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二十四章 媳妇,你深更半夜找为夫干什么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媳妇,你深更半夜找为夫干什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修路需要大量水泥,水泥又需要河砂等原材料,李冉并没有凭空变出河砂的本事。
所以,开山取石、下河挖沙,有什么不对?
那么在取石挖沙的过程中,再顺便捞点外快,比如铁矿金矿什么的,好像也顺理成章对吧……虽然,后果有点严重,得掉脑袋。
大唐律例明文规定,盐铁官府专营,任何私人敢插手,斩立决!
所以,想捞这笔烫手的快钱,得悄悄干,打枪的不要。
那么,让九岁的小姨子去找矿,总不会引起旁人怀疑了吧。
李冉很为自己的天才想法点赞……名义上带着小姨子游山玩水,捣鼓热气球这种新奇的玩具,实际上利用它升空到庐陵县矿石场地附近,定点收割。
当然,之所以将这差事交给李裹儿,并非她信得过,而是为了掩人耳目,尤其是蒙蔽王弘义那厮,幼童登上热气球显然比成年人更让旁人放松警惕。
不得不说,小萝莉的运气真不错。
升空仅仅七天,就发现了一处露天铁矿,品相还不错,当天晚上,李冉便带着程伯和心腹民工百余人悄悄溜到了矿场,摸黑猛干,利用自动加工作坊,将硕大一片铁矿石原石加工成了精铁。
同时,启动了天地银行的储蓄功能,存了个一年定期……足足三吨的精铁,瞬间消失不见。
“少爷,你会法术?”
程伯等人眼睛都看傻了,当场便要顶礼膜拜。
“你忘了,我可是占卜师,跟仙家有点渊源。”,李冉面不改色的瞎扯淡。
在下属面前,保持神秘感没坏处,反正,他也没有更合逻辑的解释。
“走吧,这地下应该还有矿石,不过咱们没开采技术,把地表裸露的收了便罢,精铁这种资源,多多收集没坏处,若是能找到露天金矿,那就真发了。”
“……少爷,小心为上,你带着裹儿小姐这些天爬山涉水,那姓王的,都派了人盯梢,我依照你的吩咐,没有打草惊蛇,另外,根据咱们收买县衙小吏反馈的情报,这姓王的正在收拾行李,像是要出远门。”
李冉瞬间来了兴趣,坏笑道,“啧,他这是准备进京告御状呢,放缓修路工程进度,千万别他还没从洛阳回来,咱们便完工了,那多没意思。”
“是,少爷……不过,会不会太托大,这厮御史台出身,抓人把柄,可是行家。”
“有理,这样吧,你也进京一趟,去拜见太平公主,只说我在庐陵发现了新鲜的物事,若她有空,不妨来庐陵赏玩,时间嘛,就定在王弘义从洛阳回来那会儿,你懂的。”
“是,少爷,王弘义走时,我便走。”
夜深后,两人才回府,李冉意外的发现,卧房里的灯竟然亮着。
他的卧房,从来不准下人入内,那么这位不速之客的身份,只有一个!
“艹,这偷东西,居然偷到我头上了?”
李冉生平最恨三只手,那是与电瓶车不得不说的故事,“程伯,给我一根水火棍,你上去把贼子给我按住,我要打断他的手。”
“是,少爷。”,程伯永远不会说不,猫身便上,李冉听到一声尖叫,当即凶神恶煞的冲了进去。
“……大郎,你要干什么!”
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入眼画面,程伯正摁住李仙蕙的手,四目相对,双双懵逼呢。
“……程伯,你竟敢欺负我媳妇,看我不打死你!”
李冉的反应可不是盖的,不由分说举起水火棍就砸,当然,力道全在嘴上,手头轻得紧,程伯会意,大呼小叫着逃出屋子。
“仙蕙儿,你没事吧,这程伯没轻没重的,有没有伤到你……对了,这么晚了,你来我房间,是不是要,那个。”
化解误会的最好法子就是转移话题,再说,这丫头深更半夜来自己房间,的确很引人遐想不是?
“什么这个那个的,呸,登徒浪子……我找你,是因为我娘。”
李仙蕙羞得脸色通红,捶了他一拳,“你开了义堂,爹让娘去帮忙,娘都快累病了,你看你干的什么事。”
“咳咳,我也是一片好心嘛。”
李冉尬笑,没想到韦氏这么经不起折腾……好吧,他的确耍了一点小手段。
义堂里施舍的,并不是粥,而是米饭和馒头,甚至还有带荤腥的肉菜!
这年头,寻常百姓想吃肉都得等到重大节日才舍得,那乞丐瞧见大块回锅肉,眼睛都绿了。
所以不单庐陵,附近的乞丐闻风而动,齐齐赶到义堂吃大户,比过年还热闹,韦氏忙是必然的,再加上每天跟乞丐打交道,心情多半也糟糕透了,不病才怪。
当然,他毫无同情心,甚至还有点想笑。
不爽哥不是?哥就给你找点事做,省得一天花花肠子没处使,尽给哥找麻烦。
“大郎,我不反对开义堂,只是施舍的东西,真不用那么多,这几天,可花了咱们不少银子呢。”
李仙蕙有些心疼,管家快两个月了,她对柴米油盐酱醋茶多少有了概念。
“没事,这是积福的好事,再多钱,咱们也花……好吧,我明儿派两个帮手去协助你娘。”
瞧见小媳妇气鼓鼓的样子,李冉最终退了一步,反正以韦氏那智商城府,在他手上也翻不起风浪来。
“这才对嘛,你也别那么累,这几天,带着裹儿,辛苦了吧。”
温柔起来的仙蕙儿迷死人不偿命,她主动揉捏着李冉的肩膀,那手法力道,舒坦!
“不辛苦,就是没有你的陪伴,心里不踏实……要不,今晚你别回去了,就陪我睡呗。”
此景此景,不提点过分要求简直对不起观众,好吧,就随口那么一说,为何这丫头就……答应了呢!
等等,她答应了?
李冉瞬间风中凌乱,确认了好几次,的确没看错,李仙蕙就是在点头。
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都没准备好……要不,先去刷个牙什么的。
“……大郎,吹蜡烛嘛,怪亮的。”
被李冉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不好意思,李仙蕙娇羞的缩到了床上。
一秒钟后,屋内黑了。
李冉躺在床上,脸色发烧,心跳加速,身边,还躺着脸色更烧,心跳更快的李仙蕙。
“大郎,咱们,睡么?”
“……仙蕙儿,要不,我再确认下,真的要睡?”
“嗯?躺在床上,不就是睡觉么……咦,大郎,你打自己耳光干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