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你爱向晚晚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包厢外。

向晚晚站在顾寒城面前,脸色平静,微笑问:“顾总叫我出来要说什么话?”

顾寒城盯着向晚晚的五官,想要找出一点与那个女人相似的地方,可是看了那么久,依旧没有一处相似,除了那眼睛。

这个向晚晚明明与她不相似,可是一次又一次,他从向晚晚身上看到她的影子。

就连刚刚的歌声,让他响起了她。

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她?

他还想再确定一下。

“顾总,我脸上开花了,你这么盯着我?”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盯着她不出声,心里有些发毛。

却又不得不保持平静。

她怕顾寒城认出了她!

“那首歌......”

“那首歌是顾二少点的,我以前唱过几次,所以就唱了。”

向晚晚打断回答。

“是吗?”

顾寒城盯着向晚晚,想要看穿她。

可是眼前的向晚晚一脸平静,没有任何破绽。

过了好一会儿,顾寒城收回自已的目光,靠在墙上,一手插着口袋,声音微冷道:“以后不许再见寒江。”

向晚晚蹙眉,有些为难道:“可是壮壮和希希经常在一起,不见面怕是不行。”

“希希的事情,你可以来找我。”

顾寒城道。

向晚晚:“......”

其实她更想找顾寒江。

“希希现在住哪里?”

顾寒城瞄了一眼向晚晚,低沉问,“跟刘阳?”

“是。”

如果她否认,那就太假了。

而且顾寒城要是查起来,她就是骗他。

这个男人肯定会生气。

“所以,你背着我和刘阳联系是因为希希?”

顾寒城的声音冷了几分。

向晚晚抿唇,随后点头。

“呵。”

顾寒城眼眸眯了一下,锐利万分,过了几秒,才恢复冷淡道:“以后就让希希和你住骊山别墅。”

“啊?”

向晚晚惊叫一声,随后又有些为难道:“这不用了吧,刘阳,对希希挺好的。”

“向晚晚,我说了,我不许你和刘阳再有联系。”顾寒城沉脸,道“因为希希也不行,你不想见不到希希,就和希希住在一起。”

向晚晚咬了一下红唇,不知道怎么拒绝。

他这是告诉她,要是不把希希带到骊山别墅,那以后就不能见希希。

“自已考虑清楚,半个小时后来接你。”

顾寒城看了一眼向晚晚,随后打开包厢的门,对里面的程启道:“程启,走了。”

程启听见顾寒城的声音,马上站起来往顾寒城走去,然后一脸坏笑地看了一眼向晚晚,道:“说完了?”

顾寒城点头,面无表情地跨步离开。

程启马上跟上,道:“顾总,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女人?可以让你有反应的女人?”

顾寒城点头。

“眼光不错呀,这个向晚晚看起来长得不错,身材也好,比上次我给你找的安丽丽要有魅力多了。”

程启挑眉。

顾寒城没有回答,一双眸子有些漆黑。

向晚晚确实要比其他女人有魅力,可是,偏偏这么一个女人,却与那么多男人有染。

心里不嫌弃,那是假的。

“话说,你有没有搞定她?你那方面有没有好点?”

程启一边跟顾寒城进了旁边的包厢,一边唠叨问。

顾寒城脸色有些暗沉,道:“没有。”

“不是吧?这么久了,你都没有拿下?”

程启有些惊呼,叫顾寒城没有反应,更加确定自已猜测对了,顿时有些叹气,道:“顾总呀,你这病可是拖不得,你再不治疗,怕是一辈子都会不行,你说你长的帅,又有钱,这不行该让多少女人伤心……”

“闭嘴。”

顾寒城眼眸幽冷,“聒噪。”

程启看着有些不耐烦的顾寒城,摆手,道:“得,我说实话还不行,你都生气了。”

顾寒城进了包厢,直接坐在沙发上,拿起桌面上的酒喝了一口,声音有些嘶哑烦躁,道:“她和刘阳有个孩子。”

“你说的是希希吗?我刚刚看见那个孩子了。”

程启想了一下,随后,又问:“你说那是刘阳的孩子?你没开玩笑吧?那孩子明明长得更像你,说是你的,我信,这刘阳……这鼻子眼睛哪一处像了?”

“你也觉得希希像我?”

顾寒城抓住程启的话,蹙眉,眼神漆黑幽暗,道:“我第一眼,也觉得像,如果不是知道这几年没有和任何女人做过什么,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遗落的孩子。”

“你确定你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发生过什么吗?”

程启见顾寒城认真的模样,再次确定问。

“没有。”

就连他前妻,他都没有碰,何况是其他女人。

“这就怪了。”

程启想着向希希的五官,惊讶,道:“这世界真的没有血缘关系,还能长得那么像?”

“或许吧。”

顾寒城靠在沙发上,揉了一下内心。

想着向晚晚那些过完,心情就有些压抑。

一个别人碰过的女人,他实在没有兴趣。

可是偏偏身体又那么诚实……

“顾总,其实,你也不用管那个向晚晚怎么样,反正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一个晚上后,你正常了,这天底下那么多女人,有的是比向晚晚好的,所以呀,你就闭着眼睛把她给……懂吗?”

程启对着顾寒城挤眉弄眼。

顾寒城扫了一眼,面无表情地拿起桌面上的酒喝一口,道:“到时候再说。”

“我说顾总,你怎么就这么……算了,反正你都不着急,我着急什么?”

程启有些生气,随后坐在顾寒城旁边,一起拿酒喝起来。

“你说,向晚晚会是我前妻吗?”

顾寒城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想着刚刚听见的歌声,声音带着几分诡谲幽暗。

“噗!”

刚刚喝了一口酒的程启,忍不住喷了。

有些不敢怪异地看着顾寒城,道:“我记得你前妻不长这样吧?她只是和你前妻同名同姓而已……等等……同名同姓,生的孩子还和你那么像?难道……”

“我没有碰过她。”

顾寒城打断程启的猜测。

“你不是说你和向晚晚离婚是她打胎的时候,怎么……”

“那孩子不是我的。”

顾寒城说着这句话,森冷地咬碎牙齿。

时隔这么多年,每次想起这件事,都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顾总,你被戴绿帽了?这,怎么可能呀。”

程启瞪大眸子,不敢置信,“你前妻不是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吗?”

“爱?”

顾寒城阴鸷一笑,“爱还会这么爽快离婚,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她干嘛嫁给你?”

明明向晚晚就很喜欢顾寒城。

那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估计是顾寒城伤她太重了吧?

这个顾寒城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都觉得有点活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