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顾总,请放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总,你发什么疯?我哪里有惹你。”

向晚晚拼命地挣扎,可是就是挣扎不开顾寒城的手,顿时有些生气道:“你再不放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顾寒城没有理会向晚晚,而是继续盯着她看,灵魂深处的火苗好像要炸开了。

明明不该这样,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

只有这个女人,才可以让他这么疯狂地难以自制。

就在顾寒城用力地压制住自已的内心深处的渴望的时候,突然间,拇指上一阵湿润。

下一秒,一阵刺痛从手上传来。

瞬间,他回神过来。

看着低头咬着他手的女人,眼眸又瞬间漆黑了。

手上的炙热,好像火源一样点燃.....

火苗一点点地顺着血管传过来,他感觉无法再忍耐下去。

而咬着顾寒城手的向晚晚不知道顾寒城的变化,现在她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狠狠地咬顾寒城,逼迫他松手。

她用力之际,知道嘴巴里都是鲜血后,才微微有了理智。

随后不敢置信地松开顾寒城的手,心里想着。

完蛋了,完了。

她竟然咬了顾寒城,还这么狠。

顾寒城不会一起之下将她开除吧?

“顾总.....我......”

就在向晚晚抬头要向顾寒城解释的时候,却发顾寒城的双眸一寸寸地盯着她。

黑暗诡谲的眼眸,就像深不见底的大海,让人看不透,又似乎又要将人淹没。

向晚晚心里颤抖了一下,莫名奇妙地觉得眼前的男人像魔鬼一样可怕。

向晚晚本能地想要挣脱男人的手远离,可是她还没成功,男人就一个用力,直接将她往他怀里撤。

等向晚晚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落在顾寒城怀里。

周身都是他的味道,危险又可怕。

向晚晚心慌了,这种感觉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顾总,你放开我。”

向晚晚开始挣扎起来。

可是腰间的手就先锁一般,将她死死地锁住。

她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她不知道挣扎了多久,直到腰间一紧。

顾寒城低头在她耳边诡异低沉,道:“向晚晚,这是先惹起来的。”

“不,我,我没有。”

向晚晚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体好像被火烤了一般,好热好热,热的她都要被烧焦了。

明明刚刚还阴骘地指责她的男人,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个样子?

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为什么和她在一起会变成这样子?

“向晚晚。”

顾寒城,深呼一口气,死死地压制住要崩溃的灵魂,下一秒,直接站起来,拉着向晚晚的手腕就往包厢外面去。

“顾总,你带我去哪里?”

向晚晚用力地挣扎,却发现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脱,只能被迫往前走。

直到进了电梯后,她有不好的想法,脑袋有些嗡嗡作响道:“顾总,你放开我,说好的,你不会碰我。”

“不让我碰,让李总碰吗?”

顾寒城猛地将向晚晚抵在电梯壁上,眼眸阴冷道:“还是你就喜欢好那口?喜欢老男人?”

“顾寒城,你别侮辱人行不行?我这不是为了公司.....吗?”

向晚晚还想要怒骂质问,可是看着顾寒城越发冰冷的眼神,她就觉得利箭一般堵住她的喉咙,让她不敢继续撒野。

这个男人可是残忍无情的呀,惹怒他,绝对没有好结果。

“侮辱你?”

顾寒城嗤笑一声,眼眸低沉,道:“刚刚你扑在他身上算什么?嗯?”

向晚晚嘴角微抽,反驳道:“我没有扑好吗?”

“跟他开房呢?”

顾寒城的声音更冷了,“你还真是贱!上次我是没有蛮足你吗?”

“顾寒城。”

向晚晚脸色通红,眼眸睁大,心里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道:“你别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上次,根本也不是我......”

向晚晚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眼前的男人直接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一黑。

嘴上微凉。

顾寒城直接低头咬住她的嘴唇。

没错,就是咬,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刺痛的感觉。

“顾......”

向晚晚猛地回神过来,随后伸出手就要推开眼前的男人,可是,她被男人死死地抵在电梯上,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性,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顾寒城吞噬了。

她感觉到他的霸强势,不容她抗拒。

她不愿意张开嘴巴,他就咬破她的唇,逼着她张嘴。

鲜血的味道,让她浑身一颤......

鼻子间全是顾寒城的味道,熟悉,又是入骨的恐惧,厌恨!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顾寒城深深地吻着向晚晚,用力至极,似乎在发泄着什么。

她的反抗让他的流动的血液更加兴奋,好像有什么直达灵魂深处。

嘴巴里的鲜血,就像带着致命的蛊惑,蛊惑着他更加往前......

她的味道,让他痴迷,让他疯狂。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让他如此。

除了六年前,那个醉酒做的关于前妻的梦外,他从来没有从别的女人身上感觉到如此感觉。

就好像整个人要得到神仙一样.....

叮咚。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梯到底最后一层,门开了。

顾寒城听见电梯开门的声音,直接放开向晚晚,然后拉着向晚晚的手就往不远处的套房去。

向晚晚被吻的脑袋有些发晕,迷迷糊糊地被顾寒城拉着走。

直到到了套房门口,向晚晚才有些回神过来。

随后趁顾寒城开门的时候,直接用力地甩来顾寒城,退后几步,眼眸有些冷道:“顾寒城,你是要违约吗?”

顾寒城看着抗拒的女人,舔了一下唇,有些薄凉又带着几分炙热道:“进去。”

“我不。”向晚晚摇头,随后想也不想就转身离开。

已经错过一次了,她绝对不能再错。

绝对不能和他再发生什么。

她怕,怕有一天,这一切都不再受她控制......

顾寒城,就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她应该有多元就离多元。

向晚晚冲入电梯门口,然后快速地按电梯。

可是就在电梯关上的那一刻,一只脚跨了进来。

本来要关上的电梯再次打开了。

向晚晚顺着脚往上那个看,果然看见了顾寒城那张冷漠的脸,随后就是有些让人发凉的眼神。

向晚晚心跳了一下,本能地有些慌张,却不得不竖起坚强的墙,倔强不服输地看着顾寒城,有些冰冷道:“顾总,收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