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我和他没关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

顾寒城冷眼,随后坐在沙发上对着向晚晚招手道:“过来。”

“对不起,我没空,我来是想告诉你,顾总被得寸进尺,不然,兔子被惹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说完,向晚晚不再理会顾寒城,而是直接转身回了房间,顺便将房门反锁住。

为了避免顾寒城可能从阳台过来,直接将阳台的门也锁住了。

确定万无一失之后,向晚晚才放心地回到床上睡觉。

顾寒城看着离开的女人,依旧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而是抽出一根烟点燃,随后不知道想到什么,嘲讽笑了一声,随后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发呆。

直到一根烟抽完后,才进书房的浴室洗澡,随后坐在办公桌边工作......

次日,向晚晚迷迷糊糊地伸懒腰,不过伸懒腰到一般,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看着自已还在自已房间里,而且旁边也没有顾寒城的身影才松了一口气。

向晚晚进浴室简单梳洗换衣服后,才打开房门出去。

刚刚打开房门,就看见向希希坐在餐厅里吃早餐,而他的旁边坐着顾寒城。

一大一小的身影,出奇的相似,如果说不是父子,怕是都没有人相信。

再一次,向晚晚觉得,向希希真的很像很像顾寒城。

而这相似的画面,让她觉得有些恐慌.....

“妈咪,你起来了?”

向希希看见楼上的向晚晚,马上招呼起来,道:“快过来吃早餐呀,这些都是秦叔叔刚刚送过来的,很好吃呢。”

向晚晚看了一眼客厅里等着的秦飞,点了点头,然后跨步下楼。

坐在餐桌上,向晚晚没有看顾寒城,而是默默地低头吃饭。

但是她能感觉到,从她出现的那一刻,顾寒城的眼神就落在她身上。

诡异又深邃,让她有些想要躲避。

偏偏无路可躲。

只能顶着顾寒城的眼神,继续吃早餐。

她简单地吃了几口后,就站起来道:“我吃饱了,我送希希上学。”

说完,就拿着自已的东西准备出门,而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向晚晚愣了一下。

心里想着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她?

向晚晚刚刚打开门,就看见眼前有一束鲜花。

向晚晚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张邪魅的俊脸就出现在她面前。

“晚晚,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是顾寒江!

向晚晚看着来人,吓住了。

“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上班呀,顺便接希希上学。”

顾寒江笑着道。

“其实你不用来接,我自已可以,我.....”

“晚晚阿姨,没有关系的,反正我爸爸很闲,有的是时间。”

顾壮壮从顾寒江身后出来,眨眼看着向晚晚道。

“很闲?看来公司的事情还不足够你忙碌?”

就在这个时候,顾寒城突然站在向晚晚身后,一脸薄凉地看着顾寒江。

顾寒江瞬间震惊了,一脸便秘的样子,惊恐道:“哥,你,你怎么在这里?”

“顾总,他.....”

“昨晚睡这里。”

向晚晚的话还没有说完,顾寒城就直接打断了。

“什么?那你喝向晚晚不是......”

向晚晚脸色一白,马上解释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顾总,顾总真是借住,他,睡书房。”

“原来借住呀?”

顾寒江松了一口气,但是想到什么,又有些皱眉道:“哥,你为什么要借住?你房子那么多,哪里需要借住了?”

“你猜的对,我不是借住。”

顾寒城扫了一眼浑身紧张的女人,眼眸闪过几分暗色。

“顾总,你别乱说型行不行,别人会误会。”

向晚晚脸色难看,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顾寒城,随后对顾寒江,道:“寒江,我和顾总没有什么,你别胡思乱想。”

说完,向晚晚就对里面的向希希道:“希希你准备好了没有,该去上学了。”

一直站在后面看热闹的向希希马上点头道:“准备了,可以出发了。”

向晚晚听此,马上拉着向希希出门。

顾寒江看来一眼顾寒城,心里有些发麻。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他哥刚刚看他的眼神重带着惊涛骇浪。

很可怕。

可能,是他的错觉吧。

他最近好像没有招惹他哥。

想此,他又松了一口怨气,然后拉着顾壮壮的手对追上向晚晚道:“晚晚,我送你们呀,车子就在这里,快来上车。”

“晚晚阿姨,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我想和希希说话呢。”

顾壮壮眨眼讨好道。

向晚晚正要拒绝,就听见身后传来顾寒城冰凉的声音,“上来。”

向晚晚看了一眼,才发现顾寒城也开车靠近了。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眼眸威胁冰凉的模样,心里冷笑,故意刺激道:“不用,我坐寒江的车。”

顾寒城眼眸一沉,声音更是冷了几分道:“你确定?”

向晚晚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打开顾寒江的车门,弯腰进去。

向希希看了一眼眼眸平静,却似乎隐藏着惊涛骇浪的危险的眼睛,忍不住挑了一下眉头。

心里想着,这个顾寒城是不是吃醋了?

活该!

叫你抛妻弃子!

“晚晚阿姨,你真好。”

顾壮壮以为向晚晚是因为她才上车的,顿时高兴地笑了。

向晚晚尴尬一笑,随后对着外面的顾寒江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走呀,要迟到了。”

“啊,哦,马上走。”

顾寒江看了一眼盯着她的顾寒城,本能地有些发冷,随后有些颤抖道:“那个,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说完这句话后,他觉得他哥的眼神更加薄凉了。

顾寒江摩擦的一下自已的胳膊,有些嘀咕道:“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爸爸,你说什么?”

顾壮壮听见你顾寒江嘀咕,不由第出声问。

顾寒江马上摇头道:“没什么。”

顾寒城看着顾寒江的车离开,忍不住勾唇低声一笑。

看来,顾寒江最近是太闲了,公司运行的太顺利。

顾寒城拿过手机直接拨打了秦飞的手机道:“寒江想要的拿快地不用帮他了,让他自已想办法去。”

秦飞一脸懵逼。

这个块地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怎么突然不给顾二少了?

这个顾二少得罪顾总了?

果然了,顾总就是无情,连自已的亲弟弟都不放过。

“晚晚呀,你和我哥好像很熟,你们住在一起,你,不怕吗?我哥这个人不近人情,我跟他呆半个钟都不行,你竟然和他相处了一个晚上?”

顾寒江想起刚刚顾寒城的眼神,忍不住吐槽起来。

向晚晚脸色平静道:“还好,进水不犯河水。”

“说实话,如果不是知道我哥是不近女色的,就算近也是近韩倩倩,不然,我都会以为我哥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呀。”

顾寒江一边开车一边聊天。

而向晚晚的脸色有些难看。

顾寒城真的不近女色吗?

那那天晚上,他把她整晕是幻觉吗?

顾寒城,只是一头隐藏及深的狼而已。

他,并不是传闻重的那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