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这个男人很危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她的手要抱住顾寒城的时候,沙发上坐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猛地推开她,眼眸阴森可怕,道:“滚!”

程启看着浑身冰凉的男人,知道他可能生气了,马上拉过安丽丽,道:“丽丽,你先走吧。”

“程少,顾总,他这是怎么了?”

安丽丽看着前面还好好的顾寒城,突然变得阴鸷冰冷,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程启有些叹气,道:“顾总不喜欢人碰,我以为他的病好了,得了,现在,病还是没有,这不是你的错,是顾总自已有毛病,你也别难过,先回去吧!”

安丽丽本来心里还有些难过,可是听见程启的话,突然眼眸一亮。

顾总这是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吗?

难怪韩倩倩说顾寒城从来没有对她跨出那条线,她还不信,毕竟韩倩倩时刻都想成为顾寒城的女人,天天住在一起,肯定会有得逞的时候。

一开始她还担心顾寒城会被韩倩倩拿下,现在看来,她不用担心了。

顾寒城不喜欢人碰,她没有机会,其它女人同样没有机会。

她觉得,她可以放心地利用韩倩倩驱赶那些别走用心的女人。

“程少,那顾总的病什么时候会好?”

安丽丽咬唇问。

程启摇头,道:“不知道,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你赶紧走吧,不然顾总生气,我可保不住你。”

“好,那我先回去了。”

安丽丽深深地看了一眼顾寒城,然后转身离开。

安丽丽一走,程启就坐在顾寒城对面,盯着他打量,道:“顾总,这就是你说的病好了?”

顾寒城伸出手揉了一下内心,声音有些嘶哑低沉,道:“我面对她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是有反应。”

“她?是谁?”

程启惊讶,道:“韩倩倩吗?”

“不是。”

顾寒城纠正,道:“我的下属。”

“哈?”程启惊呆,道,“办公室恋情?你秘书?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才有感觉?”

“程启,你给我正经点,我是看病,不是和你开玩笑。”

顾寒城沉脸,有些不悦。

程启马上收起玩味的神情,认真道:“你能具体跟我说说吗?是只对她一个员工有反应,还是对其它女员工也有?”

“只有她。”

想起向晚晚,顾寒城本能地又觉得呼吸有些热,好像有团火再烧,热的他忍不住扯了一下领带。

程启看着顾寒城的举动,眉头微皱,道:“你现在想着她都有反应?”

顾寒城扯着领带的手一顿,随后幽暗着脸点头。

“顾总,你对她一见钟情吗?”

程启问。

“不可能。”

顾寒城毫不犹豫反驳,道:“我不会爱任何人。”

程启:“……”

不爱就不爱,这么大反应做什么?

不过能让顾寒城有反应的女人,是不是有可能治愈顾寒城?

以前好像也有这么一个病例,他记得也是有个不行的男人,后来遇到了一个可以让他有反应的女人,他们睡了之后,男的就正常了,遇见别的女人都可以有反应了。

想此,程启认真,道:“顾总,我觉得你有救了!”

“嗯?”

顾寒城眯眼。

“说不定那个女人可以把你变得正常,我以前有个病人就是这样的,他睡了能让他有反应的女人,之后,病就好了。”

程启解释。

顾寒城沉默了。

睡了向晚晚?向晚晚愿意?

“顾总,你觉得我提议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程启看着沉默的男人,高兴问。

“我会考虑。”

顾寒城拿起桌面上的酒喝了几口,随后站起来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

“不是顾总,喝酒了不能开车。”

程启提醒。

“嗯。”

顾寒城点头。

出门后,他没有开车,而是拦车回去。

他本来想去医院看一下韩倩倩,下车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根本没有现金。

“先生,你不会是想坐霸王车吧?”

司机有些不满起来。

这人看起来人模人的,不会装有钱吧!

顾寒城看了一眼医院,最后道:“去骊山别墅。”

向晚晚刚刚洗完澡吹干头发,打算睡觉。

猛然间,她的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是顾寒城,顿时翻白眼,随后接通,语气平静,道:“顾总,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拿钱出来。”

顾寒城冷冷地说了四个字。

随后挂断。

向晚晚看着嘟嘟嘟响的手机,一脸懵逼。

随后想着顾寒城说的话,拿钱出去?

什么意思?

他不会三更半夜特地跑她这里来借钱吧?

她很穷的,包里只有几百块现金。

她一头雾水,却还是从包包里抽出几百块钱,然后出门。

远远的,她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别墅门口,而顾寒城靠在车子边,旁边还站着知道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左顾右盼,似乎在警惕什么。

向晚晚出现的那一刻,司机就松了一口气,随后问:“是她吗?”

顾寒城眯眼眸子,盯着穿着短袖连衣裙睡衣就出门的向晚晚,眼眸漆黑,声音嘶哑的嗯了一声。

向晚晚上前站在顾寒城面前,似乎没有注意到顾寒城的变化,有些疑惑问:“顾总,我只有几百块钱,够吗?”

“够了,够了,只要两百。”

司机替顾寒城回答,随后又解释道:“他坐车没给钱。”

向晚晚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寒城,随后又忍不住发笑道:“我要是在网络上八卦这件事情,顾总,你是不是要被人笑死?”

“笑我三更半夜来找你?嗯?”顾寒城挑眉。

向晚晚的笑容骤然消失。

如果别人知道顾寒城三更半夜来找她,怕是会误会吧。

“那个,钱我拿到不,就不烦扰了。”

司机拿到钱后,马上开车离开。

而向晚晚抿唇,转移话题道:“顾总,你的车呢?”

“没开。”

顾寒城的目光落在向晚晚的胳膊上,纤细嫩白,让人忍不住想要抓。

想着以前他碰到的肌肤,滑嫩如同鸡蛋,一时间,他滚动了一下喉结,有些发热,道:“谁让你穿成这样出门的?不知道很危险吗?”

向晚晚低头看了一下自已的衣服,纯棉的短袖连衣裙,到膝盖哪里一点点,就像休闲连衣裙一样,什么也没露?

哪里危险了?

“回去。”

顾寒城沉了一下眸子,随后直接跨步往前面走。

他怕他会控制不住对她……

真是该死!

向晚晚看着莫名其妙的顾寒城,有些愣,过了好几秒,她才猛地追上去,道:“顾总,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你不是应该叫车离开吗?”

“今晚住这里。”

顾寒城声音有些低沉嘶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