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离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倩倩马上收回脚,看着向晚晚身下的一趟血迹,眼神毒辣狰狞,回头却委屈地看着顾寒城道:“寒城哥,晚晚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了,我想要扶她起来,可是,她不让我扶,她都流血了,还这么倔强。”

“不!不是!是她.......”

“掉了也好,免得再动刀子。”

顾寒城看见向晚晚身下的血迹,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被针刺了一下,有些疼,但是想到向晚晚的所作所为,整个人越发的冷若冰霜。

向晚晚心里,瞬间血流成河。

连解释的想法都没有了。

她到底还在奢求什么?

顾寒城,永远不会相信她,只会相信韩倩倩。

或许,一开始就错了,她不该爱上他!

不该为了他卑微的付出,不该为了爱隐忍一切侮辱!

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

想此,向晚晚忍不住苍凉一笑,盯着顾寒城,心如死灰,道:“顾寒城,我问你,我妈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

顾寒城身子微僵,他从来没听见过向晚晚如此凌厉地质问,他竟然有些害怕.......发慌.....

可是他答应过韩山会保护好他唯一的妹妹.......

“顾寒城,你真是残忍无情,忘恩负义!”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默认,心痛的难以呼吸,却也绝望的要死过去。

她仰头闭着眼睛,死死地咬着下唇,直到鲜血弥漫,才吐声道:“你不希望这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好,孩子我流掉。”

从此,再无关系。

向晚晚扶着床站起来,然后拖着流血的身体,摇摇晃晃地往手术室去。

顾寒城看着地上的鲜红,心一紧。

她不疼吗?流了这么多血?

手术室门口。

向晚晚盯着顾寒城,眼神空洞,再无之前的热情爱恋:“顾寒城,我爱了你整整十年,却抵不过你朋友的一个妹妹,得不到你一丝丝的信任,如今,我累了,以后,我不会再爱你!我们,离婚吧。”

顾寒城的身子顿时僵住了,心里有些发堵,又莫名奇妙地有些烦躁压抑。

“向晚晚,你又耍什么花样?”明明阴冷冰冷的声音,却有些发颤,“就算你离婚,也得不到任何东西。”

“我净身出户!”向晚晚面无表情,“你们顾家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只想和你一刀两断!”

顾寒城心里的莫名其妙地慌乱,正要质问凭什么你说离婚就离婚,一旁的韩倩倩却快他一步,瞪眼看着向晚晚,道:“向晚晚,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就算提离婚,也是寒城哥先提,是寒城哥抛弃你!”

说完,韩倩倩就对一旁的顾寒城,撒娇道:“寒城哥,反正向晚晚的母亲已经死了,她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不如跟她离了,你看,我连离婚协议都替你准备好了,只要签了,她就净身出户!”

“向晚晚,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顾寒城死死地盯着向晚晚,想看见她后悔的表情。

然而,没有,此刻她的眼神好像没有任何焦距,带着着浓浓的迷雾。

她说:“顾寒城,我们回不去了。”

向晚晚拿起笔就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向晚晚三个大字。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果断的签下名字,有种想要夺走她手中笔的冲动,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几秒钟后,向晚晚将离婚协议扔在顾寒城身上,目光再无之前的爱恋温度,只有冷漠,“顾寒城,如有一天,你知道是你亲手......”杀死自已的孩子.......

“向晚晚,签了字就赶紧滚进去刮宫,这么多废话。”

韩倩倩见向晚晚似乎要告诉顾寒城什么,一把将向晚晚推进手术室,然后碰的一声关上门。

而顾寒城却想着向晚晚的话,如有一天,你知道是你亲手......

亲手什么?亲手将她推进手术室吗?

顿时,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地从心脏抽离.......

心脏如同针扎一般难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