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一百零五章 整死这对狗男女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五章 整死这对狗男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或许盯梢的手段可以更高明一点。
比如,来点高科技。
李冉点开了天地银行,豪掷30000法币。
“你投资了‘安保设备建设’,此投资项目可立刻获得安保设备1个,使用不属于本时代的安保设备将消耗一定程度的维护费用。”
依旧是抽奖,但本金令人肉痛,哪怕手头法币还算充裕的李冉也不敢随便挥霍。
万一抽个警棍什么的,那多浪费。
好在他的运气很欧,只一发,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玩意。
小型摄像头!
说明一栏写的很明白,无需电能即可工作,24小时待机,贴心得无话可说,唯一的缺点是维护费用不低,一天100法币!
真是烧钱的玩意……李冉径直将摄像头悄悄安在了韦氏的寝室中,很猥琐变态的行为,却有着堂堂正正高大上的理由。
事实上,偷窥丈母娘什么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香艳,他没有把摄像头对准床榻,而是挑了个能总览整个寝室的角度。
监视开始,仆从的眼睛和摄像头双管齐下,韦氏的生活无所遁形。
一张完整的时间行动表渐渐延伸,韦氏浑然不觉自己被一双天眼注视着,她又开始出门了。
频率越发频繁,每日一大半的时间都坐在梳妆台前,打扮得漂漂亮亮后出门,坐着马车去参加贵族女子会,大多数的地点,是在皇宫别院,下午才回来。
疑点并不多,甚至还挺清白。
爱美什么的,无论出于女人的天性,还是与贵族妇人打交道的礼仪都无可厚非。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她外出多久,回到府上后,都会给李冉做他最爱吃的饭菜。
是不是很贤妻?
并不!李冉印象中,哪怕在庐陵,她都不会这么殷勤,更何况眼下仆人众多,有的是做饭的厨子。
总感觉几万法币打了水漂,但李冉并不气馁。
起码,李显停止服用韦氏煮的饭菜后,身体情况虽然依旧一蹶不振,但并未进一步恶化,这让他有了更多的观察时间。
反正借口帮着修行宫理由,他向武则天争取了待在洛阳几个月之久,绝对会抓住韦氏的狐狸尾巴。
有心人,天不负,转机在一个月后来了。
韦氏破例没有出门!
李冉还以为她玩累了或者跟贵族闺蜜团生分什么的,但看到她让侍女拿着带血的衣服去换洗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原来是她大姨妈来了。
特殊情况可以理解,但韦氏的神情却并不困顿,简单来说,不用喝什么红糖水那种。
一连七天,她都没有出门……难道来月事还会影响闺蜜间的友谊?
李冉隐隐觉得不对劲,另一个突破性的作证是,食用李冉饭菜的那名死士,也出现了身体困顿乏力的情况。
这绝非偶然,那饭菜肯定有问题!
韦氏果然便是下毒之人……那么问题来了,她的毒,是从哪里来的?
以大唐人的认知手段,最常见的是砒霜,慢性的毒药领域,几乎一片空白,以韦氏的阅历,不应该掌握这种黑科技。
李冉将程伯叫到密室中,摊牌。
“……少爷,没想到夫人真的如此恶毒!”
铁证如山下,程伯恨得咬牙切齿,突然提刀在手,“不行,我要为老爷报仇!”
“省省吧你,师傅还没死呢,你想他早点归西?”
李冉一把拉住这冲动的中年人,摇头道,“韦氏随时都能收拾,但是,必须找出她幕后的主使人,而且,不能打草惊蛇,起码得弄明白师傅中了什么毒,怎么医治后,才能动手。”
“好,我去跟踪她,绝对把幕后元凶抓出来。”
“不必,我有更好的人选……你没发现,我的跟班不在么?”
李冉坏笑着,派遣堂堂剑圣去盯梢,非常带感。
两天后,裴旻便传来了捷报。
“她今天午时三刻去了皇宫。”
“与宫里女眷见面后,一起玩到未时才各自散去,未时三刻,其余女眷皆离开了,但她直到申时一刻才离开皇宫别院。”
“一连两天,皆是如此。”
简明扼要,一语中的,从未时三刻到申时二刻,大概九十分钟,这期间韦氏必定有蹊跷!
“这段时间,你没跟踪她?”
“没办法,守卫很森严,你给我的腰牌进不了内宫。”
裴旻摊手,表示他是高手又不是超人。
“没关系,我去查查便知道。”
李冉晒然笑笑,他记得,那天内宫当值的侍卫,是右羽林卫,恰好在里面有个熟人……敬晖的儿子!
约个饭,顺便洛阳的青楼走一波。
两波招待下,这小子什么都招了,甚至包括了那两天进出内宫的人员登记。
奇怪的是,并未发现什么可疑对象……难道韦氏去见鬼了不成!
李冉不信,认为这小子藏私,对方当然不认,辩解几句后,突然一拍大腿。
“对了,有些人可以自由进入,不需要登记!”
“谁?”,李冉瞬间兴奋起来,无限接近案件真相。
“……羽林卫的自己人。”
如同点亮了一盏明灯,李冉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
右羽林卫大将军……武三思!
这只老狐狸的尾巴,终于暴露了。
他就奇怪整整一个冬天,为何这厮规规矩矩的跟三好学生似的,原来这厮的套路已经挖到了李显的枕头边上。
老丈人,九成九被绿了。
让一个女人变心的最好法子,就是从床上征服她,从未时三刻到申时二刻,抛开调情和穿衣服的时间,这梁王还真肯卖力气。
“哼,一对狗男女。”
李冉嘴角闪过不屑和憎恶,暗骂自己糊涂……事实上,原本的大唐野史上,就记载了韦氏和武三思有私情的花边新闻,他早该想到这一茬的。
好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如何捉奸,他心中已经想到了法子,唯一的问题是,这事,如何告诉老丈人。
显然打击有些大,没准气得李显吐血三升一命呜呼……老丈人重感情,对有过患难之交的韦氏可是真心实意。
不行,得处理得更有艺术性。
李冉思前想后,终于有了一个绝妙的法子。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毒哥的老丈人是吧,来,尝尝哥的毒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