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他真霸道偏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咬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随后一想,她凭什么向顾寒城解释呀,顾寒城又不是她什么人,现在顶多就是上司。

她下班时间和谁在一起,就算上司也没有权利过问吧?

想此,向晚晚抬眸,微笑道:“顾总,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这些吧?不管我和你弟弟有没有关系,都与你无关。”

“向晚晚。”

顾寒城掐着向晚晚的手臂紧了几分。

向晚晚有些吃痛皱眉道:“顾总,还请你松手,我真的要回去了!”

“你是第一个敢惹怒我的人。”

顾寒城眼神幽冷地看了一下向晚晚,随后一把掐着她的胳膊就往前面的电梯去。

向晚晚一边走一边挣扎,道:“顾总,你放开我,你想干嘛?”

“你不是觉得刘阳对你来说不够吗?那么我来。”

说着,顾寒城直接将向晚晚扯进电梯,在电梯门还没有关上的那一刻,他已经将她按在电梯墙壁上。

向晚晚看着按着她的男人,脸色僵硬住了。

她挣扎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办法推开眼前的男人,顿时有些恐慌,道:“顾总,你是疯了吗?”

“向晚晚,本来我不想碰你,但是……”

看着她和顾寒江暧日末的样子,他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些怒火。

他在想,如果对方不是他亲弟弟的话他肯能会控制不住地弄死顾寒江!

他觉得,他肯能就是疯了,有些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住他自已,比如现在。

他想要狠狠地教训这个女人。

什么理智,这一刻都彻底消失……

“你放开我!”

看见顾寒城眼眸里寒光诡谲,第一次,向晚晚惊慌地心跳加速。

眼前的男人散发着危险的信号,她想要逃!

可是偏偏她的肩膀被人死死按住,无处可逃。

“向晚晚,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是她先招惹他,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自制。

顾寒城下巴抬起向晚晚的下巴,低头就要吻下去。

向晚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看着近在咫尺脸,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在顾寒城的脸上。

啪的一声。

在安静的电梯里,响亮的很。

这一巴掌把顾寒城打懵了,却让向晚晚心里疙瘩一声。

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寒城的脸,又看看自已的手……

这是她第一次打顾寒城,就连五年前顾寒城伤她这么深,她都没有打他。

而这一次,就因为他的靠近……

“向晚晚。”

顾寒城被打的微微偏过头,目光骤然间森冷阴暗下来,就如同那乌云密布的天空,随时可能暴雨倾盆地洗刷一切。

周身冷的让向晚晚如坠冰窟。

这一刻,向晚晚有些后悔抽他一巴掌。

她张嘴,有些惊慌,道:“顾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已逼迫我,我……”

“你是第一个打我的人。”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眼神犀利深沉,道:“你说,我该怎么对你?”

“顾总,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向晚晚看着脸色森冷的男人,觉得自已就像面对着一头危险可的狼,稍微不小心,这头狼就会把她吃了。

她捏紧衣服抿着唇,道:“如果顾总生气,你可以打回我,我绝对没有任何怨言!”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一脸认真认错的样子,本来心里恨不得将她撕碎的想法,在这一刻,突然间莫名其妙地弱了几分。

盯着她闪亮有些惊恐的眸子,他突然有些兴奋。

“顾总……”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盯着她不说话,心里有些发毛。

又是这种眼神,犀利地好像要将她看穿……

“我不打女人。”顾寒城声音嘶哑,道,“你可以用另一种方法道歉,就是……”

后面的话顾寒城没有说完,只是低头靠近……

炙热地呼吸撒在向晚晚的脸上,她又想要甩他一巴掌。

但是这一次,她用力克制住了!

她本能地躲过他的气息,正要说什么。

突然间,叮咚……

电梯门开了。

顾寒城从她身前离开,看了一眼电梯门,直接拉着她出去。

向晚晚马上抓住电梯门,脸色有些苍白,道:“顾总,我是刘阳的女朋友,不能背叛他。”

我和这么老的男人在一起过,你不介意吗?不恶心吗?

顾寒城拉着向晚晚的手一顿,随后盯着她,声音阴鸷,道:“从今以后,你不是刘阳的女朋友。”

“你什么意思?”

向晚晚瞪大眸子。

“我需要一个女人。”

一个可以让他有渴望的女人。

可以告诉他,他拥有正常男人反应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让我做你的女人吗?”

向晚晚心里鄙视,眼里一片平静道:“我不行,一,我很爱刘阳,二,我不和上司搞什么的,我说过了。”

“呵!”

顾寒城冷笑一声,道:“不想刘阳家人知道你的存在,就乖乖和他分手,至于二,只是地下女人,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向晚晚脸色一白,心里忍不住“擦”了一声,有些火。

他这是威胁,偏偏,她还真的不能让舅舅家人知道她的存在。

不然,她的身份就是曝光了。

顾寒城见向晚晚脸色苍白,心里又是冷冽几分。

刘阳有什么好,这个女人这么在乎。

“顾总,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考虑一下?”

既然不能马上拒绝,只能拖延一些时间。

顾寒城向来都是行事果断的人,觉得他说的她就应该立刻做,所以,他毫不犹豫拒绝道:“不行,现在就和刘阳说清楚。”

向晚晚脸色一变,随后抿唇道:“我手机没电了!”

“用我手机。”

说着,顾寒城将手机给向晚晚。

向晚晚:“……”

顾寒城真是神经病。

偏偏,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拿过手机,忐忑地拨打刘阳的手机号码。

她舅舅肯定觉得她有病吧,打电话和他分手。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熟练的拨打号码,眼眸又是暗了几分。

这个女人对刘阳到底多上心?

“你好。”

手机通的那一刻,耳边就传来了刘阳的声音。

向晚晚马上出声,道:“刘阳,是我,晚晚,我今天打电话给你,就是和你说,我们分手吧。”

说完,向晚晚瞬间挂了手机,看着顾寒城,道:“可以了吗?”

顾寒城拿过自已的手机,面无表情问:“今晚开始,到骊山别墅住。”

向晚晚瞳孔一缩,随后有些咬唇道:“我现在住的挺好的。”

“怎么?住在原来的地方,想和刘阳继续见面?”

顾寒城微冷地看了一眼向晚晚,警告道:“以后不许见刘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