧见人影闪过,犹豫片刻接了,咀嚼几口后立刻双眼冒光。
“……好吃!”
“那是当然,徒儿在业余烧烤界,是出了名的扛把子,光吃肉不喝酒多没意思,要不,徒儿陪你整两盅?”
“……那就,整两盅吧。”
把酒言欢直到午时,而屋顶上的人影也一直待到了午时才离开,最终,在本子上记下了一行大字。
“暴饮暴食,有违饮食之道,不过,那烤肉还真香。”
晌午三刻,书房习字的李显被一阵吱呀吱呀声吵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徒儿,你又在干什么?”,怒气冲冲赶到院子,发现李冉正锯着木头,穿着马裤,打着赤膊,仙蕙儿都羞得闭眼了,只是指缝分那么开几个意思?
“师傅,来的正好,看看这吊床好使不?”
李冉放下锯子,指了指院中两棵白杨树之间,用粗木固定着密密实实的葛布和鱼线,“放心,仙蕙儿已经睡过了,结实着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