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顾寒城有儿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没有上班,因为昨晚太劳的原因,她在家里足足睡了一天。

直到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她去幼儿园接向希希回来。

站在幼儿园门口,向晚晚等着向希希。

就在这一刻,旁边站了一个男人。

“晚晚,这么巧呀。”

顾寒江笑着打招呼。

向晚晚回头看了一眼顾寒江,平淡一笑,道:“顾二少,你好。”

“都这么熟了,叫什么顾二少,叫我寒江吧,江江也行。”

顾寒江一手撑在向晚晚肩膀上,一脸暧爱昧。

向晚晚往旁边躲了一下,道:“我还是叫你寒江吧!”

顾寒江耸肩,不以为意,看着向晚晚正要说什么,突然间,他看见被等吹起的头发下面有了一些痕迹,顿时眼眸微暗,道:“晚晚,你交男朋友了吗?”

向晚晚惊讶回头,看着顾寒江的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顿时想到了什么,马上捂住脖子,整理好自已的头发,道:“没有。”

“那你脖子上……”

“爸爸。”

“妈咪。”

顾壮壮和向希希一同从学校出来。

本来要说什么的顾寒江,顿时收住了话,然后抱起冲来的顾壮壮,道:“今天上学听不听话?”

“听话。”

顾壮壮高兴回答。

然后看着向晚晚,道:“晚晚阿姨。”

向晚晚点头,然后回头看着身边的向希希,揉着她的头道:“希希,我们回家吧。”

“一起吃个饭吧。”

顾寒江看着向晚晚,挑眉道。

向晚晚马上拒绝道:“不用了,下次吧,我今天有些不舒服。”

说完,向晚晚不等顾寒江回应,直接拉着向希希离开。

向希希看着脸色确实有些不太好的向晚晚,出声问:“妈咪,你今天身体没有好点吗?”

向晚晚一愣,随后才想起,向希希认为她生病了,所以睡懒觉,便笑着回答道:“好多了,今晚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向希希点头,道:“那就好,今天晚上你没起床,顾寒城说你身体不舒服,还睡着没有醒来,我就没有进去叫你了,就让顾寒城送我上学,妈咪不会生气吧。”

“不会。”

向晚晚摇头。

还好向希希没有进去,不然看到她全身那个样子,肯定会误会了。

为了不被看到那些痕迹,她今天还特地穿了薄薄的雪纺长袖,现在热的她只想快点回去吹空调。

向晚晚在路上买了一些晚饭后,就直接带回去去。

吃饱后,简单收拾一下,就进房洗漱。

为了不被向希希看见身上的痕迹,只能选长袖睡衣睡觉。

“妈咪,你不热吗?”

向希希看着向晚晚穿着长袖,有些疑惑。

“有点感冒,有点冷。”

向晚晚解释。

向希希抽嘴,道:“这天气,也会感冒?”

“……”

向晚晚没敢继续解释,只是道:“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向希希躺在床上,总觉得他妈咪今天不对劲。

但是妈咪不愿意说,他也不想强迫。

最后,慢慢地闭上眼睛睡吧!

向晚晚见向希希睡着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虽然睡了一天,但是,她还是觉得累。

果然,顾寒城就是野售,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睡了一天,还是这么累。

不知道,韩倩倩那个女人,在这方面是如何忍受的了的……

……

天成俱乐部。

顾寒城坐在沙发上,拿着酒杯一下走一下摇晃着,目光低沉诡谲,道:“我睡了。”

“什么?”

程启一边吃西瓜,一边看着顾寒城,没明白的话。

“我说,我睡了向晚晚。”

“咳咳咳。”

程启直接被口中的西瓜呛了一口,然后马上拿过一旁的酒一口喝下,好了不少后,才有些震惊,道:“真的睡了?什么感觉?是不是觉得,自已行了?”

顾寒城盯着手中酒,想着昨晚的疯狂,喉结微动,道:“确实很行。”

第一次,他觉得,自已还是个男人,没有不举。

“这么说来,你的病真的好了?”

程启惊喜起来,随后马上坐紧顾寒城,道:“你说说,昨晚,你和向晚晚是怎么的……用了哪些滋事,有没有……”

“闭嘴。”

顾寒城扫了一眼程启,直接将手中的酒喝光。

程启看着顾寒城回避的样子,忍不住嘀咕,问:“你不会几秒就那个了吧?那样的话,也不算治好,顶多就是……”

“六个忠。”

顾寒城打断。

“啥?”

程启一时没明白过来,随后眼眸睁大,看着自已的手,举起道:“六个忠?你是说,你和向晚晚,用了六个忠?天哪?神人呀!”

六个忠,这么久,怕是也只有顾寒城了。

果然是,很久都没有这种生活的男人呀。

“向晚晚没哭吧?”

程启忍不住问。

顾寒城眉头微皱,想着昨晚向晚晚的哭声,猛然间,又觉得有些热……

最后,忍不住倒了一杯酒喝下,压制心里的想法,道:“哭了。”

“顾总就是顾总呀,不开始而已,一开始就吓死人,现在,谁敢说你不行,我第一次跳出来反驳。”

程启挑眉道。

“除了你,没人知道。”

这天底下,除了程启,还有韩倩倩外,没有人知道。

“你都好了,要不要我介绍几个女人给你?你都憋了那么久了,这六个忠也不够吧!最后以后每天都……”

“程启。”

顾寒城打断程启的话,眼眸漆黑,问:“我不是你。”

“说的什么话,你这是嫌弃我爱玩吗?我告诉你,比起你弟,我这些都是小儿科。”

程启忍不住反驳,随后又道:“说起来,顾二少最近没怎么出来玩呀,以前去酒吧,我次次到他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最近看到的次数少了,话说,他是不是又交新女朋友了?”

顾寒城眉头一紧,想起顾寒江说要娶向晚晚的话,沉了一下眸子,道:“不知道。”

“应该不能呀,这天底下,那个女人能够让顾二少浪子回头,估计,你弟跑别的地方去玩了。”

程启若有所思。

“或许吧。”

顾寒城冷淡回答,然后拿起酒继续喝。

而程启神秘兮兮地靠近,道:“顾总,我觉得你身体好的很是时候,你知道等一下谁回来吗?韩倩倩,你心中宝要来了,以前你不行,现在你行了,赶紧趁今晚给她知道惊喜,她都等你六年了,你也该给她……”

“程启。”

顾寒城脸色微暗,道:“我对倩倩,只是兄妹关系。”

“骗谁呢?韩倩倩看你的眼神。一看就不是兄妹好吗?”

程启翻白眼,道:“而且,她总是给你挡女人,不是对你有心思,又怎么会那样做?”

顾寒城沉默了。

“顾总呀,其实韩倩倩长得也不差,你对她也不反感,又想照顾她一辈子,你说,你不娶她,还能如何?”

程启看着沉默的男人,笑着问。

“给她找个好人家。”

顾寒城想了一会儿道。

“那也得韩倩倩同意呀!”

程启挑眉,随后道:“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女人,就收了韩倩倩也没事。”

“谁说我没有女人?”

顾寒城的脑海里闪过向希希的五官,顿时有些冷道:“说不准,我连儿子都有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