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顾寒城要结婚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间里的床头开着一个小灯,昏暗的灯光,足够看清房间的四周。

包括睡在床上的向晚晚和向希希。

顾寒城站在向晚晚身边,看着熟睡的女人,眼神漆黑,不知道想着什么。,

床上的女人似乎做着什么梦,眉头紧皱,似乎带着惊恐压抑。

“不,不要!”

隐隐约约,他听见她哭腔绝望的声音。

“求你,不要这么对我!”

向晚晚不知道在梦里经历什么,眼角落下一滴泪。

顾寒城皱起眉头,然后伸出手接住,泪水落在他的手指上。

很热,滚烫的让他忍不住有些心莫名奇妙地有些烦躁。

“顾寒城。”

“???”

刚刚这个女人,是叫他了吗?

顾寒城低下头,想要听清楚向晚晚的话,可是,睡梦中的女人,没有再出声。

只是脸色发白,眼角还有泪水。

就连眉头都市仅仅地皱着,似乎子啊压制着什么。

看着难受的女人,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平向晚晚的眉头,低沉道:“向希希,你梦见了什么?”

梦里的向晚晚不会知道,顾寒城就在她身边,眼神幽暗诡谲地看着她。

而她,此刻深陷梦境不可自拔,经历着痛彻心扉。

六年前的一切,再她梦里重新上演,甚至亲眼看见了韩倩倩亲手将她的母亲推下楼。

而顾寒城就冷漠地站在一旁,看着韩倩倩亲手害死了她的母亲,无论她怎么尖叫求救,顾寒城就是不愿意帮她......

而是冷冰凉薄地看着她,似乎在告诉她,这一切都她和她母亲的报应。

“向晚晚,向晚晚?”

顾寒城看看这脸色越累越苍白,甚至带着冰凉的皮肤,心里有些慌。

他伸出手轻轻地推着向晚晚,想要将噩梦中的女人唤醒。

“向晚晚!”

睡梦中的向晚晚,蹲在天台痛彻心扉,恨不得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谁?是谁叫她?”

向晚晚慢慢地睁开眸子,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过了好久好久,她才慢慢地适应眼前的灯光,回神过来,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惊讶道:“顾总,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送壮壮回去了吗?”

“嗯。”顾寒城只是简单应了一声,没有过多解释,而是看着女人眼角的眼泪道:“你哭了。”

向晚晚愣了一下,随后伸出手擦了一下自已的眼睛,果然,眼睛里,有泪水。

她刚刚做梦,哭了?

想起刚刚做的梦,向晚晚有些恍惚。

至今想着梦里那双凉薄绝情的眼神,她的心还是刺痛无比。

如果六年,顾寒城真的亲眼看着韩倩倩将妈推下楼,她,应该怎么办?

应该怎么面对顾寒城?

继续恨他,报复他,还是,远远地离开?

“在想什么?”

顾寒城看着突然沉默带着哀伤绝望的女人,微微蹙眉。

不知道为何,看着现在的向晚晚,他又想起六年前,那个绝望的女人。

这种感觉,很像。

向晚晚擦干眼泪,努力保持心里的平静道:“没事,只是想着自已怎么好端端的哭了。”

“你不记得了?”

顾寒城盯着向晚晚,眼眸有些深邃,似乎要就向晚晚看透。

向晚晚镇定微笑道:“可能做噩梦了,只是不记得了?”

“你经常做噩梦?”

顾寒城本能问。

向晚晚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顾寒城会这么问,不过很快,就摇头道:“很久没有做了”

其实离开顾寒城的时候,她几乎每天做噩梦,每天都在梦里哭泣。

甚至想过哟啊割腕自杀,可是,肚子的孩子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再后来,她想着死去的母亲,她不能让她母亲不明不白的死,她要为母亲讨回公道。

所以,她振作了起来,每天努力学习,努力让自已强大.....

顾寒城看着明显对他冷淡的女人,有些几分不悦道:“我似乎听见你叫了我名字,难道噩梦与我有关?”

向晚晚身子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道:“可能吧,毕竟做你的总监,压力很大。”

顾寒城深深地看了一眼向晚晚,眼神怪异,明显是不相信向晚晚的话。

而向晚晚也不想再和他纠结这件事情,她怕忍不住露出一些破绽。

只好勾唇道:“顾总,时候不早了,你不回去休息吗?还是打算睡沙发?”

顾寒城正要回答不回去,谁知道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顾寒城看了一眼,是韩倩倩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他想了一下点开。

“寒城哥,你还没有回来吗?我,刚刚梦见我哥,我,好难过。”

手机里传来韩倩倩哭泣委屈的声音。

向晚晚忍不住冷冷地勾了一下唇角。’

这个韩倩倩还是一如既往地会演啊。

顾寒城想到今天是韩山的忌日,本来答应韩倩倩早点回去的,却没有想到食言了,顿时心里有几分内疚。

他刚刚竟然忘记了今天是韩山的忌日。

顾寒城对着手机打了几个字,随后看着向晚晚道:“我走了。”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头也不回的离开,忍不住嘲讽一笑,随后继续躺在床上。

整个人却没有了任何睡意。

脑海里都是刚刚的噩梦.....

向晚晚一晚上没有睡,第二天是盯着黑眼圈起床的。

她洗漱了一下后,就送向希希去上学。

向希希下车的时候,看着向晚晚的黑眼圈道:“妈咪,你最近真的很累吗?你看看,脸色都憔悴了,都有黑眼圈了。”

向晚晚摸了一下自已的眼睛,有些皱眉问:“是不是很丑?”

“有点。”向希希点头。

向晚晚马上拿出化妆镜看来一眼,果然是有点丑呀,就连粉底液都遮不住了。

都怪顾寒城,有事没事跑进她梦里做什么?

想到昨晚的噩梦,向晚晚忍不住心里又是一沉,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道:“没事,今晚我早点睡,就不会丑了,你也去上学吧,妈咪晚点来接你。”

向希希点头,然后往校门去。

向晚晚看着向希希进学校后,才让司机送她去公司。

向晚晚刚刚踏出电梯,就看见不少员工围着韩倩倩。

她听了一会儿才知道,韩倩倩这是又在向同事们炫耀顾寒城昨天给她买的手链了。

韩倩倩看着向晚晚进来,马上提高声音道:“你们知道吗?本来顾总是要买戒指送给我的,可是我觉得那戒指没有这条手链好看,就买了手链了。”

“真的吗?顾总这是打算和你求婚吗?送戒指?”

小云忍不住惊呼。

结婚?

向晚晚听见这两个字,顿了一下脚步,不过很快就跨步往自已的办公室去,

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没有关系异样。

韩倩倩看着进了办公室关上门的向晚晚,顿时脸色的笑容收敛起来。

然后对着四周的员工道:“时候不早,大家都工作吧。”

向晚晚不看这个热闹,她都觉得没有意思再继续说下去。’

刚刚那些话,她就是故意说给管晚晚听的。

就是想要告诉向晚晚,顾寒城只能是她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