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顾总,好可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总,这个更像向晚晚呀,要不就她吧?”

程启又点开一个头像道。

“不用了。”

顾寒城站起来,努力压制住印记的翻滚怒火,脸色好像暴风雨来临般平静,道:“我先回去。”

“这是怎么了?”

程启看着转身离开,浑身发寒的男人,有些二丈摸不着头脑。

他刚刚好像没有惹顾寒城生气吧?

顾寒城回到别墅后,没有直接进房间,而是坐在客厅里坐了一个晚上。

地上桌面上都是烟灰。

他抽了一个晚上的烟。

直到天亮后,向晚晚和向希希出来。

他才掐灭手中最后一支烟,抬眸看着楼上的向晚晚,眼神如墨般黑沉。

“起床了?”

向晚晚听着顾寒城嘶哑的声音,再看着他那黑沉的眼神,不知道为何,心里有种恐慌。

就好像她被海水包围一般,有些透不过气。

他明明脸色平静,可是,眼神却让她害怕。

“妈咪,你怎么了?”

向希希感觉到向晚晚的僵硬,有些奇怪。

向晚晚深呼一口气,微笑,道:“没事,时候不早了,我送你上学吧!”

也许,刚刚只是她的错觉,顾寒城,本来就是阴晴不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送你们。”

顾寒城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就拿着钥匙出门。

向希希看着一桌子的烟头,有些眨眼,道:“他是不是一个晚上没有睡觉,都在抽烟呀!妈咪,你看,都是烟头。”

向晚晚扫了一眼,心里更加莫名其妙地慌起来。

顾寒城,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抽烟?

一直到上车后,向晚晚都没有想明白。

一路上,顾寒城都没有出声,直接将向希希送到幼儿园门口。

向晚晚看我了向希希进学校后,气氛更加奇怪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总觉得顾寒城用后视镜盯着她看。

浑身都有些发麻。

最后,她忍不住道:“顾总,要不,我坐车回公司吧。”

说着,向晚晚就要开门下车。

可是下一秒,咔嚓一声。

车门锁住了。

向晚晚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顾寒城,道:“顾总,你,做什么?”

顾寒城没有回答向晚晚的话,而是直接踩下油门,车子猛地飞出去。

平静面孔,黑暗的眼神,越发的让向晚晚觉得不安。

“顾总,你带我去哪里?”

这好像不是去公司的路。

“顾总?”

向晚晚见顾寒城不理会她,再次叫了一声,最后,还伸出手拉扯了一下顾寒城的衣服道:“我和你说话呢!”

碰。

就在那一刻,顾寒城突然踩下刹车。

向晚晚整个人往前面倒,头更是狠狠地磕了一下。

她捂着头,皱着眉头,不悦道:“顾总,你疯了?这样会出事的!”

“向晚晚。”

顾寒城透过后视镜,盯着后座的女人,一寸寸地打量着她的五官,最后落在她的眼睛上道:“你整过容吗?”

轰!

向晚晚好像听见脑袋如烟花炸开一般,整个人,僵硬住了。

她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就连手,就忍不住地死死地扣着椅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努力挤出一丝丝微笑,问:“顾总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整过容有罪吗?”

“你只需要回答我,整过没有?”

顾寒城盯着镜子里的她,眼神越发漆黑幽冷。

向晚晚努力深呼吸,镇定道:“没有。”

“我最痛恨欺骗。”

顾寒城勾唇,阴冷,“都没有好下场。”

“我真没有。”

向晚晚咬唇,肯定道:“我天生丽质,根本不需要整容。”

她的心好慌,怎么办?

这个男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最好如此。”

不然,你会后悔!

顾寒城不再逼问向晚晚,继续开车。

向晚晚坐在后座,也不再说完,一颗心,七上八下。

真个人,脑袋蒙蒙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再停下来,顾寒城下车关上车门,随便锁上。

向晚晚抽了一下嘴角,放弃了要离开的打算。

几分钟后,顾寒城打开车门进来,将早餐送到她面前,道:“吃了。”

向晚晚看着眼前的早餐,愣住了。

他出去是给她买早餐?

向晚晚有些战战兢兢地接过顾寒城的早餐,眼里有些看不透他。

顾寒城没有回应向晚晚疑惑得眼神,直接踩下油门开车往公司去。

一路上,两人无话。

但是向晚晚总觉得顾寒城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看起来很平静,可是,却让她觉得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的宁静,似乎随时可能大雨倾盆,毁灭一切。

半个钟后。

向晚晚回到自已的办公室,看着桌面上的早餐发呆。

她刚刚打开看了一眼,发现,这袋子里装的是她喜欢吃的早餐。

这一切是巧合,还是……

想到顾寒城刚刚问的整容,她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有些烦躁。

但是,想到她整容的事情在回国之前依旧已经销毁了,觉得顾寒城不可能查出什么后,她才努力地平静心情继续工作。

此刻。

办公室里。

顾寒城坐在椅子上,盯着向晚晚简历上的照片,目光幽暗低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秦飞走进来,恭敬道:“顾总,你找我?”

“你去查一下所有整容机构,看看向晚晚有没有整容过。”

顾寒城捏着向晚晚的简历,声音低沉。

秦飞有些微愣,道:“顾总这是……”

嫌弃向晚晚整容了?

“你去查就是,任何机构,都不许放过。”

顾寒城冷冷打断。

秦飞点头,道:“我马上去查。”

几个小时后,秦飞重新敲开办公室的门。

然后拿着一叠打印出来的资料送到顾寒城桌面上,道:“顾总,这些都是叫向晚晚整容的资料,不过我看了一下,好像,没有向总监的,也许,向总监没有整容过?”

顾寒城拿过资料,一张张地认真看起来,看到最后一张,确实没有看见向晚晚的资料,不由得锐利地眯了一下眸子:“你确定将所有整容机构查了?没有任何遗落?”

“确定,我让公司的人入侵了所有整容机构发资料库,就连私人诊所都没有放过,查出来的资料只有这些。”

秦飞解释。

“国外的呢?”

顾寒城想了一下,声音低声问。

“国外的也查了一下,除了医美整容,其他也是查了,并没有向晚晚的资料。”

秦飞回答。

“医美整容,查一下。”

顾寒城将手中的资料放在桌面上,然后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桌面道:“医美整容的资料虽然很难弄到,不过,我相信你门的能力,我要看到医美整容的一切资料。”

秦飞深呼一口气,压制住心里奴段空恐慌道:“是,我马上去查。”

医美整容可是全世界最大最好,也是隐私保护最全的医院,要入侵医美整容,那真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

可是顾总都下令了,如果他说做不到,顾总可能会灭了他,所以,还是默默地去加班苦干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