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不要喜欢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行。”

顾寒城拒绝,声音薄凉道:“回去。”

“我不要。”

韩倩倩咬牙,随后直接伸出手抱住顾寒城,深情道:“寒城哥,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今晚就让我陪你,好吗?”

说着,韩倩倩就亲吻着顾寒城的下巴。

她渐渐迷失,而顾寒城眼眸幽冷,没有任何情绪。

直到韩倩倩想要亲他嘴巴的时候,他直接推开她,眼眸森冷道:“韩倩倩,你是不想留在A市了吗?”

“不,我想。”

韩倩倩好像被吓住了一般,随后又咬唇委屈道:“不要把我嫁给别人,寒城哥,我只爱你呀,只想嫁给你。”

“我说了,我不是正常男人,给不了你想要的。”

顾寒城冷若冰霜,“你不能爱我。”

韩倩倩脸色苍白,看着顾寒城始终没有任何变化的身子,有些抽球道:“可是,以前你对向晚晚明明是可以的,怎么到了我这里,怎么就不行了?”

“谁告诉你我对向晚晚可以?”

顾寒城蹙眉,眼眸阴骘,“以后不许提她。”

“寒城哥,我知道你恨她,可是,我......”

“行了,出去。”

顾寒城没有耐心地打断韩倩倩的话,直接走到门口,对外面的佣人道:“带小姐回房,顺便将床单这些统统换了。”

韩倩倩脸色一僵,眼里更加委屈了,似乎要哭出来了。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顾寒城还是这么对她。

只要她碰过的,都会换掉......

他到底是真的有洁癖,还是不喜欢她?

“寒城哥,你还是这样,我有那么讨厌吗?我不过坐一下床而已。”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你该知道。”

顾寒城蹙眉,“我有事处理一下,你自已回房。”

说完,直接出门往书房去。

韩倩倩心里有些怨恨,又有些生气,最后,只能跺脚离开房间。

次日。

向晚晚如同往常一样上班,不过,刚刚踏出电梯就听见有人在议论。

“这这顾二少不会是认真的吧?到底看上向总监那点?就算向总监长得不错,可是顾二少问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呀!”

“谁知道,估计是觉得少付有味道?想要品尝一下不一样的味道?”

小云忍不住鄙视,不过看见从电梯出来的向晚晚,顿时咬了一下红唇,转身继续忙自已的事情。

其他人看见向晚晚上班,也纷纷住嘴,各忙各的。

向晚晚看了一眼停止议论的众人,挑了一下眉头无所谓地往办公室去。

对于这种八卦,她越是阻止,怕是会适得其反,会觉得她是在掩饰。

向晚晚推开办公室的门,正要进去,可是看见办公室放着不少鲜花。

红的白的紫的,直接让整个办公室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花海。

“这是怎么一回事?”

向晚晚转身看着外面的员工,皱眉。

“总监,这些都是顾二少叫人送来的。”外面有人低声回答。

“顾寒江?”

向晚晚忍不住无奈地揉了一下眉心,正要吩咐人将这些鲜花弄开。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的门开了,顾寒江手中捧着九十九朵艳红的玫瑰花出现。

一身蓝色西装,嘴角扬起,带着邪魅笑容,看着向晚晚,还抛了一个媚眼。

向晚晚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全身起鸡皮疙瘩,随后揉了一下自已的胳膊,皱着眉头道:“向顾寒江,你做什么?办公室的花是不是你叫人送的?”

“是呀?喜欢吗?”

顾寒江一脸笑意,随后上前将手中的鲜花送到向晚晚面前道:“这些话都是我亲自挑选的,每一朵花都很完美,就像我手中的九十九朵玫瑰花一般。”

“你是不是疯了?”

向晚晚扫了一眼顾寒江手中的花,随后沉脸道:“赶紧将这些话拿走。”

“怎么?你不喜欢鲜花吗?”

顾寒江有些疑惑,随后道:“你不喜欢鲜花,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买。“

“我什么也不喜欢。”

向晚晚咬牙切齿道。

“怎么可能?你不喜欢花,那首饰衣服包包这些应该喜欢吧?”

顾寒江不死心问。

“我......”

“呦,向总监还真是魅力大呀,顾二少为了追你,还真是煞费苦心。”

就在这个时候,韩倩倩从办公室里出来,看了一眼把办公室里面的鲜花,随后看向向晚晚和顾寒江,眼里带着暗色,道:“寒江,你是不是太冲动了?向总监心有所属,是不会喜欢你的,何况,她还有一个儿子呢,怎么可能会接受你呢?”

“闭嘴。”

顾寒江看了一眼韩倩倩,有些烦躁道:“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韩倩倩脸色微僵,随后咬唇道:“我是关心你,怕你被人骗了。”

说着,她看了一眼向晚晚,有些鄙视道:“毕竟有些人为了目的可是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像这种女人,贪慕虚荣,贱到无敌。”

“你说谁呢?”

向晚晚看着韩倩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眼眸微微暗了几分,声音带着几分冷意到。

“自然是说你。”

韩倩倩毫不犹豫道。

“嗯,是你,是你贪慕虚荣,自作贱。”

向晚晚由衷点头。

韩倩倩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顿时眼眸阴骘,带着几分怒火道:“你......贱人,你敢骂我。”

“我有骂你吗?明明是你自已骂自已呀?”

向晚晚耸肩,随后不再理会韩倩倩,而是看着顾寒江道:“寒江,我说了,我们不合适,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赶紧叫人来将鲜花退了吧,被浪费钱了。”

“我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这些鲜花,你就收着吧,竟然你不喜欢鲜花,那我以后不送鲜花了,送其他。”

顾寒江笑道。

向晚晚抽了一下嘴角,有些无奈地拍打自已的头道:“顾寒江,你到底要我说几遍,你才听的懂,我说了,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难不成你还真想一辈子做刘阳的三儿呀?”

顾寒江挑眉笑着问。

“就算这样也不关你的事。”

向晚晚咬唇,看着他,眼眸带着坚决。

顾寒江看着倔强的女人,脸色的笑容瞬间僵硬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皱眉道:“向晚晚,你是不是傻?那个刘阳哪一点比我好?他能娶你吗?能给你和向希希好生活吗?你跟了我比跟刘阳好太多了好不好?”

“顾寒江,你要清楚,你是顾家二少爷,你家人不会同意你娶我这样的女人,所以,和你在一起,也不过是从这个坑跳到另一个坑而已,有什么区别?”

向晚晚看着顾寒江,冷静分析。

顾寒江沉默了,抓住手中的鲜花紧了又紧,过了好一会儿,才深呼吸道:“可是,就算如此,我也比那个刘阳好多了吧?”

“是,是好很多,但是,我现在累了,不想再做谁的三儿,只想,一个人带着希希过,所以,请你也不要再打搅我了。”

说完,向晚晚就想要走进办公室,但是想到办公室的鲜花,向晚晚眼眸微暗道:“这些鲜花你要是不退的花,我就让清洁工把他们都扔了。”

说完,向晚晚就吩咐外面的员工道:“叫清洁工过来。”

“向晚晚!”

顾寒江有些生气,但是看着冷漠的女人,想着她刚刚的花,他咬牙道:“我不会放弃的。”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拒绝他,向晚晚也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