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顾总,请自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晚呀,说实话,你不如来我公司上班吧,你和我哥一起工作,会被逼疯的,我看着都心疼。”

顾寒江继续道。

“没错,晚晚阿姨,你就去我爸爸的公司呗,这样,我和希希放学后,就可以直接去找你了,多好呀。”

最重要的是,晚晚阿姨可以和爸爸相处久一些。

也许相处久了就能日久生情呢?

“不用了,我暂时还不想离开帝国。”

就算离开,她也不会去顾寒江的公司,而是会远离这里的一起。

“没事,等你想来我公司,随时可以来。”

顾寒江不以为意。

“谢谢。”

向晚晚由衷感谢。

到了幼儿园后,向晚晚交待了向希希一些事情后,就直接下车道:“寒江,你不用送我去公司了,上次,你已经闹得很轰动,已经影响到我的工作了,我不希望再让被人误会,然后被骂上热搜。”

“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分寸,以后,我会注意的。”

上次的绯闻,他自然也是看了。

心里很是内疚。

明明是他追向晚晚,但是最后却变成了向晚晚勾搭他,彻底被人误会。

网络上的谩骂就像海水一样,要将向晚晚吞没。

“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以后不要再找我了,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们是不可能的,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是不可能。”

说完,向晚晚直接关上车门道:“你走吧,我去前面打车。”

说完,向晚晚就往前面走。

顾寒江皱眉,正要跟上,而这个时候,公司来了电话。

他马上接听,下一秒就震惊地叫起来道:“你说什么?帝国不把拿快递给我们了?着怎么可能?我哥明明答应我的,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公司。”

挂完手机,顾寒江马上踩下油门离开。

而向晚晚站在马路边,一遍看着手机里的时间,一遍皱了眉头。

已经快到上班时间,但是这里好像不怎么好打车。

她都等了好一会儿了,路过的都是私家车,根本没有的士。

就在向晚晚打算往前面走一段路再打车的时候,兹拉一声。

眼前停了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车。

车子是独一无二的,车牌更是全世界仅有。

除了顾寒城值得拥有之外,别无他人。

向晚晚看着摇下车窗的男人,看着那因英俊到足够让所有人嫉妒的容颜,微微抿唇道:“顾总,有事?”

顾寒城看着站在马路边的女人,脸色淡漠,声音薄凉,“上车。”

“不用看了,我......”

“你是想迟到骂?帝国不需要迟到的总监。”

顾寒城冷眼看着她,打断她的话。

向晚晚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迟到了,如果再不坐车,可能真的来不及。

想此,她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勾唇打开他的车门,上门道:“那么麻烦顾总了。”

“副驾驶。”

顾寒城看着打开后门的女人,冷冷地提醒。

向晚晚:“.......”

她不想坐前面可以吗?

但是,看着顾寒城的眼神,她如果拒绝的话,可能就要僵持再这里了。

顾寒城是帝国的boss,就算不上班也没事,可是她这个销售总监本来就负面新闻很多,如果再这么任性的迟到。

不知道那些员工还会怎么议论她。

为了前途光明,她只能关上后面的车门,从新打开副驾驶的门上去。

向晚晚上车后,就系上安全带,然后坐着不出声。

顾寒城也没有出声,两个人就这么诡异安静地来到帝国。

停车后,向晚晚就解开安全带,伸出手要打开车门。

却听见咔嚓一声。

车门瞬间被落锁了。

向晚晚有些皱眉,不解地看着顾寒城道:“顾总,你这是......”

“下次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和寒江接触。”顾寒城两着手放在方向盘上,双眸带着幽暗阴沉诡谲道:“你们不可能在一起。”

向晚晚自然知道,在所有人心里,她就是肮脏的女人,自然配不上那个顾寒江。

想此,她冷眼道:“我知道,你放心,我对你弟弟没有想法。”

说完,向晚晚就要继续开车门,但是依旧打不开,顿时有些抿唇道:“顾总,麻烦开一下车门。”

顾寒城并没有将车门打开,而是回头看着向晚晚,道:“既然对寒城没有意思,为何坐他的车?”

“我不想他误会。”

向晚晚想了一会儿道。

“所以,上了他的车?你觉得,寒江会怎么想?”

顾寒城嗤笑,眼眸阴沉,道:“他会觉得你心里有他,你这是欲擒故纵。”

“不会,我刚刚已经和他说清楚了。”

向晚晚马上解释。

“我比你更理解寒江,要断绝他的念想,就必须狠。”

顾寒城敲打着方向盘,目光盯着前方,漆黑又暗沉。

向晚晚有些不明白顾寒城的意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顾总的意思是......”

“让他丢脸,脸面尽失,自然而然就会恨着你,不再喜欢你。”

顾寒城不以为道。

向晚晚:“.......”

这是不是太狠了?

“怎么?做不到?”

顾寒城看着沉默的女人,眼眸微微眯了一下,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怒意。

这个女人心里是不是也想嫁给寒江,想要做顾家的少奶奶?

呵,只要他在,向晚晚永远不可能成功。

他没有玩腻的女人,休想嫁给任何一个男人。

“不是。”

向晚晚沉思片刻,道:“只是觉得这样是不是太伤人了?”

“伤人?不伤人如何让死心?”

顾寒城嗤笑,声音薄凉,带着警告道:“向晚晚,下次如果再让我听见寒江追求你的消息,我不介意让你消失在公司。”

“......”

这是威胁吗?

不过顾寒城说的对,不狠心,如何能让一个人死心?

当初的顾寒城不就是足够绝情,才让她绝望死心离开吗?

“顾总,我知道怎么做了。”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勾唇平静道:“现在可以开门让我离开了吗?”

顾寒城扫了一眼向晚晚,目光落在向晚晚的红唇上,哪里还带着一丝丝红肿。

看起来就像一朵鲜艳的花朵,带着浓浓的诱力。

顿时间,他觉得呼吸有几分炙热,脑海里,不同地播放着他和向晚晚在一起的画面......

想着昨晚,他疯狂地摧残着这红唇,那甜美到让他成魔的味道......

“顾总?”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诡异的眼神,本能地紧了一下手,眼里有几分警惕,往旁边挪了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