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来袭:爹地请留步向晚晚顾寒城 > 第102章 顾寒城,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的书架

第102章 顾寒城,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为顾寒城倒了酒,巧笑道:“寒城哥,今晚你和向总监来谈什么工作呀?谈好了吗?”

顾寒城淡漠点头,拿起酒喝了几口。

安丽丽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不悦,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

毕竟,这种仰慕必须压制住,不然,被人发现了,以后就不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顾寒城了吧。

“丽丽,你不是说你晚点还有事吗?现在已经很晚了,该出发了吧?”

韩倩倩回头看了一眼安丽丽,眼眸带笑道。

安丽丽咬了一下红唇。

心里清楚,这是韩倩倩故意让她离开,不想让她破坏韩倩倩和顾寒城的相处。

她自然事不愿意,可是能拒绝吗?自然是不能。

想此,安丽丽只好站起来,微笑道:“那我先走了。”

出了包厢的安丽丽,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她死死地盯着包厢的门,眼眸带着几分凶狠,不过很快,就跨步离开。

包厢里。

韩倩倩看着喝酒的男人,眼里都是痴迷道:“寒城哥,你怎么不吃饭只喝酒呀?”

“不饿。”

顾寒城继续喝了一杯酒,直到身体所有的火苗压制住后,才出声问:“吃饱了吗?吃饱了就回去了。”

“寒城哥陪我回去吗?”

韩倩倩想了一会儿问。

“我有事,今晚不回去。”

顾寒城冷淡回答。

韩倩倩顿时有些失望。

顾寒城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住了,不回去住,她想要彻底和他在一起就很难。

她一直等着一个机会,一个可以睡在他房间的机会,可是,这么久以来,她都没有等到那个机会。

而且现在,顾寒城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她的机会更少了。

“寒城哥,最近你都很忙吗?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去睡了。”

韩倩倩咬了一下红唇,有些委屈道。

顾寒城皱了皱眉头,随后道:“怎么了?你一个人住的不好吗?”

“没有,就是觉得,一个人能有点孤独,想要和你说说话。”

韩倩倩想了一会儿道。

“嗯,过段时间会回去。”顾寒城看了一眼手表,随后又站起来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我让秦飞来接你。”

“寒城哥.....”韩倩倩想要阻止,可是看着头也不回的男人,顿时所有的话再也说不出了。

骊山别墅。

向晚晚回到别输后,就看见秦飞坐在沙发上打瞌睡。

或许时她开门的声音吵醒了秦飞,秦飞迷糊了一下就睁开了眸子,看见向晚晚后,马上站起来道:“向总监,你回来了?希希已经睡觉了,竟然你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向晚晚点头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秦飞马上摇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别墅。

秦飞离开后,向晚晚就上楼回房,然后拿着睡衣进了房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已,她有些恍惚地皱起了眉头。

虽然过去了好一会儿,但是,她的嘴唇还是有些红肿,就好像被人摧残过的花朵,莫名带着几分蛊惑。

想到天成俱乐部发生的一切,向晚晚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已的嘴唇,眼里带着几分异样......

不过很快,向晚晚就回神过来,然后低头打开水,疯狂地用冷水冲洗着自已嘴巴,好像要将嘴巴上留下的味道洗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嘴巴有些麻木了,向晚晚才停止摧残,然后打开花洒开始洗漱......

她疯狂地擦拭着自已的身体,直到有些疼痛后,才停止自已的一切举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关上水,披上穿上睡衣出门。

不过在开门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就僵硬住了。

随后揉了一下眼睛,确定没有看错,眼眸瞬间暗了下来,道:“顾总?你怎么在这里?”

他在这房间里多久了。

站在向希希旁边,看着向希希的男人,听见向晚晚的话,抬眸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眼眸就深邃了几分,随后淡定地给向希希盖好空调被道:“你说呢?”

“顾总,现在很晚了,你这样会吵醒希希,有什么事情,明日.....”

“去书房。”

顾寒城扯了一下自已的领带,眼眸越发漆黑幽暗。

向晚晚听后,浑身一颤,有些不敢置信地道:“什么?什么意思?”

“向晚晚,只要我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一身睡衣,头发湿露的模样,眼里带着几分炙热。

只是这么看着,他的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起衣服下的风景。

只是想着,就让他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冲到这个女人面前,人后狠狠地咬上几口。

“你这是打算硬来吗?”

向晚晚抓紧自已的睡衣,眼里带着警惕。

“是又如何?”

顾寒城丝毫不掩饰自已的渴望,他想要的东西,从来不掩饰。

“......”

向晚晚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来。”

顾寒车不再看向晚晚一眼,而是直接转身往房外去。

他怕会控制不住就在这里和向晚晚亲密。

明明没有看见向晚晚的时候,他心里很平静,可是只要她一出现,他就觉得整个房间里都市向晚晚的味道。

香甜到让他崩溃。

再灵魂深处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蛊惑他亲近她。

向晚晚看着出门的顾寒车,犹豫片刻后,还是跟了出去。

她不想在房间里喝顾寒城起什么争执,怕吵醒睡梦重的希希。

向晚晚出了房间后,就关上了房门,然后往书房去。

她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边看着里面的顾寒城,脸色有些冷道:“顾总,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你要的,我都给你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说到做到吗?”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很清楚吗?”顾寒城转身看着门口的女人,眼睛锐利覅眯起,随后勾唇薄凉道:“还是你在暗示我什么?”

向晚晚脸色微红,随后有些鄙视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能不能放过我!”

“不能。”

顾寒城直接霸道回应,随后面无表情,冰凉道:“除非,我腻了。”

“那你什么时候腻?”

向晚晚有些嘲讽。

这个男人难道是对她上瘾吗?

真是可笑。

以前,她爱他恨不得把自已一切给他的时候,他却看都不看一眼。

现在,她不需要他了,却又对她上瘾。

难道是因为自已以前长得太丑了,所以整容后,才会对自已这么迷恋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