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她真的完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闻着他身上传来的熟悉的气息,有些愣。

但是很快她就回神过来,伸出手推开顾寒城,随便拿过一边的衣服,道:“不用了,我就穿这套。”

拿过衣服的向晚晚顿时一脸懵逼。

她拿的是顾寒城的寸衫……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手中的寸衫,想着向晚晚穿上他寸衫的画面,眼眸瞬间更加诡谲黑暗了,就连喉结忍不住滚动。

他觉得,更热了。

似乎,还有点期待……

“向晚晚,你这算是诱或我吗?”

“不,不,不是的。”

向晚晚马上摇头解释,道:“我拿错了,我,我是要拿我的衣服。”

说着,向晚晚身子往旁边去,想要拿过之前放在床头的睡衣,只是,她还没有碰到她的睡衣,她的手就被顾寒城抓住了。

她看着抓着她手腕的顾寒城,说着手往他脸上道:“顾总,你……”

“我允许你穿我寸衫。”

顾寒城,脸色平静,眼眸却带着一种看不透的黑。

向晚晚吓得手一颤,努力挤出微笑,挣扎,道:“你真误会了,我没想穿你的,我就想拿我衣服就出去……”

“向晚晚,太迟了。”

撩了他,又想全身而退?

可能吗?

何况,他真的想证实一下,他是不是可以和女人……

“顾总!”

向晚晚看着俯身而来要吻她的男人,吓得尖叫起来,随后就开始手脚乱挥。

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掉到地上。

“照片?”

顾寒城看着落在地上盖住的相框,有些蹙眉。

如果他没有看错,这相框是向晚晚刚刚挣扎的时候从身上掉下去的。

这么护着,谁的照片?刘阳?

就在顾寒城松开向晚晚伸出手去捡相框的时候,一只小手比他还快。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向晚晚已经拿起照片扔出窗外。

看着飞出去的相框,向晚晚心里千斤重的石头落下了。

还好刚刚相框正面向下,并没有露出照片是谁。

不然她就真的完蛋了。

“向晚晚。”

顾寒城看着一气呵成的向晚晚,眼眸漆黑锐利道:“是谁的照片?还不能让人看。”

“有吗?没有什么见不得人呀。”

向晚晚脸不红心不跳,道:“我就是想扔到床上。谁知道用力过度,扔出窗外了!”

“呵。”顾寒城微凉一笑,问,“是刘阳的?”

向晚晚抿唇,没有回答。

就让他以为是刘阳的好了。

“放不下刘阳?”

顾寒城盯着沉默的女人,心里莫名其妙地有股阴冷的火,想要将她扯过来,教训一番。

而他也这么做。

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声音阴冷,道:“这么念着他,还真是够贱。”

“够了。”

向晚晚一把推开顾寒城,道:“我已经和他分手,念着又怎么了?你只是上司,没有权利过问我的私生活,说实话,我真的是受够了,真没有遇见像你这样的上司,管着下属!”

“向晚晚,这才是你的本性,倔强不服输,性格火暴。”

顾寒城看着骨子里火暴的女人,低沉道:“平时的温柔都是装的。”

“对,顾总说什么都是对。”

她性格确实是挺暴躁的,但是因为爱顾寒城呀,爱的太深,所以隐藏着己本性,一直做一个温柔体贴的妻子,可是顾寒城这个渣渣,负了她!

后来,离开他后,她又恢复本性了,只是再次回到顾寒城身边,她依旧克制自已的火暴,尽量做个尽责的下属。

偏偏顾寒城一次次调戏她,她都要受不了!

她不想他靠近,如果不是为了给母亲一个公道,只想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我喜欢你温柔点。”

顾寒城盯着她,“和她很像。”

向晚晚心里一沉,看了一眼顾寒城,见他眼神黝黑的像个黑瞳洞,好像要将她吸进去,顿时又有些慌的移开目光道:“顾总总说我像她,可是我不是她!也不愿意做她的替身,还请顾总以后不要这样了,不然,我很难自处。”

顾寒城正要继续逼近向晚晚,告诉她,像她的女人,他都不会放过。

可是他刚刚走了一步,床头柜的手机就响了。

顾寒城看了一眼,是韩倩倩,马上接通。

“寒城哥,你回来没有?我,我一个人在医院有点怕。”

耳边传来韩倩倩委屈害怕虚弱的声音。

顾寒城皱了一下眉头,道:“回医院路上,马上到。”

随后挂了手机,看着向晚晚,警告道:“向晚晚,下不为例,下次,你再念着刘阳,我不介意刘阳破产,他一无所有,你该不会再念着了。”

向晚晚倒抽一口气,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寒城,眼里有些惊悚。

而顾寒城没有理会向晚晚震惊的眼神,直接进浴室换衣服,然后出门。

出门前,他又站定道:“向晚晚,做我的女人,比做刘阳的女人要强,考虑一下。”

“有病。”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离开后,才忍不住骂出声。

然后整个人倒在床上,脑袋一片混乱。

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受她的控制偏离轨道了。

她以为整容回来,用另一重身份进帝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主意,和顾寒城也不会有很多交集。

等她收集好证据后,就离开帝国……

可是现在,她总觉得顾寒城的眼光盯着她,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暗地里查事情。

总担心她的身份会暴露。

“唉,到底该怎么办?”

向晚晚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最后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医院。

顾寒城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韩倩倩用被子捂着头,似乎真的很害怕。

自从医院里韩山韩倩倩面前死去后,韩倩倩对医院都有了恐惧症,每次生病都不愿意来医院,都是要他陪着。

韩山是为了救他而死,所以为了报答韩山,他对韩倩倩向来有求必应。

想这次住院,她说每天除了工作时间,都得来医院陪她。

他应下了。

顾寒城上前拉开韩倩倩被子,压低声音,道:“我回来了。”

韩倩倩听见顾寒城的声音,顿时委屈地哭起来,道:“寒城哥,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都要吓坏了!”

“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顾寒城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打开手提电脑,一边工作,一边陪着韩倩倩。

韩倩倩看着忙碌的男人,又看着自已旁边的椅子,他多希望顾寒城是坐在旁边椅子上守着她,拉着她的手。

但是,他看起来,很忙……

而且,他冷着脸的样子,让她有些退缩……

可是,如果放弃这次机会,她很难找机会和他亲密了。

想此,韩倩倩抿了一下红唇,有些害怕虚弱,道:“寒城哥,你能不能陪我说说话,我,睡不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