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二十六章 来对簿公堂啊,谁耸谁孙子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来对簿公堂啊,谁耸谁孙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论泼脏水,李冉的功力可不是盖的。
“来大人,你身为御史台长史,想必对大唐律例了如指掌,那么请问,若有诬告者,该当何罪?”
来,跟哥对线,谁怂谁孙子。
“……杖责三十,入狱十五天。”,被区区一个从九品挑衅,来俊臣脸色冷的可怕。
“那么,诬告的对象,是当朝王爷呢!”
李冉再问,声音猛然提高了八度。
这一次来俊臣没有吱声……这只老狐狸似乎嗅到了空气中那股异样的氛围。
“以下克上,庶民者,杖毙,有官者,贬为庶人,流放三千里。”
裴东来终于学会抢答了,带着一丝疑惑且兴奋的好奇感。
上一次,李冉千奇百怪的花样已让他印象深刻,看来这一次,也不缺乏乐子。
“很好,有了裴大人这句话,咱们就来谈谈御史台状告庐陵王的三十七项罪状吧。”
李冉晒然笑笑,“第一条,是什么?”
裴东来看了看状纸,“强征壮丁。”
“那么请问,强征的壮丁在哪?有何人证?”
李冉再问,环视四周做活的民工,朗声道,“你们之中谁是被强征而来的,站出来。”
连问三声,无人动弹。
“这……诸位,你们不必害怕,今日肯作证者,我王弘义必定保你们平安。”
依旧无人动弹,随即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喊声。
“我等皆是自愿为庐陵王做工!”
声音响彻云霄,王弘义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滴滴落下,“这,这定是庐陵王强迫他们作伪证,我有民工的状纸!”
“那,拿出来看看呗。”,李冉依旧笑笑。
王弘义翻出一叠诉状,如获至宝般大声读出内容……话说,李冉虽然没学过四六骈文,但语句貌似还写的挺通顺,三十多篇都不带重样的。
“王大人,你家的民工遣词造句,蛮有文学美嘛。”
等他读完,李冉摸了摸鼻子,先自夸一句,似笑非笑。
王弘义微怔,强辩道,“我大唐文化教育深达乡里,虽贩夫走卒皆可,做文章又有何不可!”
“啧啧,当然可以,你急什么……如此文化人,落款也挺有意境美的,让我看看,嗯,这个状告人叫莫再提,这个呢,叫莫再讲,哇,这个就过分了,叫莫较真……王大人,你这是跟莫家人杠上了?”
王弘义瞬间傻眼,这些古怪名字一听便是捣乱的,怎么当日就没有察觉到不对,他怎么如此马虎!
好吧,这姓王的智商还没下线到那种程度,这些状纸,都是去洛阳途中,程伯换的……马夫和杂工都是李冉的人,换点东西轻松愉快。
“裴大人,我怀疑这位王县令故意捏造为证,陷害庐陵王于不义之中,还请你明察秋毫。”
李冉开始反击,他的手段可比王弘义丰富多了。
来,先上人证。
“前些日子,有民工到庐陵王府前哭诉,说王县令让他们交代什么东西,他们不识字,只能在纸上画押,我想,大概便是这些状纸……上面有指纹,裴大人不妨验证一二。”
微微颔首,一行民工被叫了出来,王弘义如同见了鬼似的嗔目结舌。
这些民工,正是状告李冉的那一批,他如何不认得!
“裴大人,请为草民做主,我们在庐陵王手下做工做得好好的,这位王大人突然将我们叫去衙门,我们山野草民,如何敢不听官府的召唤,稀里糊涂按了手印,事后思来想去,总觉得事情不对,便禀告了庐陵王,我等皆被强迫,今日的证词,才是本意。”
过了过了,收敛点表演好吧,哥要的是唯唯诺诺的民工,不是群情激奋的狗腿子。
好在,裴东来并未在意细节,他看向了王弘义,“王县令,这些民工,是否便是状告庐陵王之人?”
“……是。”
王弘义挥汗如雨,差点双膝软倒在地,众目睽睽之下,他怎敢矢口否认?
“裴大人,我们从洛阳赶来,一路上接近月余,若此期间庐陵王发现了民工状告端倪,以各种手段胁迫他们改口,淫威之下,单凭今日几句证词便要推翻诉状,此乃不公之道,我认为,应该将这些民工提到洛阳,脱离庐陵王的掌控,再听证词不迟!”
来俊臣再次搅局,显然,这只老狐狸比王弘义要敏锐多了,竟然仓促间便找到了还算合理的借口。
缓兵之计?老土!
“裴大人,此去洛阳路途遥远,来大人认为庐陵王可以在此期间胁迫民工改口,那又如何保证,回洛阳的路上,他御史台不会教民工做为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李冉先开一枪,又话锋一转道,“更何况,御史台列举了三十七条罪状,其中一些是物证,不需要听人言论,更没有偏颇,裴大人何不再看看这些物证是否有理?”
想走,门都没有!
“好吧,这三十七条罪状,我们一一验证。”
裴东来沉吟片刻,点头,继续让双方对线。
他翻了翻诉状,“这一条,与民争利……庐陵王修路,强占了农家田地,去修路的地方看看吧。”
“请。”,李冉晒然笑笑,当即同意。
来俊臣见他有恃无恐的样子,心先怯了一半,狠狠瞪了王弘义一眼,只能跟上。
庐陵外的半山坡,一座二十米高的武则天雕像傲然耸立,官道上过往路人皆停下叩拜后再上路。
“裴大人,自这雕像立起后,膜拜之人络绎不绝,可见圣上皇恩浩荡,百姓心悦诚服,这雕像,立的正是时候。”
往自己脸上贴金多舒服……虽然这些路人,都是他找的托儿,换上衣服走两圈带节奏的。
“为了方便路人观摩武皇的神采,庐陵王便以官道为依托,四面八达扩宽了道路,顺便修理了以前一些险路绝路,让百姓出行更加便利,为此,还专门立了一块碑文,你看,就在前面。”
论道具,他可比王弘义准备得多太多了。
不远处一块花岗岩石赫然入目,以蝇头小楷记载了数百字,是修路的记事文,开篇便是歌功颂德,把武则天夸成了一朵花。
“……武皇圣人威加海内,百姓恨不能瞻仰其貌,其福其德,当以修路铺桥而佐之,庐陵王生为其子,感母大恩,散尽家财无以为报,百姓亦踊跃捐款,路桥乃成,故以此石铭刻之。”
这块石头上的优雅文字,李冉可写不出来,全是老丈人李显捉刀所做。
算算时间,这位主角也该到场了……这不,山道那边,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