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三章 享受生活,就得浪起来

我的书架

第三章 享受生活,就得浪起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徒儿,不是为师说你,大病初愈,不读书习字也就罢了,做这匠人物事,多辱没读书人的身份。”
李显直皱眉头,认为他不务正业。
这话,李冉可一点都不爱听,想也不想便怼了回去,“师傅,咱们才吃了那么多烤肉,静坐不利消化,得动起来才有益身心不是?这吊床摇来摇去,又能锻炼腰肢,腰肢上,肾才好,你懂的……再说了,日头这么好,窝在书房里多宅,晒晒太阳不美么?”
朝着房顶努努嘴,李显立刻硬生生把火气憋了回去。
试试这个叫吊床的玩意儿……感觉好像的确不错。
“怎样,舒服吧。”
“……舒服。”
“舒服就对了,来,师傅,享受一下徒儿的按摩手艺,我以前可是富桥的常客,那技术,可不是单单吹的。”
“哦,哦,用力,不要停!”
屋顶上的黑影消失,比早上多待了两刻钟时间。
当然,小本本上也多了一句话。
“贪图享乐,不思学习,叫的,还那么放荡。”
夕阳落山,华灯初上,庐陵县的百姓家家关门闭户造小人,漆黑一片,唯有李显府邸明亮如白昼。
“大郎,这游戏好好玩啊……你,怎么流鼻血了?”
沐浴后的李仙蕙穿着轻薄纱衣,连肚兜都不带,胸口一颗朱砂红痣清清楚楚,李冉就坐在她对面,眼睛想挪开,但脑袋拒绝。
“天热,上火。”
再说了,看自己未过门的媳妇有什么不对,当然,若旁边没有老丈人的虎视眈眈就更完美了。
“徒儿,天色这么晚了,你还带着仙蕙儿玩这个,叫什么,扑克的东西,岂不玩物丧志?”
“咳咳,师傅,用不用这么上纲上线……现在才八点过,睡早了容易起夜,科学研究表明,晚上十点半睡觉才是最佳入眠点,还早呢。”
李冉摸着用木板削薄磨平做的扑克牌,顺手打出了一张7点,“仙蕙儿,4张七都被我摸了,你该去吃碗猪脚米线去去霉气。”
“哼,别得意,看我的。”
“哇!你阴我,什么时候拿到3个K的?是不是从牌堆里摸了一张上去?”
“要你管,反正我赢了。”
小两口打情骂俏,李显一脸黑线逐渐加粗,慢慢握紧了拳头,但眼角瞥向屋顶时,又突然松开手。
“徒儿……这七王五二三,你教教师傅吧。”
“咳咳,玩这种简单游戏不符合师傅你的智商,咱们玩点有难度的,比如这个,斗地主。”
“哦?这名字倒是稀奇,怎么个斗法?”
很快,院落里‘啪啪’声大作……打斗地主不摔牌,那多没激情。
黑影良久之后再次消失,小本本上又记一笔。
“玩物丧志,专营奇巧,扑克牌技术,打得奇臭无比。”
这个屡次出现在李显府邸屋顶的黑影,自然便是裴东来。
作为优秀的大理寺钦差,前途无量的捕快,裴东来向来认为自己是专业的……任何犯罪的蛛丝马迹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他盯上了李显,并且赫然发现,自己挺喜欢这种盯人的感觉。
明明无聊的偷窥,为何会变得这么欢乐?
以至于,不知不觉就趴在房顶上整整一天时间,连饭都忘了吃,有一次,还是那个叫李冉的孩子友好挥手,问他要不要下来吃蒸螃蟹……别说,油爆的蟹黄用陈醋沾着,那味道绝了。
专业的捕快,是不会被美食诱惑的!
裴东来坚持要与李显划清界限,但每次盯梢时,总是不自觉的从房顶上下来……蹭饭。
直到中秋将至,赶回京城时,还是吃了李冉做的杏仁月饼后才心满意足离开。
“皇上命我调查你师傅,我会一五一十上报的,绝不藏私。”
分别时,裴东来再次强调他是个有原则的捕快,然后顺手将李冉递过来的月饼包裹扛在背上。
“没事,使劲爆料,越大力越好。”,李冉同样强调他是个有原则的徒弟,坑师傅非常专业。
十天后,洛阳城又来使节,是宫里的太监,传武皇旨意,将李显骂的那叫一个狗血喷头,然后,没有然后了。
大概,觉得收拾一个‘废物’会脏了自己的手吧。
李显心情瞬间如三月天的春光,灿烂无比,连走路都带风,终于不用惶惶不可终日了……旨意上还说,以后李显的生活起居,由庐陵县令进行登记,区区县令,比起大理寺如狼似虎的捕快,不要太可爱。
当然,爽的不止李显一个,李冉同样飘飘欲仙。
成功算计了武则天令人极度愉悦……那可是武则天!看看仙蕙儿崇拜的眼神,男人嘛,被心爱女人仰视着,哪有不膨胀的。
更何况,天地银行的账面上,还多了2000法币。
投资计划第一阶段任务完成了,有了启动资金,他能玩出更多更骚的花样来。
同时第二阶段任务接踵而至。
“投资对象正处于低谷期,投资人需要帮其规划人生阶段目标并完成,本轮投资后,获得5000法币奖励。”
任务值得玩味,人生阶段目标,到底指的什么?
历史上的李显肯定是回宫做皇帝的,不过,就目前朝廷形式而言,李显敢把做皇帝三个字当做人生阶段目标的话,李冉绝对敬他是个汉子……顺便再打上一个傻叉的标记。
所以,得套出李显的心窝子话。
有什么比几坛子好酒更好打开话题的法子?理由也是现成的,武则天放松了盯梢手段,绝对是值得庆贺的大事,得吃酒,不醉不休那种。
收到武皇诏书后的第二天,李冉便去市场上买了一尾大鲤鱼,切片后,在酒漕中腌了半宿,再用清水猛火蒸熟。
这道酒煎黄河鲤鱼是洛阳东坊的名菜,很容易令人睹物思情,再在油炸花生米、咸鸭蛋以及李冉的频频劝酒下,本来酒量就不咋地的李显很快便双眼朦胧,上头了。
“师傅,要不,咱们到此结束,仙蕙儿看了咱们好几次了,指不定抱怨我劝你酒呢。”,以进为退是个好套路,毕竟李显是个好面子的人。
“别管她,今天,咱们翁婿二人好好喝个痛快。”
李显舌头明显大了一倍,吐字不清,拍着李冉的肩膀,含糊道,“冉儿,你从小,我就觉得你聪明,跟重润一样。”
戏肉来了……李重润,是李显的嫡长子,目前被武则天软禁在洛阳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