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四十四章 皇上,你赐婚,我不要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皇上,你赐婚,我不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凄惨的求饶声犹自环绕在玄武殿内,百官面面相觑,都快吓傻了。
存在了近百年的御史台,说没就没!
这少年……到底何方神圣?
众人看着李冉,仿佛他头上有神圣光环,被神灵眷顾垂青的人,这是何等通天地鬼神的本事!
作为焦点,李冉从容淡定。
哪怕装逼也得装出高深莫测的模样,总不能幸喜若狂大笑三声吧,那多掉价。
“……散朝!”
一场大戏落幕,武则天也累了,能让她如此劳心费神的早朝并不多,她的目光同样看着李冉,突然开口道,“李冉,你留下。”
百官顿时怔了怔,散朝后留人,这是极为重要的亲信才有的待遇。
看来,这大唐的权力中枢中,又要多一位红人了。
“……是,皇上。”
李冉头皮发麻,倒不是怕面对武则天,只是他太过风光,不衬托得老丈人李显百无一用,多尴尬。
“冉儿,小心为妙,我在宫外等你。”
当然,李显的心胸极为开阔,不仅不怒,还不忘低声提醒他。
“嗯,我去去便来。”,这老丈人,果然值得投资。
在司礼太监指引下,李冉前往御书房等候,过了小半个时辰,武则天才姗姗来迟。
她换了常服,雍容华贵,虽年过七旬,却依旧风韵犹存……当然,细节是骗不了人的,她的眉角和眼神,的确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岁月。
“坐吧,不用拘泥。”
只两人在场,武则天态度随和了许多,她先落座,上下打量着李冉,含笑道,“果然英雄出少年,看你样子,似乎还未有男女之事吧。”
几个意思,这不会是看上哥了,要拿哥的一血吧!
李冉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连连摇头道,“皇上切莫取笑微臣,微臣胆子比较小。”
“哈哈哈,你真有意思,与六郎到有几分相似。”
艹,这娘们来真的?
六郎,是她对张易之的爱称!
“……皇上,要不,咱们还是谈谈正事?”
虽然她风韵犹存,但李冉绝对没有熟女爱好,怕是亲一口,都得做好几天噩梦。
“罢了罢了,你们这些小辈,在我面前都拘泥得紧。”
武则天总算收起了玩笑心思,她眉尾微微一扬,“李冉,朕欲封你为太常寺正五品博士。”
“皇上,我现在,只是从八品,一连生了好几级,怕是不能服众吧。”
李冉想也不想拒绝,太常寺博士可是正儿八经的主事官,相当于部门的分管领导,再闲也闲不到哪儿去,而且,还得按时早朝,对于爱睡懒觉的他而言,简直跟噩梦一样。
武则天顿时为之气结,别人生怕升官慢,这小子倒好,反着来。
“那,先任命你为正七品主薄,不准再推辞!”
“……是,皇上。”
感觉到她要生气了,李冉只能答应着,主薄相对轻松多了,不用早朝。
深吸一口气,静待下文。
显然这娘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给自己升个官,她交代的任务,估计有难度。
果然,武则天再次开口。
“我欲赐婚于你。”
如同晴天霹雳,李冉被雷得外焦里嫩……赐婚?!
“皇上,我与庐陵王之女李仙蕙已有婚约在身,这事,应该已报皇上知晓!”
李冉怀疑她是不是有健忘症,再次提醒一遍。
武则天微微点头,“我知道,不过你俩只定了婚,还未下三聘六礼,算不上正式婚约,改娶还来得及……我有一侄孙女,年纪与你相仿,是梁王的小女儿,名唤武青樱,论品貌,可比仙蕙那丫头还强呢。”
武青樱?哥还张无忌呢。
再说了,梁王武三思那家风,能培养出什么好女人,指不定以后头上得带多少顶帽子。
“皇上,我与李仙蕙情投意合,已定下终生之约,此生,非她不娶,还请皇上明察。”
斩钉截铁的态度,不管得不得罪武则天,话必须撂下。
“……怎么,你对朕的赐婚不满意?”,武则天果然怒了,李冉三番两次忤逆她的意思,真当她很好说话么!
“皇上恩情,臣无福消受。”
李冉同样严肃起脸色,原则问题,不可能有半点让步。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四周的太监宫女悄悄退到一旁,武则天紧紧盯着他,足足一分钟后,才闷哼一声,“罢了,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是棒打鸳鸯之人,李冉,我今日专门召见你,只为一事。”
“你可知,我为何要废除御史台?”
李冉怔住,这问题太扯淡了吧,哥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再说了,就算能猜到一二,还真回答么?那不是妥妥被扣上揣摩上意的帽子。
“臣不知。”
“哼,你有神灵祥瑞的大通之能,如何不知……”,武则天淡淡一笑,“你是不敢说吧,朕不妨明着告诉你,御史台诸官,都是朕一手提拔上去的。”
言辞越来越露骨,她目光突然一凝,“以前,也有百官状告御史台,都被我一一驳回了,为何今日却应了你的要求,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比御史台重要!”
李冉深吸一口气,“不管我带来的祥瑞是不是真的,对皇上你的威望,都大有增益,而御史台那些狗,本来就是皇上你用来制衡百官的道具,你要他们死,他们就得死,没有了御史台,还有大理寺,还有监察使,有的是人替代他们,而我,却只有一个。”
来啊,看谁更露骨更本质,真当哥只会打哈哈么!
“……我果然没看错你!”
武则天怔了几秒钟,眼中立刻洋溢出激赏之色,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出声来,“很好,你明白其中道理就好,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除掉了御史台,少了一个制衡百官的道具,就得再补充一个……所以,你认为该怎么做?”
这问题真把李冉问住了,他对官场之道只能说仗着读了那么多历史书,略懂一二,真要跟上武则天这老狐狸的思路,还差得远。
“为我造势!”
好在,武则天已经自己给出了答案,“我留着御史台,就是为了制衡朝堂上反对的声音,而你为我造势,我有天命加身,自然也可以减少反对的声音,异曲同工。”
“没问题!”,这一次,李冉答得飞快,造势什么的,说白了就是忽悠人,天降祥瑞的多来几次,这事他擅长。
“那好,我便将一项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来做。”
武则天大喜,豁然起身,在御书房里踱了几步后,沉声道,“我要祭天封禅,你全权负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