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首席女婿 >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一年之赌约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一年之赌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行宫深处,有些热得过头了。
走两步便是火盆,让本来只穿着一件长衫的李冉都快准备脱衣服。
当然,考虑到这个动作会引起武则天不必要的误会,他只擦拭了额头上的汗而已……毕竟,这快九十岁的老太太,还能时不时的夜夜笙歌。
可惜她的衰老程度肉眼可见。
与一年前相比,她的皱纹已经到了细密的程度,眉角耸拉下来,头发斑白,半靠在床榻上,有气无力的闭目养神。
李冉心中的不痛快平息了下来。
跟一行将就木的老婆子记什么气。
“参见太上皇。”
“免了,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不过她到底保留了往日的精明程度,浑浊的眼珠子里隐含着利芒。
行宫外面的动静,她一清二楚。
“……太上皇,微臣就有话直说了,立太子一事,还请太上皇不要再插手了。”
李冉义正言辞,无论能不能说服武则天,话都得带到。
“我若说不,你又待如何?”,武则天挺起了身子,那一瞬间的威严仿佛还在君临天下。
“……这行宫的大门,有些旧了,赶明儿我让工程队来修修。”
“李冉!你敢!”
武则天顿时震怒,猛然咳嗽起来。
这老货,不是装的吧……李冉将痰盂递过去,行为友善,却不肯改变态度。
武则天平息了咳嗽声,直勾勾的看着他。
李冉好不怯懦的对视着,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这位老迈的往日大佬长叹一口气。
“哎,你终究不相信我。”
“那太上皇又何曾相信过重润?”
李冉直言不讳的反问道。
“……你很聪明,但我比你多活了几十年!”
武则天面容冷峻,“若让李重润登基,这大唐的江山,必定毁在他手上,你可知,你就是大唐的罪人。”
“不是吧,太上皇,这帽子扣得太大,你不觉得很扯淡么。”
李冉摇头,“重润他领兵在外,屡次击败外族,有功于大唐,若真要毁掉大唐的江山,他怎么会尽心尽力领兵驻守边塞,放蛮族入京不是更好?”
“呵呵,以大唐的军力,就算他反叛投靠突厥又如何?不过阵痛而已,只有他拿到全部军权后,才会行倒行逆施之计,这人狼子野心,你们都没有看透他。”
武则天依旧坚持己见,固执得令人发指。
李冉很怀疑她是不是老糊涂了,疑惑是得了偏执症。
“……你若不信,老身便与你赌一把。”
突然,武则天举起了三根指头。
“若我输了,以后绝不再干涉立太子之事。”
李冉无奈的笑了笑……她是不是忘了,论赌,自己出道以来就从来没有输过。
“太上皇想怎么赌?”
接招,没说的,让这老婆娘死心再好不过。
“一年为期,你去秘密训练一只新军……准备进京勤王。”
武则天森然道,“到时候李重润必定会带兵进入洛阳,你是阻拦他的最好人选,大唐的江山,成败皆在你手上。”
李冉顿时深深皱起了眉头。
这话说到头了,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竟然安排得如此事无巨细。
“怎么,你不敢赌?”,武则天冷然反问。
“……赌,有什么不敢的。”
李冉用力点点头,将疑问抛在了脑后,武则天在位时,他尚且屡屡赢她,此时年老昏花,又有何惧。
“好,那你向显儿要一份诏书,若京城有变,你有权利可以召集各州各县清君侧。”
李冉又点了点头后,追加道,“若太上皇你赌输了,不再干涉太子之事的同时,也别打我政儿的主意。”
“那是当然,若我彼时还健在,我自当退出行宫,去骊山温泉养老,然后就躺在陵墓中等死,不劳你这大唐仙师在耳边聒噪。”
“……那倒不必,这行宫挺好的。”
李冉失笑,想不到这老太太如此执拗。
当然,她划下了道儿,接招便是。
出了行宫后,坐卧不安的仙蕙儿赶紧问究竟。
听闻他和武则天的赌局后,更是傻眼。
“大郎,太上皇之意,你真的要照做?”
“嗯,免得她不死心,况且建立新军也不是坏事。”
李冉点头,眼下大唐工业发展迅速,传统的募兵模式就显得落后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做出调整改革。
目标很明确,精简兵源结构,提供单兵作战能力,减轻兵役负担的同时又能提高战斗力。
次日,入宫拜见李显。
与武则天的赌约自然不说,但讨要个差事却名正言顺。
可惜老丈人的政治功力见长,只听他的要求,便猜出了其中端倪。
“听说,你去见过太上皇了?”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师傅。”
李冉坦诚相告,“太上皇教育我,别太清闲,要趁着年轻多帮师傅你做点事。”
“唉,难为母亲还如此考虑。”
李显点头,沉吟片刻道,“那你说新设立军队一事,有何计划?”
“越低调越好,免得百官聒噪。”
李冉晒然笑笑,“对外宣称练兵即可,就说按照规划书里面的要求,对军队进行一场大操练。”
“如此甚好,唉,张柬之等群臣,朕继位越久,越觉得他们不堪大用。”
李显郁闷的轻哼了几声,显然动了要朝廷大换血的心思。
“皇上,别操之过急。”
旁观者清,对于眼下百官及其背后的士族力量,李冉早已领教过,能打压得住,但要连根爬起力有未逮。
起码得培养一批可替代人选后再找由头换人,否则换上来新的一批,也不过是旧瓶装新酒罢了。
“唔,朕自有道理,你且为朕好好训练新军吧。”
李显点头,将虎符等信物拿了出来,单凭这份信任就令人咋舌。
为了掩人耳目,他任命李冉的诏书上,只说在各地巡检工厂运行情况和检查税务机构,这些都是李冉的专业技能,百官就算想插手都力有未逮。
况且前几日朝廷上争得面红耳赤,百官很少见到李显如此动怒的时候,均心有余悸,自然不会为了这区区任命而跳出来反对。
反倒是觉得让离开离开洛阳权力中枢是个不错的安排。
这一次,不用拖家带口。
李冉只带了裴旻和些许侍卫,告别了小娇妻和儿子后,悄悄出发。
一年时间,就来证明一下,自己和武则天,谁才是一等一的眼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