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一百二十章 一战成名,大唐变天了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章 一战成名,大唐变天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烦躁,上火!
还有完没完,城外那些杂种这几天时不时搞点新花样,就是不消停。
“知道了,床弩准备着,来多少,杀多少。”
武三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决定下次传信使再一惊一乍的,就吊起来打一顿。
他已经洞悉了李冉的意图!
用小股部队骚扰城池守备军,均为佯攻,只待城中疲惫后,再突然袭击来真的。
区区小伎俩,也能瞒过本王爷的眼睛?
梁王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只吩咐部分守军例行巡逻,其余人等,皆高枕无忧的休息。
当然,他以为的,和实际的情况,其实有点出入……这个点,大到了南辕北辙的程度。
“仙师,地道已经挖好了。”
侯思止谄媚的走进了帐篷里,朝着李冉和李重润跪拜叩首。
“行了,记你一功便是,去把脸洗了吧,泥巴不是这么敷上去的。”
李冉白了这二货一眼,提醒他邀功的手段再隐蔽些,造假也造得太假了。
放在庐陵锻炼了几年,这侯思止的各项能力上涨了不少,居然算得上不错的帮手,倒是让攻城计划省了很多事。
比如,这货贴心的带上了爆破组……燃眉之急的弹药稀缺问题,总算缓了一口气。
“所以,咱们今晚来真的?”
打发走侯思止后,李冉朝着大舅哥晒然笑笑。
“嗯,点齐所有人马,兵分两路,一路在地面上佯攻城墙,吸引注意力,另一路,则从地道秘密入城,里应外合,拿下洛阳。”
李重润重重点头,他大开眼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格局小了。
原来兵不厌诈,还可以这么玩……做梦也没有想到,李冉居然能在武三思眼皮子底下,挖出一条通往城池内部的地道!
好像,叫做工程力学与管道设计应用技术?
好拗口的名词,总之,好用又实用,以后有机会了,一定得讨教讨教。
武三思有一点猜的没错,这几天的攻城,的确是佯攻,但目的,绝对不是什么疲兵之计。
而是,吸引守军注意力,方便工程队挖地道。
今晚,武三思必定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
出了营帐后,人马早已整装待发,李重润深吸一口气,捏着佩剑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关节发白。
这一战,将是他的扬名之战!
“出发!”
简短而有力的命令,大队骑兵借着夜幕的掩护,犹如鬼魅一般消失在视野中。
李冉没有参与军事行动。
必胜之战,没必要去抢功……有那闲工夫,跟小媳妇在造小人不是更好?
城墙外面男人与男人拼刺刀,营帐里面男人和女人打肉搏,想想都刺激。
可惜仙蕙儿不大配合。
扭扭捏捏,好说歹说才脱了外衣,躺在营帐中,犹自担忧的问道,“大郎,你真不去帮忙?”
“……媳妇,你太不信任我老丈人与大舅哥了,是病,得治。”
李冉将她抱住,坏笑一声,“再说了,还有什么事比传宗接代更重要的?从新婚之夜到现在都多久了,咱们还没完事呢。”
“登徒浪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事……呸!”
李仙蕙的俏脸顿时红成了苹果,背着手不再搭理他。
好傲娇,不过哥喜欢。
李冉的咸猪手径直摸到了她的内衣中,她越挣扎,越兴奋。
最终在笑骂声中,小媳妇从了,宽衣解带。
春宵一刻值千金,芙蓉帐暖睡鸳鸯。
遥遥听见的喊杀声就是最好的催化剂,足足大半夜后,帐篷里的扭动才趋于平静。
一夜时间,大唐变天。
迷迷糊糊中,李冉听到了外面的呼喊声。
“媳妇,扶我起来。”
腰疼,仿佛全身被掏空。
榨干的感觉痛并快乐着,谁说小姑娘的第一次含羞待放来着,好女废汉,至理名言。
身边的李仙蕙早已穿戴整齐,白了他一眼。
“睡得跟猪一样,爹都来叫你好几次了。”
李冉顿时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好在脸皮够厚,见到一脸欢喜的老丈人和大舅哥时,一点也不尴尬。
“咱们赢了。”
老丈人激动的情绪不难理解,毕竟头一次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经此一役,天下间,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再次君临天下,哪怕武则天都不行!
一夜平叛,大唐的江山社稷稳稳入手。
“让武三思逃了,趁乱逃的。”
李重润要冷静得多,声音略带遗憾,走了贼首,这场大胜缺乏了点睛之笔。
“无妨,他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况且,他活着,其实比死了更有用处。”,李冉笑笑,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辣。
利用政敌大做文章有利于更加巩固地位,同时也能让武则天越发愧疚……残忍却有效的攻心手段。
两人均无异议,甚至觉得这么做理所当然。
十几年来,武则天收拾父子两人时,也没有手下留情来着,这算不算现世报?
“我们一起进城,去宫里见武皇。”
李显拉着两人的手,信心十足,有这么好的儿子女婿,何愁江山不稳?
一行精锐死士护送三人穿城而过,街道两边,还有未烧尽的火焰,尸体随处可见。
巷战的惨烈不必细说,除了士卒外,还有不少平民百姓横尸街头。
大概,洛阳城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往日的繁荣了。
带着一丝遗憾,李冉走进了金龙殿。
重重的咳嗽声略显无力,病床上的武则天双目无神,直到看到了李显一身戎装靠近后,终于有了一丝异样的光芒。
“……母亲,让你受苦了。”
不知为何,原本气势汹汹的李显最终态度软了下来,一声母亲,发自肺腑。
李冉微不可察的笑了笑,这老丈人,果然是个重感情的。
“……无妨,总算没犯下大错。”
武则天缓缓闭上眼睛,须臾后又睁开,“武三思那群逆党,怎么样了?”
李显将战斗结果说了一遍,武则天安安静静听着,半响后,才淡淡道,“你做的很好,眼下朝纲混乱,需要人迅速恢复秩序,我久病卧床,就全权交给你处理吧。”
一边说着,一边将放在床头下的传国玉玺拿了出来!
李显微微一颤,竟然有些不敢接……武则天平时处理公务,只用她的私人金印即可,而玉玺,则代表了至高无上的天子之位!
这是在禅让!
不仅是李显父子,就连李冉都怔住,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