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死亡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班后,她让刘阳帮她去接向希希后,就一个人去了酒吧,想要发泄一下。

这几天,绯闻让她烦躁,而想要查的真相又一无所获。

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在的她,就像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

酒吧里,热闹非凡,歌声震耳欲聋。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向晚晚直接坐在吧台上,然后点了一杯酒,想也不想,直接一口喝下去。

辛辣的酒从喉咙滚下,让她烦躁的心有一丝丝缓解。

她连喝了三杯酒之后,直接趴在桌面上,盯着眼前的酒杯,脑袋一片混乱。

直到她的眼角瞄见不远处进来的韩倩倩,顿时眼眸微眯起,随后抬起头看向韩倩倩离开的方向。

韩倩倩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她旁边坐着上次见过的安丽丽。

两个人不知道说着什么有说有笑。

看见韩倩倩的哪一个,向晚晚心里更加烦躁厌恶了,想要离开这里,可是,刚刚起身,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

向晚晚的眼眸盯着韩倩倩,再次点了一杯酒。

她一边喝酒一遍盯着韩倩倩,眼眸漆黑,不知道想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看见韩倩倩摇晃着身子往酒吧的洗手间去。

向晚晚眼眸一暗,直接放下酒杯跟上。

洗手间里。

韩倩倩进了隔间,正坐在马桶里上厕所,突然见,脚下一阵冷风吹过。

韩倩倩晃动了一下有些晕乎的脑袋道:“谁在外面弄风扇,都吹到我了。”

外面没有任何声音,只是下一秒,突然见,下面的门缝外出现了一双脚。

对,就是一双脚,没穿鞋子。

而且那双脚上面通红一片,看着,好像是血......

韩倩倩看清楚那是鲜血后,顿时间眼眸睁大,随后尖叫一声。

“啊!血!血!”

韩倩倩抓着自已的衣服,脸色苍白,想要逃离这里,可是,门外带着鲜血的脚,让她害怕地颤抖,根本不敢开门。

“你,你是谁?”

韩倩倩忍者恐慌,颤抖地出声问。

“你不记得我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响起冷冷诡异的声音,带着喋喋的阴森笑意道:“我是向晚晚的母亲,我回来了。”

“向晚晚的母亲.....”

韩倩倩念着这句话,下一秒,想到了什么,猛然间,她将脚从地上抬起来抱住,浑身僵硬惊恐颤抖道:“不,她死了,死了,你,你怎么可能.......”

“是啊,我死了,可是我死的好冤枉呀,死的不瞑目。”

外面的人,笑得阴森可怕,随后一点点地往韩倩倩靠近。

她看着越来越近,地上还拖着鲜血的痕迹,韩倩倩崩溃了。

“不,不,不要过来。”

“韩倩倩,这是你欠我的,你杀了我,让我无法化解怨恨,只能一直飘荡世间,我好寂寞,好寂寞,你来陪我吧。”

随着脚步的靠近,韩倩倩瞳孔睁大,拼命摇头,惊恐道:“不,不是的,我没有欠你,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是,是她,是她!”

门外的向晚晚一顿,眼里闪过几分暗色,随后又用诡谲的声音问:“不是你,是是谁?”

难道,真的不是韩倩倩吗?

“是她让我这么做的,我,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

韩倩倩奔溃的哭了。

向晚晚再次上前几步,手落在门上,眼神漆黑,似乎可以透过这扇门看见里面崩溃的韩倩倩,阴暗森冷道:“韩倩倩,她是谁!”

是顾寒城让她这么做的吗?

一时间,向晚晚心里狠狠地痛了一下。

“她是......”

“倩倩,你怎么这么久没有出来呀?你没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外传来安丽丽的声音。

向晚晚脸色一变,马上跨步进了隔壁的隔间。

她刚刚进去关上门,吱呀一声,洗手间的门开了。

“倩倩?”

安丽丽看了四周没有看见你韩倩倩的身影,顿时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不在吗?”

“丽丽?”

隔间里的韩倩倩听见安丽丽的声音,惊慌地叫了一声,有些哭泣道:“我在这里?”

“你怎么了?哭了?”

安丽丽有些不解地靠近门,道:“你先开门。”

“你,看见什么没有?一双脚,血淋淋的脚。”

韩倩倩依旧坐在马桶里,抱着身子,脸色苍白,动都不敢动一下。

六年前,她亲手将和那个女人推下去后,就经常会做一些噩梦。

她害怕过,恐慌过,怕坐牢,怕那个女人会变成厉鬼。

可是时隔这么多年,她都快忘记她曾经做的事情了,却在今晚,那个女人,像噩梦中一样,来找她了。

她好害怕,好害怕!

这一次,再次将她拉回了那个回忆.....

她忘不了那个女人坠楼时对她的诅咒:“韩倩倩,你们对我和晚晚做的一切,都会遭到报应的,我会化身厉鬼,永远缠着你,永远.......”

“倩倩,你是不是喝醉了?这里哪有什么鲜血淋淋的双脚呀?”

安丽丽不解的看了看四周,没有找到韩倩倩所说的脚。

这个洗手间里,除了她和韩倩倩好像没有其他人。

“不可能,刚刚明明.....”

是那个女人回来了。

韩倩倩想要解释,可是想到那是不能说的秘密,顿时又将话咽了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洗手间的门又被推开,有几个女人进来,有说有笑的。

安丽丽看了看进来的人,随后对韩倩倩、道:“倩倩,你刚刚一定是喝醉眼花了,你看看,这里进来的人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你快出来吧,我还等着你喝酒呢。”

韩倩倩听着外面的笑声,心里的恐慌好了一些。

有人气之后,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

可是刚刚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她的幻觉吗?

韩倩倩擦干脸上痕迹,然后整理好衣服,鼓起勇气偷偷地打开门,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刚刚看见的双脚后,才从里面出来。

“倩倩,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是不是生病了?”

韩倩倩摸了一下自已的脸,咬唇道:“没事,我们赶紧走吧。”

这个地方,她以后再也不来了。

韩倩倩离开不久后,向晚晚从隔间出来,看了一眼自已用口红涂过的脚,还真的是像流血呀。

韩倩倩要是不做亏心事,又怎么会被吓唬成这个样子?

看来,她母亲是真的是韩倩倩推的,只是,她口中的她,到底是谁?

向晚晚点开刚刚用手机录下的声音,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是,没有!

看来,事情,真的不如她想的那么简单。

不过,今晚也是有收获,最起码,有了证据证明韩倩倩的罪!

向晚晚洗干净自已的脚,然后穿上鞋子离开洗手间。

出了酒吧之后,她拿出手机,按着记忆力的号码拨打了刘阳的手机,想要让刘阳帮她差一些,六年前,韩倩倩和谁走的比较近。

还是那个她,就是顾寒城?

“舅舅,我是晚晚,我.......”

“向晚晚!”

向晚晚的话还没有说完,猛然间,手机里传来尖锐的女声道:“你还敢打电话给我老公,上次的警告还不够吗?还舅舅?你真以为叫声舅舅,就可以继续留在刘阳身边?我怎么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先不说你是假的向晚晚,就算是真的,也休想得到刘家的一切!以后你再打电话,我绝对让你后悔!”

嘟嘟嘟.....

下一秒,手机被挂断了。

向晚晚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笑意。

是呀,自从她妈死后,舅妈就看她不顺眼了。

她还记得六年前,刘阳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的时候,还嘱咐她说,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给她舅妈知道。

她就知道,她舅妈已经不喜欢她了。

不过没关系呀,舅舅还疼爱她就可以了。

她还是有亲人的......

向希希看着手机叹了一口气,看来,接下来的所有事情,只能靠自已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