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心里发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色上衣,蓝色牛仔裤,黑色运动鞋。”

顾寒城想了一会儿道。

向晚晚浑身都发冷,心跳控制不住地加速。

她记得她今天给向希希希穿的衣服就是顾寒城描述的那样。

顾寒城,发现了希希了?

想此,向晚晚忍不住深呼吸,平静问:“顾总找这个小男孩做什么?”

“他......”顾寒城沉了一下眸子,想起刚刚的丑事,心里有些怒意,根本没有办法将刚刚丢脸的事情说出来,最后只能冷淡道:“没事,见他挺可爱的,就问问。”

看着顾寒城的眼神,向晚晚心里有些发毛。

她不确定顾寒城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会,已经怀疑什么了吧?所以寻找希希?

她就知道不该带着希希来,这个不省心的孩子,总会给她闯祸。

向晚晚心里后悔不已,脸上却淡定道:“那我看见的应该不是这个孩子。”

“嗯。”

顾寒城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咖啡。

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个孩子话题,不过就是一面之缘的孩子,以后未必会再见面。

向晚晚看着喝咖啡的顾寒城,完全看不透他心里的想法,想着希希的身份可能会曝光,她就坐不住站起来,道:“顾总,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些事情,就先走了,明日,我会准时去公司上班。”

她还是赶紧找向希希希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好。

顾寒城盯着向晚晚的背影,眼眸微深。

他怎么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慌乱着急?

她,在害怕什么?

向晚晚出了咖啡馆一段距离,确定顾寒城没有出来后,才拿出手机拨打了刘阳的号码。

“舅舅,你们在哪里?”

“晚晚,我们在这里。”

向晚晚的话刚落,身后就传来刘阳的声音。

向晚晚马上转身看了一眼,看见刘阳和向希希希的那一刻,本能地心里一慌,她瞄了一眼咖啡馆,赶紧上前拉住向希希希的手往角落里躲。

“妈咪,你怎么了?”

向希希看着拉着他躲进角落的向晚晚,眨眼问。

“希希,你告妈咪,你刚刚去哪里了?是不是见到顾寒城了?”向晚晚弯了身子看着向希希希,有些着急问。

向希希希抿了一下红唇,然后看向刘阳。

刘阳有些心虚地抓了一下头发,软声道:“晚晚,对不起呀,是我,是我带希希过来,他尿急,就进了咖啡店里的洗手间,谁知道顾寒城也在.....”

向晚晚心里一跳,问:“他发现希希的身份了吗?”

“应该没有吧。”

刘阳不确定道。

“妈咪?我的什么身份?”

向希希故意迷茫问。

“没什么,妈咪和顾家有恩怨,怕他知道你是妈咪的孩子,会对你不利。”

向晚晚解释。

“妈咪,你放心,他什么也没有发现,我什么也没有说。”

向希希希安慰道。

“没有就好。”

或许,顾寒城真的是见希希可爱,所以多问了一句。

“我们回去吧。”

向晚晚抓住向希希希的手,马上从电梯去。

回到小区后。

向希希和向晚晚打了一声招呼后,就直接进了房门。

取下衣服上的摄像头,得意地往电脑去。

还好买玩具的时候还缠着舅姥爷买了隐形摄像头随便玩玩的,可是,现在,他决定先让那个坏爹地在网络上火了,看他还敢不敢欺负妈咪!

向希希希将顾寒城在厕所里被假蛇吓坏的视频直接传到韩倩倩的微博。

没错,回国之前,他就找人破解的了韩倩倩的微博账号和密码。

韩倩倩这么多粉丝,这视频传上去,转载的速度一定很快。

最重要的是,顾寒城绝对查不出是他上传到网络的。

做完这一切后,确定无误后,他才满意地去睡午觉。

客厅里。

向晚晚正在无聊地看着电视,突然间,玩着手机的刘阳猛地站起来,震惊道:“这不是顾总吗?”

“怎么了?”

向晚晚看着受惊喜的刘阳,有些疑惑。

“顾总火了。”说完,刘阳直接将刚刚看的视屏分享给向晚晚道:“你看看这段视频。”

向晚晚拿过手机,点开微信,打开刘阳发来的视屏,震惊地长大嘴巴。

她从来没有见过顾寒城这么狼狈不堪的样子。

差点摔跤就算了,连裤拉链都没有拉。

还好打了马赛克,不然,真是儿童不宜。

“这还是高冷强势的顾总吗?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丑,笑死人了。”不过,等刘阳看着视屏里青蛇,又有些心虚惊恐道:“这条小青蛇,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下一秒,刘阳惊呼起来到:“好像是我买给希希的礼物。”

所以,顾总是被希希的玩具吓到了吗?

“你说什么?”向晚晚脸色微变,盯着视屏里的青蛇,好像还真是希希带回来那条蛇,向晚晚忍不住倒抽一口气,道:“你怎么能给他买这种礼物。”

“希希想要,我就买了,只是玩具而已,又不是什么.....谁知道希希会拿着蛇会吓到顾寒城。”

刘阳有些心惊,不过想到顾寒城的报应,又有些高兴道:“这个顾寒城被吓到也活该,这一次,就当做是教训教训他,谁让他以前欺负你。”

“顾寒城受到惩罚,我自然很高兴,但是我现在担心的是希希。”

顾寒城不会找希希麻烦吧?

“妈咪,你担心我什么?”

这个时候,睡完午觉出来的向希希希,有些迷茫问。

向晚晚看着向希希希醒来,马上招手道:“你过来,妈咪有话问你。”

向希希希马上点头过去,坐在向晚晚身边问:“妈咪。什么事?”

向晚晚将视屏给向希希看,道:“你是不是故意吓他的?”

向希希看着视屏,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向晚晚,道:“妈咪,你生气了吗?我就是觉得他好看的过分了,我心里不平衡,就吓唬了他一下,谁知道他这么怕蛇。”

向晚晚:“......”

“妈咪,我知道错了,大不了以后见到他,我不吓唬他了。”

向希希希看着沉默的向晚晚,马上委屈眨眼道。

向晚晚深呼一口气,有些无奈道:“他哪里好看的?值得你吓唬他。”

“我这么帅,他又跟我这么像,肯定帅的过分呀。”

向希希理所当然道。

向晚晚心一慌,有些紧张道:“希希,其实你和他也没有那么像。”

最近希希总是说他和顾寒城相似,她都要怀疑希希是不是知道顾寒城就是他爹地了。

但是,她从来没有告诉她和顾寒城的恩怨,希希,应该不会知道吧。

“是吗?”

希希眨眼,心里却有些异样。

妈咪说不像就不像吧,他不想妈咪担心。

总有一天,他会查出妈咪和顾寒城之间过往,为妈咪讨回公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