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来袭:爹地请留步向晚晚顾寒城 > 第114章 我不是你的 妻子!

我的书架

第114章 我不是你的 妻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我不是你妻子。”

向晚晚马上反驳,随后解释道:“我和你妻子是朋友而已,当初,我们因为同名同姓成了朋友,后来,她生希希的时候难产了,没有保住了,她将孩子托给了我......”

“不可能!”

顾寒城脸色一变,猛地上前,直接用力掐住向晚晚下巴,眼神阴骘道:“向晚晚,你还想骗我吗?”

向晚晚痛的倒抽一口气,但是还是忍着刺痛道:“我没有骗你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也看见你了,我和你妻子长得并不像。”

“你可以整容!”顾寒城微冷道。

向晚晚脸一僵,随后又笑道:“我又没有整容,顾总不是查过吗?”

顾寒城眼眸一暗,有些烦躁。

是呀,他查过。

并没有查到向晚晚整容的消息。

所以,她真的不是向晚晚吗?

“顾总,你掐疼我了,能放开吗?”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的眼眸沉思的模样,微微咬唇。

顾寒城看着有些红哦那个的下巴,微微松手,脸色有些恍惚,心里莫名其妙地刺痛。

向晚晚真的死了吗?

她怎么可以不经过他的允许就死了呢!

向晚晚,你怎么可以死呢!

他找了这么多年,想过无数次找到她以后如何惩罚她。

可是她死了,他所想的那些又有什么用?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有些恍惚的样子,忍不住心里嘲讽。

现在知道当初冤枉她了,心里很内疚吧?

如果不是一不小心曝光希希的身份,她不会那么快告诉顾寒城当年的真相。

现在顾寒城知道她当初死了,应该不会怀疑她就是当初的向晚晚了吧?

而顾寒城,心里应该很内疚吧?

“她真的死了吗?”

顾寒城眼眸暗淡的看着向晚晚问。

向晚晚点头道:“死了。”

“那她,以前过的好吗?”

顾寒城低沉问。

“不好,一个女人大着肚子在国外,能过的好吗?几乎都是每天以泪洗面,所以,最后生孩子的时候,才会难产死吧,也许,她也早就不想活了吧。”

这些话,她说的都是真的。

当初,道国外的时候,她确实天天以泪洗面,后来生孩子确实也难产,不好还好,科技发达,最后顺产转破腹产,她想过就这么死去,可是想到母亲死的不明不白,她又不甘心地活下来,最后孩子还是顺利生下来了,而她,也熬过去了。

顾寒城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心脏有那么一瞬间,刺痛刺痛的。

好像针扎了一般。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向晚晚一脸笑容地叫他:“寒城,寒城。”

似乎这一切还像昨天异样。

只是,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了好多年了。

致死,他都没有见过她最后一面。

向晚晚死的时候,有没有想他,有没有恨他?

恨他当初不相信她,逼着她打胎?

还离婚?

或许,恨吧。

“她,死的时候,留了什么话?”

他想知道,她死的时候,有没有说恨他的话。

向晚晚看看明显有些悲伤的男人,有些恍惚,到那时很快,就有些嘲讽。

顾寒江这是为她难过吗?

这个男人,会为她的死难过吗?

他这么厌恶她,怕是巴不得她早点死吧。

所以刚刚的悲伤,一定时她的错觉!

“没有话,只是希望我照顾希希,还要,永远,永远不要带着希希回A市。”

轰!

顾寒城多年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

永远不要带希希回A市,是不想希希和他相认吗?

那个女人,果然市恨死了他吧。

连儿子,都不愿意让他发现。

顾寒城微微抬头,将心里所有情绪压制下,脸色平静淡漠道:“那你为什么回来?”

“我一直想要回A市发展,毕竟这里才是我长大的比方,我以为就算回来,希希不会和你遇上,但是缘分就是这么奇妙,该来的总是躲不住,我以为隐藏希希的身份,就没事,但是,最后,还是被顾总,你发现了真相。”

向晚晚有些无奈道。

“所以,如果不是希希说漏嘴,你并不打算告我希希的身份?”

顾寒城的脸色有几分阴沉,“你知道被私藏我的希希,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顾总,我听说当初是你故意要你妻子打掉孩子的,你应该不希望这个孩子出世吧?如果被你知道希希市你的儿子,万一你对希希不好呢?”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带着几分嘲讽道:“就算现在知道希希市你的儿子,你也不会认,不是吗?”

“谁告诉你,我不会认?”

顾寒城眼眸微沉。“以后,希希就和我住在一起,我会照顾好他,给他最好的教育。”

“那我呢?”

向晚晚心里一沉,有些紧张道:“你是打算抢走希希吗?”

“希希不是你的儿子,这不算抢走!”

顾寒城眯眼看着向晚晚,带着几分怪异,“而你,也没有资格拒绝的权力。”

“你......”

是呀,如果,她说希希市顾寒城的儿子,不是她生的,她自然没有权力和顾寒城抢。

她本以为顾寒城不会承认向希希,就算知道向希希是他的儿子,也只会躲照顾一下,可是,顾寒城要接走向希希,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毕竟顾寒城这么厌恶曾经的她,就连孩子,估计也是不喜欢的吧。

而现在,顾寒城要抢走她最珍贵的东西。

“这些年,你照顾希希辛苦了,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顾寒城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女人,微微挑眉道:“金钱,权力,我都可以给你。”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希希。”向晚晚咬唇看着顾寒城,“虽然希希不是我亲生的,但是,这些年,我和希希相依为命,我离不开他,不能没有他,所以,顾总,你不能将希希带走。”

“怎么?你还想利用希希嫁给我?”

顾寒城不知道想到什么,嗤笑道:“我劝你还是别痴心妄想。”

这个女人,一直以来欲擒故纵,就是在打着这个主意吗?

如果是,那这个女人想错了。

他可以给她任何东西,却不会娶她。

“顾总,你真自以为是了,虽然你有钱有权,但是这些在我眼里算不得什么,在我心里,没有任何东西比希希重要!”向晚晚冷哼,“就算你要带走希希,也得问希希愿不愿意才行!”

“他会愿意的。”

“我不愿意。”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

一直在外面偷听的向希希走进来,看着故顾寒城,认真道:“顾寒城,我不会跟你走!我要和妈咪在一起。”

“你一直在门外?”

顾寒城看着进来的向希希,眉头微蹙。

那他和向晚晚说的话,向希希都听见了?

包括以前他对向晚晚所作的一切?

向希希会不会因为他对向晚晚残忍,而拒绝认他?

想到这个,他忍不住解释道:“希希,以前是我没有查清楚,冤枉了你亲生母亲,但是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