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来袭:爹地请留步向晚晚顾寒城 > 第88章 女人,你是嫌弃我吗?

我的书架

第88章 女人,你是嫌弃我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寒城看着向希希进了幼儿园后,就拿出手机给向晚晚拨打了电话。

告诉向晚晚今天不用去上班,就在家里休息一下。

不过他拨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都处于无人接通的状态,他瞬间冷了眸子。

想着是不是向晚晚故意不接他的电话,这是控诉他昨晚的不是吗?

本来要去公司的顾寒城,一个怒气,直接转过方向盘往骊山别墅去。

他打开门,扫了一眼四周,没有看见向晚晚的身影后,直接跨步上楼。

打开房门,依旧没有看见向晚晚,眉头皱了一下,就在他打算出去的时候,突然间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

他想也不想,直接跨步靠近,越是靠近,水声越清楚。

这个女人在洗澡?

顾寒城站在门口,依旧没有没有听见其他声音,脸色有些暗沉,直接扭开浴室的门,正要出声,就看见鱼缸里的女人。

她靠在浴缸上睡着了,眼眸紧闭,脸上有些苍白。

最后,他的目光顺着她的脸往下,看见向晚晚身上的抓痕,瞳孔微缩,黑暗萦绕。

下一秒,顾寒城就直接上前抓住了向晚晚的胳膊,直接用力一扯。

向晚晚本来还在睡梦中,被人狠狠一扯,猛地醒过来。

她睁开眸子,有些迷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看见男人阴鸷黑沉的眼眸时,她的身子一颤,马上回神过来,随后有些惊恐地挣脱,道:“顾总?你干嘛?放开我。”

顾寒城锁定她的眼眸,看着她眼里的惊慌抗拒,抓着她胳膊的手更紧了,眼眸越发漆黑暗沉,道:“你的胳膊怎么回事?”

向晚晚看了一眼自已的胳膊,才发现,她胳膊上都是抓痕,有些惨不忍睹。

但是,这痛的是她,顾寒城生什么气?

想此,她咬着下唇,尽量地将身子往浴缸里泡去,用泡沫遮住身子,道:“顾总,你是不是管太多了?还有,你抓痛我了。”

顾寒城阴冷一笑,道:“痛?抓你自已的时候不痛吗?”

向晚晚牙齿一紧,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难道告诉他,她厌恶自已,觉得自已很脏,所以才会不知不觉中伤害自已吗?

“向晚晚,你好大的胆子。”

顾寒城盯着她胳膊上的抓痕,可以想象这个女人有多嫌弃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才会真的用和清洗,甚至,泡在浴缸里睡着,想到这个,他就有些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死死地掐着她的胳膊,道:“你竟然敢嫌弃我!”

“不是。”

向晚晚看着他,眼里带着几分倔强,痛恨,道:“我是嫌弃我自已!”

嫌弃自已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嫌弃自已为什么要被他碰,嫌弃自已为什么这么无能!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眼里莫名其妙地痛恨,抓着她胳膊的手顿时微微一僵。

看着她,似乎看到了六年前,那个女人进手术室时看着他的眼神……

一模一样……

痛恨,倔强,绝望。

“晚晚……”

顾寒城看着她,忍不住恍惚,道:“是你,是不是?”

向晚晚脸色一白,脑袋有些嗡嗡作响。

虽然他没有说清楚,但是看着这种诡异的眼神,她脑袋发麻起来。

他,认出来了?

不,不会的。

向晚晚麻绳心里否认,然后趁顾寒城不注意的时候,直接挣脱他的手,镇定道:“顾总,我本来就是向晚晚,不知道你说的是你,是什么意思?”

碰。

顾寒城被向晚晚微冷的声音拉回神志,过了好一会儿他眼神诡异幽冷,道:“为什么虐待自已?”

她就这么厌恶他碰?

“我没有虐待自已。”

向晚晚咬唇,随后解释,道:“只是刚刚觉得有些痒,抓的过头了。”

“是吗?”

顾寒城盯着她,一脸审视,目光深沉,好像要看透她一般。

向晚晚不敢和顾寒城对视,总觉得这个女人可以看穿她。

她低着头,看着浴缸里的妻子,转移话题,道:“顾总,水冷了,我要起来了,能麻烦你出去一下吗?”

顾寒城看着低头努力往水里藏的女人,忍不住想起昨晚的画面,一时间,身上温度发生了变化……

“顾总?”

向晚晚没有得到顾寒的回应,偷偷地瞄一眼。

这一看,就看见顾寒城眼神炙热地盯着她。

一时间,她僵硬住不身子,有些惊慌,道:“你,你为什么……”

“我在外面等你。”

顾寒城打断向晚晚的话,直接站起来离开了浴室。

身影高冷。

好像刚刚的一切只是向晚晚的错觉。

顾寒城出了浴室,直接开到阳台,然后抽出一根烟点燃。

他盯着外面的风景,眼神有些迷离。

而整个脑袋都是向晚晚那迷人的身姿……

他不得不承认,他似乎对她很是贪恋。

这并不是什么兆头。

他只想治好自已的病,不想和她有任何牵扯……

向晚晚穿着家居服从浴室出来后,就看见站在阳台里抽烟的男人,看着他的背景,她就想着昨晚她和他在一起的画面。

学想,心里就越发的嫌弃痛恨自已。

明明,不应该沉沦的……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冷,背对着她的顾寒城转过身。

向晚晚马上收回所有的恨意,一副平静,问:“顾总,你昨晚的话说话算话吗?”

顾寒城捏着烟的手一紧,随后有些嘲讽,道:“自然算数,说吧,想要什么?”

“还是那句话,从今以后,除了工作的事情外,请顾总,不要再靠近我。”

向晚晚冷淡道。

顾寒城目光一暗,眼里有些冷。

他以为昨晚只是她的欲擒故纵,现在终于想起和他要什么了?

却没有想到她说的依旧是那句话。

这个女人……

呵,真以为自已是什么东西?人人会喜欢?

“女人,欲擒故纵过头了,就不好了。”

顾寒城嗤笑。

“我没有欲擒故纵。”

向晚晚低垂眸子,道:“我是认真的。”

顾寒城嘴角笑意顿时,瞬间冷若冰霜,道:“如你的愿。”

顾寒城直接掐灭烟,随后跨步就往在走,不过,下楼的时候,他停住脚步道:“骊山别墅,我会过户你名下,就当作晚晚的……酬劳。”

“不需要。”

向晚晚想也不想就拒绝,道:“只要顾总答应我不再为难我就好。”

顾寒城回眸深深地扫了一下向晚晚,眼神漆黑阴暗,就在她以为顾寒城可能会说什么的时候,顾寒城一声不吭地下楼离开了。

向晚晚看着关门而去的男人,整个人靠在门上,忍不住嘲讽一笑。

“顾寒城的,你的东西,我都不屑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