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秀肌肉?不,这叫软实力碾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二章 秀肌肉?不,这叫软实力碾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剿灭武三思的战斗失败了?”
裴旻对李重润印象不错,眉宇间的关切显而易见。
连主帅都重伤,可见战局定然非常不利,李显的江山宝座,怕是位置不稳了。
“不,恰恰相反……稳占上风。”
李冉摇头,截然相反的结论令裴旻当场傻眼。
“就是因为稳占上风,他这伤,才亏大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舅哥心急了,他想尽快解决战斗,所以冒险了一次,结果被武三思那厮抓住机会,幸亏身边的护卫死命相救才得以脱身,不过对整场战局影响并不大,薛思行代理了大将军职位,稳步逼近,已把武三思的势力范围压缩到一个郡,四面合围之下,只要假以时日,定能砍了那肥猪的人头。”
顺风局吃亏,比逆风局痛心得多。
裴旻感同身受,情绪也随之低落起来。
“算了,别想那么多,大舅哥受伤,薛思行稳扎稳扎,年底就不可能带兵回来,咱们少了一种很重要的秀肌肉的途径,况且武三思勾结外族,定然将大舅哥受伤的消息散布了出去,这些蛮子的心态,指不定会发生变化,我们得立刻赶到长安布局。”
深吸一口气,李冉的眸子前所未有的精明,“眼下最大的边境威胁,是吐蕃和突厥,这两个蛮夷,跟咱们大唐恩怨了上百年,一旦给予他们可趁之机,必定跳的厉害,而长安重镇,则是抵御蛮子的重要屏障,也是最大的后勤枢纽,无论是战争手段,还是威压策略,这座城,用处都太大了。”
“……所以,咱们得改造它。”
结论并不突兀,但裴旻对改造这个词,显然不怎么理解。
“冉兄弟,长安的城墙和军备,已经够多了吧,再说了,眼下离年关不过三个月,能弄出什么大手笔?还不如赶紧命边境做好迎敌准备,调集粮草辎重什么的。”
从现实角度出发,裴旻的意见不错,可惜,李冉只笑了笑。
“那些蛮子不会贸然出兵的,论钦陵都被咱们砍了,够吓唬他们好几年的,况且凉州一战的吐蕃败兵退回本土后,肯定会把咱们的各种新鲜玩意添油加醋的散布开,方便脱罪,什么热气球,燧发枪都瞒不住人。”
李冉摸了摸鼻子,笃定道,“他们蠢蠢欲动又有顾忌,应该会利用朝贡的机会先摸摸咱们的虚实再找机会动手,而朝贡路线,必定会经过长安,所以,咱们就在长安给这些蠢货一个下马威!”
“你的意思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裴旻眼前一亮,不愧是上层兵法。
“……更准确的说法是,用软实力碾压。”
李冉笑笑,更正了他的说法。
前者差别其实挺大……前者是阴谋诡计占据战术层面上的优势,而后者,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实打实的战略优势!
话音刚刚落下,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久违的提示音。
“投资第七阶段开启,帮助投资目标解决所有内忧外患,坐稳皇位,完成本轮投资后,获得800000法币奖励。”
“完成本轮阶段投资后,将解锁更多投资项目,且可以用两倍投资金额定向获取投资的意向目标!”
李冉的表情瞬间精彩起来。
天地银行的骚操作真特么神出鬼没,只有想不到,没有它办不到的,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
这算不算鼓励哥放手去干的暗示?
800000法币的巨大收益就值得干一波,更何况,还有解锁更多项目和意向投资两个超级添头。
若是解锁的项目里有提供基础现代工业的道具就赚大发了,什么内燃机和炼钢炉之类的,绝对划时代的飞跃。
而意向投资同样优势明显,相当于花了两倍代价免去了随机等结果的尴尬,对于脸黑者异常适用。
“走,我们干他一票!”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一巴掌拍在裴旻肩膀上,差点把孔武有力的大唐剑圣打一个咧缺。
“……冉兄弟,你修炼长生诀真厉害,手劲变得这么大。”
裴旻痛并快乐着,李冉进步,他这做兄弟的由衷高兴。
当然,李冉绝不会告诉他,手劲变大的原因其实跟长生诀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更可能是跟仙蕙儿造小人时,玩意大利吊灯式练出来的。
一路疾行,再入长安。
上一次,他只是个负责修陵寝的神棍仙师,靠着武则天给予的职位戏耍长安诸官,而这一次,他是堂堂正正的尚书令,李显最亲信的女婿,跺跺脚,长安城都得抖三抖的大人物。
“去,通知宋璟,让他把长安城的大小官儿都叫到官衙里集合。”
马车穿城而过,最终停在了衙门口,但李冉却不下马车,摆了个舒服的造型……有点累,小憩片刻。
大半个时辰后睁开了眼睛,马车外面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均极力压低声音,似乎怕吵到了他这位贵客。
“看来,哥在长安留下的积威还挺重。”
满意的喃喃自语,李冉掀开窗帘,立刻看见了以宋璟为首的长安诸官忐忑又疑惑的脸颊。
“都到齐了吧,咱们长话短说。”
官衙里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李冉坐在上首位,环视众人后,开口便是一句王炸,“我要把吐蕃和突厥人干翻。”
众人瞬间风中凌乱,纷纷认为他睡得犯迷糊了。
干翻吐蕃和突厥人?
强如薛仁贵者都折戟在大非川,吐蕃高原和突厥草地绝对是无数名将噩梦般的记忆。
大唐历史上,只有战神李靖勉强做到过一次,而且那一次后,大唐的军力伤经动骨,好几十年内都没能再主动出击。
“……不是现在。”
随着李冉抖包袱似的补充,众人又长舒一口气,很好,这位仙师还没疯。
“但可以早做准备,今年年关之前,见到成效。”
然而下一秒钟,众人的紧张心情又提了起来。
“不用起兵戈,只需要一些小手段即可。”
众人再次松口气,这一惊一乍的,定力不好的没准得吓出心脏病来。
“尚书令,此事可有皇上的……诏令?”
宋璟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委婉提醒他名正言顺才好。
“走的时候忘了要。”
李冉晒然笑笑,实话实说……出发前光顾着与仙蕙儿造小人去了,第二天腿虚得连上马车都困难,哪还有心思拜会老丈人。
众人被哽得不轻,合着特么说了半天,全是李冉自己的意思?
他算老几!
“尚书令,要不还是……这,这是皇上,皇上的金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