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顾总,你弄疼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七点。

天成俱乐部808包厢。

顾寒城西装革履地坐着,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只是坐着,就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坐在顾寒城旁边的男人,是个四十几岁的男人,虽然比顾寒城年老,但是,两个人坐在一起,气势上,明显事顾寒城居高。

“顾总,来,我们喝酒,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很明显,中年男人在讨好顾寒城。

顾寒城连眼神都没有给几眼,只是拿着手中的酒杯摇晃着,不知道共了多久,他扫了一眼旁边的向晚晚,“我酒量不好,你陪李总喝。”

向晚晚:“.......”

整个饭局,她已经喝了不少好吗?

明明可以拒绝不喝的,为什么要让她替他喝?

瞎子都看的出来,这个李总分明就是在讨好顾寒城。

只要顾寒城说一句不喝了,那个李总绝对屁都不敢放一个。

可是顾寒城却让他喝,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就算她酒量好,这么喝下去,也是必醉无疑。

“怎么?不愿意?”

顾寒城看着皱眉的女人,眼神漆黑诡谲。

向晚晚哪里敢说不愿意,只好笑着拿起酒杯道:“没有。”

说完,就举起酒杯对李总道:“李总我敬你。”

李总看着向晚晚,眼神幽暗,笑着点头道:“向总监不愧是销售总监,酒量真是不错。”

向总监的八卦,他也是看了不少。

想不到这个向总监比视频里的还要漂亮。

这么一个女人,真是便宜带来那个刘阳了。

如果,他也可以睡一晚这样的女人,那该多好?

想此,李总的眼神忍不住落在向晚晚的身前,随后往下......

越看,他就越发的口干舌燥。

向晚晚自然也感受到了李总的眼神,这猴子那个眼神,她遇到少,虽然厌恶,但是脸上还是能够保持镇定微笑道:“李总,我这一杯可是喝完了,你也要喝完呀。”

“喝完,喝完。”

李总看着向晚晚,眼神更加火热了。

顾寒城瞄了一眼李总的眼神,捏着酒杯的手一紧,随后勾唇。

眼里闪过冰冷刺骨的笑意,却什么也没说。

“顾总,你这总监还真是美丽,不知道顾总能不能割爱,让她让给我,价钱由顾总开。”

喝醉的李总,最终没有地挡住心里的渴望,大胆地和顾寒城交易气力啊。

顾寒城锐利地眯了一下眼睛,声音薄凉道:“李总看上向总监了?”

“是呀,你说,这个女人之便宜刘阳一个男人,也太浪费了,我都羡慕刘阳了。”

李总盯着向晚晚,眼神火热地好像要匠人燃烧。

根本没有发现,旁边的顾寒城的眼眸平静下的充满了黑暗翻滚。

“确实是便宜了刘阳。”

顾寒城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喝完,随后放下杯子,看向旁边的向晚晚,声音幽冷道:“你觉得呢?”

向晚晚有些发麻地抓了一下自已的头发,随后摇晃了一下有些晕的头道:“顾总,说好的公事的时候不谈私事。”

“呵。”

顾寒城低声一笑,笑容却不达眼底,反而眼眸里越发冰凉。

“顾总,不如,不如让她今晚陪我吧,我,我这份合同的利益只拿三成,怎么样?”

李总看着向晚晚呵顾寒城说话,那娇魅的声音,直接让他整个人要麻掉了。

他满眼都是眼前的女人,想着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那是何等的让让人峪罢不能。

这种做三儿的女人,哪方面肯定比其他女人都要厉害。

“这件事,你得问向总监。”

顾寒城看向向晚晚,低声嘶哑问:“你愿意吗?”

“为公司牺牲,我当然愿意呀。”

向晚晚不以为意,随后站起来,直接站在李总伸手,伸出手落在李总的肩膀上,弯腰靠近,低声道:“李总,准备好房间了吗?”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

李总兴奋地浑身颤抖。

就在他要拉住向晚晚的手的手,突然身上一凉。

顾寒城直接用酒泼了他一身,脸色平静淡漠道:“手滑。”

李总本来想要发怒,可是想到旁边的男人是谁后,马上回神过来,笑嘻嘻道:“没事,没事,只是脏了衣服而已,我马上去洗手间清洗一下。”

说完,李总站起来,然后对向晚晚炙热道:“向小姐,你愿意等我吗?”

向晚晚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道:“愿意呀。”

“好好,我马上回来。”

说完,李总马上往洗手间去。

向晚晚笑了,道:“男人啊,都是一个样。”

看到美女酒走不动,还想沾染几分,啧啧啧。

“向晚晚。”

顾寒城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放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声音阴暗倒:“是不是那个男人邀请你在一起,你都愿意?”

他相信销售冠军是她用实力得来的,可是刚刚的画面让他质疑了。

李总不过几句话,她就愿意了,还说是为了公司利益。

那她以前为了利益,也是如此不惜一切代价吗?

向晚晚听见顾寒城的质问,有些摇晃地坐在他身边,一只手放在桌面上,然后撑着下巴看着他,娇媚道:“这些也是我的私事吧?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向晚晚。”顾寒城面无表情地倒了一杯酒,随后拿起来,盯着酒,轻轻地摇晃,下一秒,直接泼在向晚晚的脸色,声音阴冷可怕,’“你有多脏?”

向晚晚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寒城会突然泼她酒。

她一脸懵逼地用手擦掉脸上的酒水,随后盯着顾寒城,有些怒气地笑道:“我脏不脏关你屁事?”

顾寒城捏着酒杯的手用力几分,眼神漆黑,盯着她阴沉道:“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脏不脏......啊!”

向晚晚的话还有说完,突然间,她的手腕被人一抓,下一秒,刺痛顺着手腕蔓延道四肢然后到达大脑......

向晚晚痛的脸色越发的通红,眉头死死皱在一起道:“顾总,你做什么?你弄疼我了。”

“疼吗?我觉得不疼。”

说着,顾寒城更是用力地掐起来。

向晚晚痛的浑身有些发抖了,就连声音都有些痛苦,“疼,疼!你放开我!”

“向晚晚,还敢惹我吗?”

顾寒城盯着她的脸,随后顺着她的下巴往下.....

向晚晚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被酒水打湿后,衣服紧紧地贴在她身上。

若隐若现的,就像致命的蛊惑,让他没有办法移开双眸。

他明显感觉到心头有什么东西正破土而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