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二十三章 把小姨子借来玩玩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把小姨子借来玩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场面瞬间有些尬,尬到了程伯慌忙退到一旁,恨不得变成聋子。
主上的家事,仆从少过问为妙。
李显一脸错愕加愤怒……小姨子的屁股,有一半的姐夫的,偷偷玩也就罢了,堂而皇之的向老丈人要人,这就过了吧。
“……师傅,你那是什么表情?她,还是个孩子呀!”
李冉表示你丫真是禽兽,对一个九岁大的萝莉,竟然有那么龌龊的想法。
“……徒儿,下次说话,别抖包袱。”
“我没有啊,我说的是,借裹儿……和玩,本来就是两件事,再说了,有仙蕙儿随时看着我,我还能做什么出格的事不成?”
这个理由显然更有说服力,李显充分相信李仙蕙的人品,当即拍板同意。
可惜,韦氏却不答应。
“……夫君,外面风言风语,你也该上点心,任由冉儿胡闹坏了你的名声,如何是好!”
听到李冉要带裹儿出门,韦氏风风火火从后院赶来,劈头盖脸便是一顿抱怨。
“娘子,这其实是……”
“咳咳,师娘说的是,师傅的名声何等重要,我前些日子有些孟浪了。”
李显刚要解释什么,李冉立刻打断他话头,算计王弘义也就罢了,连带着武则天一起算计,这掉脑袋的买卖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连李仙蕙都没有告诉,更何况韦氏这种猪队友。
“所以,我准备开一个义堂,每日提供两顿稀粥,供给庐陵附近流离失所的乞丐,也算是为师傅积攒一点名声,此事原本交由仙蕙儿一人操办,我怕她忙不过来,便想让裹儿也来帮忙,也算是让裹儿体察民情了对不?”
根本不给韦氏发言的机会,李冉犹如连珠炮似的丝毫不停,“师娘你常说裹儿生下来时受了苦,先天体质不好,经常生病,我就寻思着,多锻炼一下身体没坏处,再说了,给百姓施粥乃是积福的好事,裹儿做了善事,老天爷也会保佑她茁壮成长不是?”
话锋突然一转,“不过今日见到师娘,到显得我考虑欠周了,裹儿终究是个孩子,每日劳累太多,反而会坏事,不如,这施粥之事,就由师娘来做如何?你放心,若担心裹儿无人照顾,就让她跟着仙蕙儿一起嘛,两姐妹省心着呢。”
“师娘你宅心仁厚,品貌皆是一等一,由你来施粥,百姓必定交口称赞,没准,还会说是观音娘娘下凡了呢,这不正好帮师傅宣扬了善名不是!”
“明日一早,我便将这义堂开了,还请师娘准时到场。”
李冉终于喷完,朝着李显递了个眼色,哥都嘚啵嘚啵这么久了,你丫倒是来个一锤定音啊!
“……冉儿说的有道理,开义堂施粥,是大户人家为子孙积福的惯例,咱们以前在洛阳时也做过,说起来,到庐陵这么久,此事倒是搁置了。”
李显不懂他的套路,但这事貌似没坏处,韦氏最近在他耳边抱怨李冉的次数越来越多,正好趁此机会缓和两人关系,嗯,越想越对。
“……好,我去!”
韦氏气得腮帮子都快咬碎了,明明是来敲打李冉的,却反被摊派了一个麻烦差事,还是偏偏不能拒绝的那种。
不但没能要回女儿,还把自己也搭了进去……这可恶的女婿,坏透了!
当然,对于韦氏的怨念,李冉只当放屁,他带着李裹儿,径直回到了自己府邸。
“大郎,下次你要带我玩,偷偷摸摸来就行了,别惹娘生气,不然,我也要生气了。”
虽然只有九岁,但李裹儿聪明伶俐,已懂得了什么叫做察言观色。
“……叫我姐夫!”,李冉微微一怔,对着这位日后鼎鼎有名的安乐公主晒然笑笑。
论头衔,她比仙蕙儿多太多了,什么大唐第一妖姬,第一美人,艳绝天下,总之,形容一个女人颜值的顶级词汇,她应有尽有。
此时虽然只有九岁,但脸蛋身材已可以看出倾国倾城的端倪。
所以韦氏对她的宠爱,比对仙蕙儿要大得多……好在仙蕙儿是个大气的丫头,并不与妹妹争风吃醋。
“哼,娘说了,你们还没拜堂,就不能这么叫。”,李裹儿俏皮的做鬼脸,就是不改口。
啧,好端端的丫头,被韦氏带歪了,想到历史上她的本来结局,不免令人感叹红颜薄命。
“……你叫我一声姐夫,我就给你个好玩的东西。”
李冉晒然笑笑,犹如拐卖小红帽的大灰狼,有了他这搅局者,大概这位安乐公主,不会再有作死的机会了。
“什么好东西!”,李裹儿立马来了兴趣,上次李冉弄得烤肉、吊床,她印象可深刻着呢。
“不是说了么,你先叫姐夫。”
“哼,坏人……姐夫,可以了吧。”,最终,李裹儿没能扛得住好奇心诱惑。
“嗯,乖,看好了,姐夫给你变个戏法。”
李冉耍宝完毕,将3000法币投到了一个项目上。
“你投资了‘高级户外旅行’,此投资项目可立刻获得户外稀有道具1个。”
‘户外旅行’的升级版投资项目,同样纯粹看脸的玩意,不过李冉相信,李裹儿小姨子的运气怎么的也比大舅哥好些,况且,3000一次抽取费用,出水货的概率小多了。
这不,一次中标!
“哇,姐夫,这是什么东西!好大,好粗,好长!”
丫头,这三个词不是这么用的,还有,尽量别出现在女生嘴里。
看着眼前比屋檐还高的庞然大物,李冉晒然笑笑。
“它,叫做……热气球!”
“看上去好好玩哦,姐夫,我能坐上去么?”,李裹儿一脸期待,跃跃欲试。
“当然可以,事实上,它本来就是让你玩的。”
李冉咧嘴,带着一丝坏坏的笑容,没错,所谓的玩,就是送李裹儿上天。
毕竟,飞得越高,看得越远,热气球上的视角,更有利于俯瞰这庐陵的山山水水。
那王弘义绝对想不到,自己的确要做一件违反大唐律法,几乎等同于造反的事,而且就在他眼皮底下,具体执行者,还是个九岁的小丫头。
点火,升空。
看着李裹儿在半空中兴奋欢喜的模样,李冉淡淡一笑,喃喃自语。
“单单修路?呵呵,哥什么时候干过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