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顾总生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寒城听见门碰的一声,本能地抬眸看了一眼,却没有停留,直接转身离开。

向晚晚感觉顾寒城离开后,才偷偷地打开门,确定顾寒城不在后,马上往包厢去。

顾寒城在这里,她必须带着向希希赶紧离开,不然撞见顾寒城,一切就完蛋了。

不过,让向晚晚意外的是,回到包厢后,向希希和顾壮壮都不在,只有顾寒江在沙发上坐着。

“顾先生,希希呢?”

顾寒江看着紧张的女人,勾唇,道:“别担心,希希和壮壮出去玩了,我让熟人看着。”

“他们去哪里了?时候不早了,我该带希希回去了。”

向晚晚抿唇道。

“还早,才八点。”

顾寒江笑了笑,眼眸带着几分邪魅道:“我有几个朋友在这里唱歌,不如,不如一起过去打声招呼?”

说完,顾寒江不顾向晚晚的反抗,直接拉着向晚晚就出门。

向晚晚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顿时有些生气,道:“顾先生,麻烦你先松手。”

顾寒江吊耳铃铛地笑了一下,道:“只是打声招呼而已,向小姐怕什么?怕我吃了你呀。”

向晚晚正要说不是,可是猛然间,她的眼角瞄到了不远处的顾寒城,整个人,好像被定住了一般。

“哥?”

顾寒江看着从不远处包厢出来的男人,同样有些惊讶,随后有些紧张,道:“哥是来工作吗?”

顾寒城没有回答顾寒江,眼神落在向晚晚身上,看着顾寒江抓着向晚晚的手腕,眼眸不经意间暗了下来,声音冷淡,道:“向小姐,果然好手段。”

白天还和他杨总暧日末,现在又和他的弟弟搞在一起,难道一切正如韩倩倩说的,她就是这么水性杨花。

“哥,你们认识呀?”

顾寒江有些震惊地看着顾寒城和向晚晚。

“他是我上司。”

向晚晚趁机挣脱顾寒江的手,淡淡回答。

顾寒江松了一口气,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还好,还好。

他还以为他看上的女人是他哥的女人呢!

上司?

顾寒城听着这两个字,眼眸锐利地眯起来,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怎么喜欢他,急着和他弄清关系。

“你不是说带我向你的朋友打招呼吗?现在走吧!”

向晚晚看见一眼周身高冷的男人,淡淡地对顾寒江说。

顾寒江愣了一下,心里想着刚刚还死活不去的女人,怎么转眼间愿意去了?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不过不管如何,这个向晚晚愿意去就行。

想着,顾寒江马上笑嘻嘻对顾寒城,道:“哥,那个没有事情的话,我先带向小姐去我朋友那里了。”

“向小姐,寒江很单纯,你有男朋友就别让寒江误会。”

就在顾寒江要拉着向晚晚离开的时候,顾寒城瞄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冷。

向晚晚嘴角一抽,心里鄙视。

顾寒江单纯的话,这天底下就没有单纯人了。

顾寒江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吊儿铃铛,混迹酒吧,换女人像换衣服一样……

“哥……”

顾寒江也没有想到顾寒城会这么评价他,明明以前顾寒城用不务正业来评价他的,今天,却说他单纯!

顾寒城这是睁眼说瞎话吧?

不过他刚刚说向晚晚有男朋友,是真的吗?

“寒江,向小姐不是你能玩的,他是刘阳的女人。”

顾寒城见顾寒江愣住,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句。

而顾寒江却吓得跳起来,惊恐地看着向晚晚,道:“向小姐,不是吧?你竟然和刘阳那个老头子在一起?你知道刘阳有家庭吗?他儿子都有你这么大了!”

向晚晚心里一阵哀嚎,果然,说一次慌要圆无数谎言。

她努力镇定下来,然后尴尬地点头,道:“知道。”

“知道你还……”

“我爱他。”

向晚晚打断道。

顾寒江一脸懵逼,随后伸出手落在向晚晚肩膀上,道:“我知道你不容易,但是,你也不能这么低要求呀!自身条件问不差,找这么老的男人,不如找个又帅又有钱的,你看看我怎么样?做我女人,比做刘阳的女人要好……”

“顾寒江。”

顾寒城眼眸一沉,周身瞬间迸发冷意道:“给我回去。”

“哥?我还没有玩够呢。”

顾寒江看着突然有些冰冷的顾寒城,有些不解,怎么好端端发脾气了?

“我的话不说第二遍。”

顾寒城眸光盯着他,漆黑一片,就好像压城的乌云。

向来作天作地,无所不怕的顾寒江面对顾寒的冷意,整个人有些僵硬,不敢再反驳,只好有些委屈,道:“知道了,回去就回去,我等一下就带壮壮回家。”

“等等。”

向晚晚拉住顾寒江的手,然后压低声音,只能让顾寒江听到的声音,道:“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希希,晚点,告诉我地址,我去接。”

顾寒江挑了挑眉头,蛊惑问:“我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

向晚晚蹙眉。

如果不是怕顾寒城发现希希,她才不会请求这个邪魅少爷帮忙呢!

“嗯。”顾寒江眯了眯眸子,眼里带着诡谲笑意,道,“晚点告诉你。”

“顾寒江。”

顾寒城看着顾寒江和向晚晚亲密的举动,眼眸更加冰冷,盯着顾寒江,就好像含着冰的利箭。

顾寒江抖了一下,本能地有些惧怕。

他觉得他哥今天心情真的不好,以前他再怎么过份,也没有见他哥有这么冷过。

难道就因为他当着他的面勾搭了帝国的员工吗?

“拜托了。”

向晚晚见顾寒江离开,还是不放心地提醒了一句?

顾寒江摆手,然后对着向晚晚抛眉眼道:“放心好了。”

说完,也不敢逗留,赶紧跑路,似乎害怕顾寒城会用眼神将他冻僵。

顾寒江一走,走廊的气氛就莫名其妙地有些怪异。

向晚晚面对顾寒城犀利的眼神,努力平静自已有些紧张的心,道:“顾总,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说着,向晚晚抬脚就要从顾寒城身边走过,不过下一秒,她的胳膊就被人卡住。

顾寒城盯着眼神,声音薄凉道:“刘阳对你来说不够吗?所以四处勾搭男人?”

向晚晚愣了一下,随后认真道:“我没有钩搭男人。”

“难道刚刚是我眼花了?你和寒江……”

“顾总,我和你弟弟没有任何关系,会遇见,纯属巧合。”

向晚晚没有办法解释她和顾寒江会在一起,是因为向希希和顾壮壮要好。

她没有供出向希希,只好找别的借口。

“巧合?”

顾寒城眼眸更冷了几分,道:“当着我的面暧日末,还说巧合?向晚晚,你真当我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