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顾总,有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间里。

向晚晚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五光十色,静静地等着顾寒城。

不久后,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向晚晚转过头,就看见顾寒城手中拿着她的衣服。

向晚晚微微一笑,道:“麻烦顾总了。”

顾寒城看着灯火下耀耀生辉的眸子,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女人看着他笑。

以前,每次他下班回家,那个女人都会弯着眸子看着他,好像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

只是那时候,他对她冷若冰霜……

“顾总。”

向晚晚接过顾寒城的衣服,却发现顾寒城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不由得心里有些忐忑。

她怎么觉得顾寒城的眼神,好像带着锋芒……

“嗯。”

顾寒城收敛内心的翻滚,脸上没有任何异样,松开了手。

看着只是松手,却没有离开的男人,向晚晚张嘴道:“顾总,我需要换衣服,能麻烦你,出去一下吗?”

顾寒城深深地看了一眼向晚晚,没有出声,转身跨步出了房门。

他靠在墙上,拿出烟点燃。

烟雾萦绕,目光漆黑暗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伯父,你在这里呀!爸爸找你呢!”

这个时候,顾壮壮看见顾寒城站在门外抽烟,眨眼道:“爸爸在书房。”

“嗯。”

顾寒城灭了烟,然后往书房去。

顾寒城刚刚和顾壮壮离开不久,韩倩倩就进来了。

巧的是她刚刚上楼,向晚晚也换好衣服开门出来。

就这样,向晚晚和韩倩倩撞在一起。

“向晚晚!”

韩倩倩看见向晚晚的那一刻,一双眸子带着怒火,随后质问:“你和寒城哥在房间里做什么了?”

向晚晚听着韩倩倩质问,挑了挑眉头,看来那个女人是向韩倩倩通风报信了,想此,她勾唇,道:“能做什么?孤男寡女的,自然是,做可以做的事情呀!”

她可以向任何人解释误会,可是在韩倩倩面前她不想解释,只是继续气死起这个女人。

果然,韩倩倩怒火燃烧,抬手就一巴掌甩向向晚晚,咬牙切齿,道:“不要脸的贱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这一巴掌还没有落在向晚晚脸上,就被向晚晚抓住了。

向晚晚嗤笑,道:“韩小姐,打人可是不对的。”

“你这个……”

韩倩倩正要骂向晚晚,可是看见从书房出来的顾寒城,她眼眸一暗。

随后猛地往后倒,嘴里尖叫起来。

向晚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韩倩倩从她手中抽出了自已的手,下一秒,她就听见噔噔噔的声音。

韩倩倩竟然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向晚晚愣住了。

“倩倩。”

顾寒城看见韩倩倩从楼上滚下去,声音带着几分着急。

随后,他直接从向晚晚身边擦身而过,下楼抱起韩倩倩,眼里带着几分紧张道:“伤到哪里了?”

“寒城哥,我,好痛,我全身好痛,我是不是要瘫痪了。”

韩倩倩脸色苍白,眼里的泪水哗啦啦地留下来。

“不会的。”

顾寒城安慰,然后扫了一眼向晚晚,眼神有些深沉。

向晚晚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握紧双手,道:“顾总,不是我,我……”

“向总监,我知道你一向看不起我,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对我下狠手呀,我知道我工作能力差,可是我真的在努力了。”

韩倩倩打断向晚晚的话,委屈地梨花带雨。

“向晚晚,这件事,晚点再找你算账。”

顾寒城有些薄凉的看了一眼向晚晚,随后抱着韩倩倩离开别墅。

他走的很急,好像,真的很担心……

看着这一幕,向晚晚忍不住心里嘲讽。

无论过去多久,顾寒城还是只相信韩倩倩,而不相信其他人!

因为韩倩倩的一句话,再次判她死刑。

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这一刻,她觉得她的心更冷了,连之前对顾寒城为她挡下刀叉的好感,也瞬间消失殆尽。

“向小姐,我觉得,你可能要凉了。”

顾寒江看着站在楼梯口,叹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哥很在乎韩倩倩,谁敢伤韩倩倩一根汗毛,绝对不会放过对方,你,竟然推了韩倩倩,我觉得,你还是赶紧逃命吧!”

“我为什么要逃命?我又没推她。”

向晚晚咬唇,坚定道:“是韩小姐自已掉下去的。”

“我哥会信吗?”

顾寒江耸肩问。

向晚晚沉默了。

顾寒城会信吗?肯定不会。

因为韩倩倩说什么就是什么。

“晚晚阿姨,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韩倩倩肯定不是你推的,我相信你!”

顾壮壮这个时候也站在向晚晚旁边,伸出手拉了拉她的小手,道:“你放心,我会帮你向伯父说好话的,伯父肯定不会为难你。”

“谢谢你,壮壮。”

想不到最后相信她的竟然是两面之缘的小孩。

“我哥要是真的把你怎么样,你,可以找我,虽然我不能改变我哥的决定,但是,多少能够帮你减轻惩罚。”

顾寒江看着向晚晚,认真道。

“嗯,谢谢。”

向晚晚依旧微笑,随后看了一眼时间,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向晚晚没有回骊山别墅,而是回了碧园小区。

她只想抱着希希一起睡觉,似乎这样,她才能感觉到,她还是幸福的。

“妈咪,你怎么回来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向希希,感觉到有人抱他,微微地睁开眸子,看见向晚晚后,有些没有睡醒的嘀咕起来。

“想你了。”

向晚晚抱紧向希希,笑着道:“所以回来看你了,快睡吧,很晚了。”

向希希很困,就没有多想,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向晚晚抱着孩子,困意来袭,正要睡着的时候,突然间,手机响了。

向晚晚马上拿过手机调成静音,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备注,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拿着手机出了房间,在客厅里接通。

“你去哪了?”

耳边传来顾寒城幽沉的声音,似乎还有些不悦。

向晚晚以为顾寒城是兴师问罪的,看了一眼房间,压低声音道:“顾总,今晚的事情,能不能明早向你解释,现在很晚了,该睡了。”

“我在骊山别墅,只等你半个小时后,不然,后果自负。”

嘟嘟嘟。

向晚晚还没有回答,手机就被挂断了。

向晚晚看着呗挂断的手机,嘴角微抽,嘀咕道:“有病呀。”

但是考虑到顾寒城现在是她上司,她不得不听命令,只好有些生气地往骊山别墅去。

她怕,她要是不去,顾寒城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