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顾总,我拒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洗手间里,向晚晚洗了洗手,然后补了一下妆后,就打开门直接离开。

不过在转角处的时候,她的胳膊猛地被人一扯,让后就被人拉到一旁的墙上。

向晚晚正要生气怒骂,看见顾寒城阴沉的脸后,顿时将所有的怒火压下,有些不解问:“顾总?怎么是你?”

顾寒城盯着向晚晚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随后目光从头落在她的脚下,最后,又停在她的那双腿上,目光漆黑幽冷,道:“谁让你穿这样的?”

“你女人。”

向晚晚耸肩,随后推了推顾寒城的胸口,道:“顾总,麻烦你注意点,这样子被人看到,会被误会。”

“我没有女人。”

顾寒城蹙眉,眼里有些冷,道:“以后不许穿成这个样子。”

“顾总,我穿什么好像是我的自由,你,没有权利干涉。”

向晚晚微笑提醒。

顾寒城的眼眸暗了一下,扫了一下向晚晚身上有些性感的衣服,冷淡道:“帝国不需要坐台小姐。”

向晚晚嘴角微抽,低头看着自已的穿着,看上去确实像酒吧里卖的。

可是这衣服,也不是她愿意穿的。

想此,她平静,道:“这衣服不是我的,是韩小姐亲自准备的,说起来,韩小姐的眼光还不错,穿我身上,婀娜多姿,这合同,也签的很顺利。”

“你以前都是这么签合同的?”

想到向晚晚和杨总当时的场景,顾寒城眼眸微沉,声音不自觉的带着几分不悦。

这个女人的冠军,当真是靠和男人一起才得回来的?

“顾总,大家都是成年人,干销售的都知道,想要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一些东西。”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这么无能到用自已来交易合同,但是这一刻她就是想这么说。

为的就是在顾寒城心里留下她和其他女人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不自爱。

这样,他应该会恶心到不再将注意力落在她身上了吧!

果然,顾寒城有些嫌弃地蹙眉,一双眸子冷淡的带着寒光,道:“我还以为向小姐当真能力无敌,看来,是我走远了,这向总监的位置……”

“顾总,虽然我是靠了一些美貌,但是,我的能力不差,你看着一次合同我拿下来,只要能给公司来利益,顾总又何必管我用了什么办法?”

向晚晚听见顾寒城否认她实力的话,马上微笑着打断。

她想要让顾寒城厌恶她,却不想他开除她。

她得留在韩倩倩身边,从中套取有用的证据。

顾寒城看着笑脸如花,还带着娇媚的女人,不知道为何,心脏猛地一缩。

扣着她胳膊的手,也忍不住用力几分,低声嘶哑,道:“你这是故意吸引我的注意吗?”

向晚晚笑容一顿,好像出现幻听一样,有些怪异,道:“顾总,我什么也没做。”

顾寒城盯着她的眼睛,沉了眸子。

这双眼睛带笑的时候,真是该死得像她。

现在,他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摧毁……

“顾总,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向晚晚看着盯着她看的顾寒城,全身有些发毛。

她有种被野兽盯着的感觉,让她本能地惊悚起来。

她用力地挣扎了一下,想要挣脱顾寒城的束缚,可是无论她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挣脱。

反而,对方的手掐着她的胳膊更死了。

手臂传来刺痛,她忍不住皱眉,吃痛,道:“顾总,你抓痛我了,麻烦你松开手。”

“向晚晚,是不是有足够的利益,你就不惜出卖自已?”

顾寒城盯着她的脸,呼吸微沉,眼神黝黑的如同黑夜,让人看不透。

向晚晚不知道顾寒城发什么疯,但是为了让顾寒城厌恶,她毫不犹豫地点头,道:“是。”

“呵。”

顾寒城低声笑了一声,随后直接将口袋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向晚晚面前,道:“一百万,够一晚吗?”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确定一件事情,向来不行的他,是不是病好了?

向晚晚看着眼前的银行卡,听着从他嘴里说出的话,脸色僵硬了又僵硬,随后又有些怒气问:“顾总,你把我当什么了?”

这个男人怎么不按理出牌?不是厌恶地甩开她,然后冷漠离开吗?

现在什么情况?真想和她发生什么?

“怎么?嫌弃少?”

顾寒城看着反应激烈的向晚晚,微微眯了一下眸子,道:“一千万,够吗?”

擦!

向晚晚心里骂了一句,这个顾寒城,不是开玩笑,是真想和她亲密。

疯了!

向晚晚努力地平稳自已的呼吸,随后微笑道:“顾总,我拒绝。”

“还嫌少?”

顾寒城眼眸眯的更深了,盯着她的眼眸问:“你想要多少?”

“认识我向晚晚的人,都知道,从不和上司搞暧昧不清的关系,所以,顾总,我……”

向晚晚的话还没有说完,猛然间,她的一手直接被人抵在头顶,后背被狠狠地撞在墙上……

她痛的闷哼一声。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耳边传来如同火焰温度的声音,道:“这样算和上司暧昧不清吗?”

向晚晚瞬间瞪大眸子,有些不敢置信。

以前的顾寒城从来不会这么随便……

她被吓的心脏砰砰直跳,有些不知所措,连喉咙都堵住了一般,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而顾寒城却在向晚晚脖子出,盯着她的脖子沉起了眸子。

浑身不但没有任何抗拒的感觉,反而,脑袋有些发热,有些血液逆流……

这种感觉,是很久不曾有过的男人本能。

自从五年前,那个女人消失后,他就对女人有了抵触心里,别说这么近距离地靠近女人,就连牵手,他都做不到。

医生说,他有病,可能一辈子不会好。

他也这么认为,可是这一刻,他觉得,他病好了。

隐忍了这么多年的本性,这一刻似乎有些控制不住想要像洪水一泄而出。

“向晚晚,给你五千万,现在跟我走。”

说完,顾寒城不等向晚晚反应,直接掐住她的手腕就往前面走。

向晚晚回神过来,马上挣扎,道:“顾总,你带我去哪里?你放开我!”

可是顾寒城的手就像铁钳似的,死死地扣着她,根本没有任何挣脱的可能。

直到向晚晚被顾寒城塞进限量版豪车里,她有些惊慌地马上要开门下去。

咔嚓一声。

她还没有开门,车门就落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