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来袭:爹地请留步向晚晚顾寒城 > 第46章 向晚晚,这是你自找的

我的书架

第46章 向晚晚,这是你自找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却又不服输地盯着眼前的顾寒城,道:“顾总,我真不明白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还是说,你真的喜欢上我了?所以容不得我和别的男人亲近?”

顾寒城紧了一下向晚晚的下巴,下一秒,甩开她的下巴,声音微冷,道:“自以为是。”

他不喜欢她,只是只有她能让他有反应,他只想利用她恢复病情而已。

“既然不喜欢,还请顾总以后不要再管那么多了”

向晚晚冷哼,随后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有些心疼。

这么好的手机就这么被摔了,简直可恶。

顾寒城盯着向晚晚心疼的模样,眼眸有些阴沉道:“向晚晚,你不想我管你吗?可以,现在陪我一次,以后,我们只是上下属关系。”

“你还真是,执着。”

这个男人,一开始就想睡她,至今也是。

真是莫名其妙。

以前的顾寒城从来不这样。

“怎么?不愿意?”

顾寒城看着沉默的女人,目光微暗,声音低沉。

当然不愿意呀!

向晚晚正要拒绝,可是突然间,看到不远处有人拿着摄像机偷拍,她抿了一下红唇,微笑,道:“愿意,当然愿意,只要顾总说到做到就好。”

顾寒城看着笑得妖艳明媚的女人,眼眸又是沉了几分,“既然如此,走吧!”

“等等。”

向晚晚从包包里拿出香水喷了一下,然后笑眯眯,道:“这香水挺好闻的,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不喜欢这个香水,选鼎盛的。”

喷完香水的向晚晚,直接上前扣着顾寒城的胳膊,一脸娇媚,道:“顾总,我们走吧!”

看着向晚晚主动的模样,顾寒城眼眸幽暗。

他对她的靠近,依旧没有任何抵触,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蔓延……

到了酒店门口,向晚晚依旧亲密地搂着顾寒城进去,要了一个最好的套房,然后进电梯。

不过进电梯后,向晚晚就松开了顾寒城,站在一旁,有些疏离道:“顾总,要不,我们下次吗?”

顾寒城看着恨不得远离他越远越好的向晚晚,眼眸瞬间漆黑幽暗起来,“后悔了?”

向晚晚看着危险的男人,吞咽了一下口水,咬唇,道:“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样?”

“呵!”

顾寒城冷笑一声,随后上前逼近向晚晚,直接将她落在角落里,两只手撑在的头两边,盯着她,目光深邃幽暗,道:“太迟了。”

“顾总,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突然觉得,我是配不上你的,毕竟,我是一个三儿呀,有些脏。”

为了不被顾寒城祸害,向晚晚不得不违心骂起来。

心里对自已更是心疼不已呀!

“你确实脏。”

顾寒城面无表情盯着她,好像说的是事实。

向晚晚心里抽痛了一下,原来,在他心里,她是这样的。

“既然我脏,顾总就应该厌恶我才是,为何天天想着想要睡……我?”

“因为……”

只有你才能让我有反应。

后面的话,顾寒城没有说完,电梯就开门了。

他一把掐住向晚晚的手腕就往套房去。

向晚晚马上挣扎起来,道:“顾总,你嫌弃我脏,还请你放了我,我就不恶心你了。”

顾寒城没有机会向晚晚的挣扎,只是拉着她进了套房,关上门。

下一秒,就将她抵在门上,声音嘶哑低沉,道:“闭嘴。”

“顾总,我配不上你,如果你真想要,你可以找韩小姐,实在不行,我从新给你找个更适合的也行,你……?”

向晚晚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间,她的嘴唇一痛。

她瞪大眸子看着咬了她一口的顾寒城,脸色通红,道:“你,你……怎么可以咬我?”

“啰嗦。”

顾寒城舔了一下红唇,喉结滚动。

他以为他会嫌弃,可是,刚刚那一口,让他的血液更加混乱了……

好像隐藏在灵魂深处的东西,全部被勾出来……

脑海里有个可怕的生意,不停地蛊惑他,要了……她!

“你……”

混蛋!

向晚晚捂着自已的嘴巴,忍不住心里大骂。

嘴巴怕是要出血了,好疼。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此刻的模样,浑身火猛地燃烧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握紧手,直接转身拿过桌面上的一瓶矿泉水扭开,随后猛喝几口,对站在门边的女人,命令:“去洗澡。”

想到这个女人不再清白,他心里就窝火。

有些嫌弃,有些恨……

可偏偏,想要她的想法占据了一切!

向晚晚突然让她洗澡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后抿唇,有些暗神。

他还是嫌弃她的。

可是,为何不放过她?

不过不管如何,逃不掉的话,躲进浴室是最安全的。

向晚晚毫不犹豫地跑进浴室,然后锁上门。

不过她没有洗澡,而是坐在马桶里发呆……

顾寒城看着进去几分钟还没有动静的女人,皱了一下眉头,道:“你在里面做什么?”

向晚晚听见顾寒城的声音,用手撑着下巴,不回答。

几分钟后,她就听见门被敲响。

“向晚晚?”

向晚晚看着门上的身影,抿唇,依旧不回答。

大概又是几分钟过去。

她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瞬间,她脸色白了一下,想也不想,整个人从马桶上下来,直接身子靠在门上挡住,道:“你干嘛?”

“没死?”

门外开锁的顾寒城顿了一下,随后低沉道:“出来。”

“我,还没有洗澡,我刚刚在上厕所呢!”

向晚晚找了一个借口。

这个男人竟然有钥匙,真是失策。

看来,浴室是不能保命了。

外面的顾寒城听后,拔出钥匙,脸色深沉,道:“十分钟,你只有十分钟。”

向晚晚:“……”

十分钟就十分钟吧!

向晚晚确定顾寒城不会进来后,只能默默地开始洗澡。

十分钟后,向晚晚洗好了,拿过一旁的浴袍披上。

她刚刚系好腰带,咔嚓一声,门开了。

向晚晚拿着腰带的手一顿,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进的顾寒城,道:“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十分钟过去了。”

顾寒城扫了一眼向晚晚,看着她头发湿漉漉还滴着水的模样,他忍不住暗了眸子。

特别是目光落在她因为洗澡过后而有些发红的肌肤,更是口干舌燥起来……

抓着门柄的手,也忍不住用力。

向晚晚,比他想像中的还要让他忘乎所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