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顾总,我错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寒城!你住脚,这一切不关他的事,是我,是我做的,都是我!”

这一刻,向晚晚忍不住怒叫出来。

叫完之后,她就有些后悔了。

完了,完了。

顾寒城会杀了她吧。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停住脚,回头盯着她,一双眸子如同野兽般,阴暗狰狞。

好像下一秒,就可能冲到她面前咬断她的脖子。

她,忍不住抖索了一下,却鼓起勇气,握紧手,看着顾寒城,道:“顾总,放了他吧!”

“向晚晚,你刚刚说什么?”

顾寒城看着她,声音诡异。

“放了他吧?”

向晚晚抿唇回答。

“不是,再上一句。”

顾寒城冷眼。

“顾总?”

向晚晚想了一会儿,疑惑问。

“再上一句。”

“是我做的!都是我?”

向晚晚吞咽了一下口水,重新说了一边,随后咬唇,道:“顾总,对不起,我一时糊涂,才……”

“你是说,是你让这个男人玷污倩倩的?”

顾寒城逼近向晚晚,声音如同镰刀一般锋利,好像下一秒,就能够夺走她的性命。

她有些惊恐地握紧双手,然后闭上眸子点头,道:“是,是我!”

“向晚晚!”

顾寒城阴鸷地叫了一声,随后抬起手就要往向晚晚打去。

向晚晚眯眼看了一眼,没有躲,而是逼着眼睛,打算承受顾寒城这一把掌。

可是几分钟过去了,那一巴掌始终都没有下来,向晚晚忍不住睁开眼睛。

看着在她眼前停住的巴掌,咬了一下红唇,道:“为什么不打!”

顾寒城盯着她,浑身冰冷,他想打,可是看着她的五官,他竟然一时间下不了手。

明明,他应该狠狠地惩罚这个女人才是,倩倩,有些下不去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床上的韩倩倩翻了一个身。

随后碰的一声,整个人从床上掉下去。

也在这一刻,醉酒的韩倩倩痛的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

她揉着自已的头,嘀咕道:“我这是在哪里?”

“倩倩,你怎么样?”顾寒城看见韩倩倩从床上掉下来,马上跨步上前,然后扶起地上的韩倩倩。

韩倩倩看见顾寒城的那一刻,有些惊讶道:“寒城哥,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在和同事喝酒吗?”

“你喝醉了。”

顾寒城看了一眼地上的小白,最终没有将刚刚的事情告诉韩倩倩,而是对韩倩倩道:“喔送你回去。”

说完,就扶着韩倩倩起来,在路过向晚晚的时候,顾寒城声音寒冷道:“回骊山别墅等我。”

向晚晚握紧了手,最终没有反驳。

这一次,确实是她冲动了。

她不该用这种方法报复韩倩倩,这样的自已,和韩倩倩那种毒妇没有任何区别。

她不希望自已是这种让人厌恶的存在。

向晚晚看着地上的小白,上前拿出小白的手机,叫了救护车,然后送小白去了医院。

知道小白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后,向晚晚才打车回了骊山别墅。

她不知道顾寒城回来后,她会面临什么惩罚,但是不管是什么,她都会解释清楚,也会认错。

......

别墅。

顾寒城将韩倩倩扶到床上躺下后,就打算离开。

韩倩倩拉住他的胳膊,有些委屈道:“寒城哥这个是要去找向总监吗?”

“嗯。

顾寒城点头道:”有些事情要问清楚。”

“什么事情?”

韩倩倩有些咬唇,眼里因为醉酒,带着几分迷茫湿润,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顾寒城沉了一下眸子道:“你喝醉后的事情,你和房间里的那个男人,你们差点.....不过还好,我来的及时,你们并没发生什么。”

“你是说小白?”韩倩倩有些震惊,随后抿唇道:“这和向总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向总计那故意灌醉喔,然后让小白玷污我吗?向总监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待,今晚,你好好休息。”

说完,顾寒城从韩倩倩手里抽出自已的手臂。

韩倩倩有些不满地咬唇问:“我能和你一起去吗?我想问向总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喝醉了,应该好好休息,明日,我会让向总监给你一个交待。”

说完,顾寒城不等韩倩倩回应,直接转身离开房间。

韩倩倩很想随着顾寒城一起去质问向晚晚,可是现在,她有些头晕,确实也是没有多少精力。

看来只能明天再好好教训向晚晚了,有看这个借口,她再过分,顾寒城应该也不会说什么吗?

想想,她就有些兴奋。

骊山别墅。

顾寒城走进别墅的时候,客厅里并没有向晚晚的身影。

他扯开脖子上的领带,然后跨步往楼上的房间去。

刚刚推开房门,就看见从浴室里出来向晚晚,向晚晚身上穿着短袖睡衣,裙子到膝盖一下,并不暴露。

但是不知道为何,看着这女人,他本能地呼吸一变,周身有些热。

“你,来了?

向晚晚看见顾寒城,继续擦着头发,然后道:“有什么话等一下说吧,我擦干头发。”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的动作,紧了紧门炳,随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抽出一根烟点燃。

烟雾弥漫,目光幽深。

不知道想着什么,直到向晚晚坐在他的对面,咳嗽了几声,他才掐灭手中的烟,盯着向晚晚,眼神漆黑道:“说吧,为什么那么做?”

向晚晚没有想到顾寒城没有一见面就掐住她的脖子质问,而是平静地出声。

向晚晚沉思了片刻,随后道:“如果我说是韩小姐想先对我下手,我心意难平,所以,像哟啊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你信吗?”

“你说呢?”

顾寒城眯了一下眼睛,声音低沉。

向晚晚忍不住一笑,有些嘲讽自已道;:“是我太自以为是了,顾总怎么会相信我呢?自然是相信韩小姐的。”

看着向晚晚眼里的嘲讽,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有些烦躁,他忍不住又拿出一旁的烟,打算点燃。

向晚晚却出声阻止道:“别抽了,呛。”

顾寒城的手一顿,想起很久以前,也有那么一个女人说他吸烟不好,别抽那么多。

只是,她已经消失五年了。

顾寒城收回自已的手,靠在沙发上,眼神诡异地看着向晚晚道:“有时候,看见你,总会不经意间想起她。”

向晚晚脸色微微僵硬,随后装糊涂道:“一直不知道顾总说的她是谁?”

“前妻。”

顾寒城盯着她,眼神漆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