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八章 痛宰肥羊富二代

我的书架

第八章 痛宰肥羊富二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赢的话,我家师傅在京城的住处,就给老将军添麻烦了,若我输的话,在洛阳最好的酒楼,为老将军摆几桌赔礼宴,如何?”
输?那是不可能的,当然,场面话还是得给王孝杰交代。
“好,一言为定!”
一骑快马当即带着海东青离开,两柱香还未燃尽,两只鸟儿便自己飞了回来,在王府上空盘旋不定,而那骑快马还在回程半路上呢。
“厉害,厉害,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王孝杰连连称奇,却并无半点懊恼之意,是个有度量的。
“老将军且慢,这场赌局,咱们谁都没输,也谁都没赢。”
李冉却摆手,晒然道,“按规矩,从哪起飞,就得从哪落下,这两只扁毛畜生不听话,没落地,自然不算回到原点,所以,算个平局吧,就由我师傅定个良辰吉日,定下宴席给老将军赔礼,不过,别赶我们出门了不是?”
王孝杰瞬间怔住,又哈哈大笑,“有意思,你这小子真有意思!好,好,宴席我接了,你们在府上长住,我也欢迎之至。”
“……徒儿,你故意的?”,李显悄悄探头问道。
“不然呢,真赢了他,反而跟咱们要强留似的,输赢都不是事,送礼哄他开心才是目的,再说了,区区一顿宴席,咱们又不缺那点银子。”
李冉摊手,表示一切尽在掌握。
正窃窃私语时,门子匆匆进来,在王孝杰耳边低语几句,这老将瞬间变了脸色。
“他们敢!”,一声断喝,差点把案几拍断。
朝着李显拱手一礼,“王爷,你且独酌几杯,我去去就来。”
“冉儿,我们也去看看。”,瞧这阵仗,李显心中不安,起身要追出去。
“别,师傅,王将军既要你坐着,显然外面的事你出面不方便,我跟着去就行。”,李冉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悄悄溜出门,立刻撞见王府大门处,十几个骑着骏马,锦衣华服的少年人正呼来喝去,好不威风。
啧,哪来的***?
敢在左武卫大将军门前放肆的,身份自然没得说,李冉眼尖,在这群人中竟然看到了老熟人张易之。
大佬互怼,躲得越远越好,李冉也不上前打招呼,只倚在门柱上看戏。
“王将军,我们瞧见那两只怪鸟落在你府上,这两只鸟,在城外抓伤我们的猎犬,理应陪给我们!”
为首一人振振有词,生得魁梧有力,飞扬跋扈,面对王孝杰毫无怯意。
“武家小子,休得放肆!那两只鸟嘴上无毛,爪上无血,怎么可能抓了你们的猎犬,你们不过是看上它稀罕,想诓骗老夫我,识相的就赶紧走,否则我定当告诉你们的爹,别人怕你们武家,我可不怕!”
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怼人也是一流,这回答直接杀死话题了。
“好哇,王将军!我武延基倒要看看,你怕不怕我武家,崇训、崇谦,易之兄,我们走。”
这汉子怒气冲冲,又不敢拿王孝杰怎么的,放下狠话后便要闪人。
李冉眼睛猛然一沉……他就是武延基?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历史上,这厮可是仙蕙儿的正牌老公,也正是因为这厮的愚蠢,被政敌抓住把柄,连累了李显两个至亲,儿子李重润和女儿李仙蕙惨死。
此人不死,哥心不安!
“老将军,这伙人皆是权贵之后,为了区区两只海东青得罪他们,划不来,不如送了,以后我再给你?”,李冉不再看戏,趁着武家子弟和张易之未走,施施然走到王孝杰前面,低语几句。
服软?不存在的,以王孝杰的脾气,若劝他再刚一点,或许还会退几分,劝他退让……嗯,准备炸雷吧。
“哼!老夫岂是怕事之人,用不着你这小子当和事佬,武家又怎么了,不过仗着是武皇亲戚就敢蹬鼻子上脸了,你们算哪根葱?别说这些小辈,就算是武三思亲来,老夫也这样对他!”
论狠话,双方压根不在一个级别,气得武延基等人差点当场要动手……不过,这些武家子弟傲慢归傲慢,人又不傻,王孝杰是边军大佬,他的家丁仆从,那可是边军退役的百战老兵!
双方越来越僵,李冉向张易之使了个眼色,对方显然也认出了自己,与武延基耳语几句,武家子弟闷声退让,李冉则趁王孝杰回府之际,跟上这伙公子哥。
“张大人,咱们又见面了。”
“好说好说,托你的福,那只金刚鹦鹉,武皇可喜欢了,来,我与你引荐几位好朋友。”
张易之不愧是一等一的交际花,李冉正愁没法跟武家搭上线呢,当即大笑道,“人生逢知己可是天大喜事,要不,小弟做东,去酒楼上整几杯?我正好又得了几只稀罕鸟儿,正好与你们共同品鉴。”
“稀罕鸟儿,那刚刚飞进王孝杰那老货府里的……”
“你说的是海东青,你们若喜欢,敢明儿我再帮你们弄几只来,眼下我手头的鸟儿,可比那海东青逗人喜欢多了。”
论奇货可居,李冉不是针对谁,事实上,从庐陵到洛阳这段时间,他又得了六只稀有鸟类,各个都是宝贝,用来奸商这群公子哥,再合适不过。
“那还等什么,你去取鸟,我们酒楼汇合!”,张易之顿时大喜,当即安排,片刻后,李冉带了三只鸟来,众人眼睛都看直了。
“……啧啧,好漂亮,我等从来未见过这等漂亮的鸟,莫非是天上的凤凰不成?”
武家子弟啧啧称奇,恨不得立马据为己有。
“真要是凤凰,那不得立马献给皇上,哪敢留在手上?”,李冉骂人没文化从来不带脏字,扬眉道,“这三种鸟,叫朱鹮、白头鹰、舌雀,我得来不易,不过今日遇见几位,意气甚是相投,只要你们看得起,尽管开价,就当交朋友了。”
事实上,这些鸟带进洛阳,本来就是用来送礼打通交情的,而这群权贵公子哥,正是结交对象之一,李显不方便出面,他这做徒儿和女婿的责无旁贷……当然,交朋友与痛宰肥羊,不矛盾,反正这些公子哥也不差钱。
武家子弟顿时大喜,纷纷报价,三只鸟竟然炒到了几百两银子,都能在洛阳城买下两三栋大宅院了。
“好哇,李家大郎,你交了新朋友,忘了我这老朋友,我可不依!”
张易之自持身份,不好跟武家子弟抢,又不甘心错过好货,硬是赖上李冉。
“呵呵,哪能忘记张大人,有一只鸟,专门为你留着呢。”
对这货的贪得无厌早有见识,李冉哪会犯低级错误,晒然笑笑,竟又从袖口里摸出了一只极为小巧的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