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危险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心里疙瘩一声,心脏忍不住快速跳动,好像要冲出来一般。

她偏过头,不敢去看顾寒城的眼睛,深呼吸道:“我,不懂。”

“向晚晚,别给我装糊涂,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说着,顾寒城又要去开门。

向晚晚崩溃了,只能压制心里的怒火道:“别开门,我做,我什么都做,只要你能高兴。”

顾寒城看着双眸瞪大,明显有些怒火,却又不敢发泄的样子,忍不住低声嗤笑,随后松开门炳,转身往房里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向晚晚,淡漠道:“现在开始吧,让我好好看看,你怎么让我高兴。”

向晚晚捏紧自已的双手,努力地告诉自已,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一定要忍住。

“晚晚?”

敲门声更大了。

向晚晚听着身后的敲门声,有些无奈地皱眉,随后道:“寒江,我没事,你们要是吃完就先回去吧,我很快就出来。”

“那我楼下等你。”

顾寒江还是有些不会放心道。

向晚晚只好应了一声,随后走到顾寒城面前,咬着唇道:“顾总,我不知道你想怎么样才能高兴,但是,你觉得我这身子能让你高兴的话,你就拿去吧。”

向晚晚忍着所有的恨和厌恶,闭着眼睛开始解身上的扣子。

可是,就在第一颗扣子要解开的时候,她的手被抓住了。

顾寒城看着一脸倔强又抗拒的女人,心里有些烦躁。

他是想要将这个女人狠狠地欺负,让她痛苦,让她流泪,让她求饶。

可是脑海里莫名其妙地想起上次子啊浴室里看见的向晚晚,一身伤痕......

虽然她解释她只是睡着的,但是他很清楚,她就是不喜欢他碰她,觉得肮脏,所以才会摧残自已。

如果这一次,他还是对她做了什么,这个女人是不是会像上次一样,将自已锁在浴室里虐待自已?

越想,他心里就越发地黑暗,好像有股火控制不住。

他甩开向晚晚解扣子的手,眼眸幽冷道:“够了”

向晚晚看着脸色阴沉的男人,有些不明白道:“顾总,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出去。”

顾寒城冷冷地扫了一眼向晚晚,随后直接转身进了浴室。

向晚晚看着进浴室的男人,咬了一下红唇,说了一句:“有病。”

之后,就直接打开房门出去。

客厅里,顾寒江和顾壮壮还在,三个人在客厅里有说有笑的。

顾寒江看见向晚晚出来,本来满脸笑容的他,目光落在向晚晚的脖子处时,暗了一下道:“晚晚,你的脖子......”

向晚晚心里一慌,捂住自已的脖子,马上解释起来道:“刚刚有些痒痒的,所以抓了一下,时抓伤了吗?”

顾寒江蹙眉,但是也没有再问,而是点头道:“是红了。”

向晚晚尴尬地用头发挡住自已的脖子,道:“那个,时候不早了,你们看,要不要先回去了,我们也该休息了。”

“你这是赶我们走呀。”

顾寒江有些伤心,道:“真上我的心,我还以为你会留我们下来住。”

“我们这里只有一张床,所以,没有办法留你们下来。”

向晚晚解释。

“对呀,叔叔,我们只有一张床,你们要是留下来只能睡沙发了。”

向希希道。

“那让我们参观一下你的房间总可以吧?”

顾寒江挑眉道。

“为什么要参观,我房间没有什么好参观的。”

向晚晚心里有些慌。

是不是顾寒江发现了什么?

不然怎么会突然要参观她的房间呢?

“我那就是好奇,想进去看看。”

难道房间里真的有男人?

刚刚不是他的错觉?

“那个,今天有点不方便,我.....”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去看看就好了。”

顾寒江也不等向晚晚的反应,直接抬脚往楼上房间去。

向晚晚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顾寒江已经来到房间门口打开房门。

向晚晚顾不得其他,马上跟了上去,整颗心都是砰砰直跳,好像要跳出来一般。

他以为进去后,会看见顾寒城和顾寒江对峙的画面。

谁知道进去后,根本就没有顾寒城的身影.....

“着房间挺整齐的呀,为什么不能给人参观?”

顾寒江看了一眼四周,没有看见什么异样后,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刚刚真的是他想多了。

着房间里哪里有什么男人?

“我都说了没有什么好参观的,着看完了,是不是可以出去了?男人可不能随便看女人的房间。”

向晚晚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怕顾寒江发生什么,马上催着他离开。

最后顾寒江只好下楼,带着顾壮壮离开别墅。

“晚晚阿姨,下次我还来你家玩呀。”

顾壮壮坐在车子上,对着向晚晚礼貌道别。

向晚晚实在说不出以后不要来了那种话,只好点头微笑道:“随时欢迎。”

顾寒江和顾壮壮离开后。向晚晚才带着希希回别墅上楼进房间。

确定顾寒城不在后,她又有些疑惑了。

着顾寒城不在房间里是去了哪里?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

就在向晚晚疑惑的时候,向希希已经洗完澡出来。

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女人,向希希有些疑惑道:“妈咪,你在做什么?”

“没,没什么。”向晚晚回神过来,然后对向希希道:“你先睡,妈咪去洗个澡。”

洗完澡后的向晚晚并没有上次睡觉,而是疑惑地出了房门。

刚刚打开房门,她的手就僵硬住了。

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西装革履,精致刀刻般的五官,高冷禁欲。

他手中捏着一根烟,烟雾迷茫。

这么看下去,真是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虽然心里恨透了这个男人,可是看着这一幕,她的心还是跳了一下。

不过很快,她就收敛的所有地情绪,埋葬了所有的爱恨。

她一步一步往下,随后站在他面前,平静道:“顾总,你还在呀?我还以为你走了呢,不过,你是怎么从那个房间出来的?”

难道时从房间翻到书房出去的?她记得书房的阳台和卧室的很近.......

顾寒城没有回答向晚晚的话,而是熄灭手中的火焰,扫了一眼向晚晚道:“过来。”

向晚晚嘶哑低沉的声音,本能地有些警惕道:“顾总有什么事,就这么说吧,我听的见。”

“我说你过来。”

顾寒城明显没有了耐心,就连声音都带着几分刺骨冷意。

向晚晚不想惹怒顾寒城吵醒房间里的向希希,只好坐在顾寒城的旁边,正要说话,她的胳膊就被顾寒城拉住。

下一秒,直接被迫坐在他的腿上。

顾寒城一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手扶着她的腰,目光低沉幽暗问:“躲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