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体贴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游乐场。

向希希一手拉着向晚晚,一手拉着顾寒城,玩了一个又一个项目。

直到过山车的时候,向晚晚退缩了。

“这个不行,我玩不来。”

“怕什么?这才刺激,不是吗?”

向希希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向晚晚,死活要拉着向晚晚一起去。

向晚晚就是不看走,摇头道:“不行,我不去。”

“顾寒城,你快帮我吧妈咪弄到过山车去。”

向希希发现拉不动向晚晚后,马上对着旁边的顾寒城求助。

顾寒城听此,挑了一下眉头,直接上前来到向晚晚面前。

向晚晚还没拒绝,就看见顾寒城弯腰直接将她抱起来。

她瞬间叫了一声,手本能地搂住顾寒城的脖子,害怕地看着四周,脸色发红道:“顾寒城,你疯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快放我下来。”

向希希看着顾寒城将向晚晚抱起来,也是惊呆了。

“顾寒城,你,着操作厉害。”

向晚晚一脸黑线,随后无奈道:“我玩,我玩,行吗?你快放我下来,大家都要取笑了。”

顾寒城看着挣扎的女人,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眼眸暗了几度,道:“别动。”

“.......”

这声音,是缺水了?这么嘶哑?

想此,向晚晚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口干舌燥?要不要喝点水?”

“水?”

顾寒城的目光落在向晚晚红润的唇上,喉结微滚。

他想,他确实想喝水。

不过此水非彼水。

“你干嘛”

向晚晚感觉到顾寒城炙热的眼神,心一跳,有些紧张。

顾寒城没有回答向晚晚,而是直接将向晚晚放在过山车的位置上,然后面无表情地坐在向晚晚旁边的位置。

而向希希则坐在了他们的前面。

“妈咪,坐好了,要准备发动了。”

向希希回头看了一眼向晚晚,笑着道。

向晚晚深呼吸,然后死死地抓住扶手,闭着眼睛,告诉自已,很快就过去的,不用害怕。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害怕的模样,挑了挑眉头,道:“这么胆小?”

“我怕高。”

向晚晚抿唇。

顾寒城一愣,随后微微眯了一下眸子,盯着向晚晚苍的脸色,道:“你和她相似的地方还真多。”

她,似乎也怕高。

向晚晚抓着扶手的手一紧,随后有些尴尬,道:“是吗,或许就是像,才会成为好朋友吧!”

“啊!开动了,开动了。”

前面的向希希尖叫起来。

向晚晚马上闭上眸子,咬紧牙齿。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过山车飞了出去……

向晚晚觉得整个人的血液都要逆流了,整个人浑身有些僵硬起来。

心里充满了恐惧……

顾寒城看着旁边害怕地连眼睛不敢睁开的女人,眼眸微暗,随后伸出手放在她手上抓住,道:“不用害怕,睁眼。”

向晚晚摇头,闭着眼睛,就是不睁开。

心里祈祷着这个过山车可以快点停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过山车终于停了。

向晚晚腿软地从位置上下来,随后找到垃圾桶旁边,疯狂地吐起来。

向希希看着夸张呕吐的女人,有些愣住了。

“妈咪,你怎么吐了?”

向晚晚难受摆手,然后又开始吐起来。

她觉得整个人都是头晕脑胀的,很是难受。

“妈咪,过山车好不好玩,要不要再玩一次!我还想玩呢!”

向希希看着过山车,眼里都是星光。

他就喜欢刺激的。

向晚晚脸色一白,马上。道:“我不去了,要去你自已去。”

“希希,你去吧,我照看你妈咪。”

顾寒城看着难受的向晚晚,面无表情地对向希希道。

向希希马上点头,然后转身就跑。

而顾寒城看着一旁的女人,上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道:“好点没有。”

向晚晚从包里抽出纸巾擦拭了一下,点头,道:“好多了。”

“这里坐一会儿吧!”

顾寒城扶着向晚晚坐下,然后看着过山车上的向希希问:“希希小时候也喜欢这么玩吗?”

向晚晚擦嘴巴的手一僵,随后勾唇,心疼,道:“不,这是希希第一次来游乐场。”

顾寒城眉头微皱,不解得看着向晚晚道:“你不会说是没时间带希希来吗?”

“不是。”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眼神闪过几分恨意,道:“因为我怕希希看见拿着孩子都是爸爸妈妈陪着来玩,他会多想,以前,他总是问爹地在哪里,我根本没有办法告诉他!”

顾寒城眼眸一暗,看着向希希,心里有些发涨。道:“以后我会对希希好。”

向晚晚想要嘲讽,嘲讽顾寒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但是,她不能。

她沉默地低下头,不再出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顾寒城面前站住了一个小女孩。

“叔叔,买朵玫瑰花送给女朋友吧,祝你们,幸福长长久久!”

顾寒城看了一眼眼神的玫瑰花,随后看向小女孩。

小女孩很可爱,五六岁的年纪,笑得很挑眉。

他正要伸出手接过玫瑰花,旁边的向晚晚就解释,道:“我不是他女朋友。”

“那是……”

小女孩不解得眨眼,道:“朋友吗?”

向晚晚正要说是的时候,顾寒城猛然道:“我儿子的母亲。”

“那就是妻子了,先生,你愿意买朵玫瑰花送你妻子吗?”

小女孩马上改口道。

向晚晚以为顾寒城会拒绝。

却没有想到,顾寒城接受了。

她看着顾寒城给小女孩付钱,不由得抽嘴,道:“顾总,你这是送给我?”

“有问题?”

顾寒城将鲜花送到向晚晚面前,挑了挑眉头。

向晚晚摇头,道:“只是觉得你很奇怪,我不是你妻子,你为什么不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知道陌生人而已。”

顾寒城不以为意,而是将玫瑰花塞到向晚晚手里,看着往这边跑来的向希希,道:“吃冰淇淋吗?我去买冰淇淋,你和希希这里等我。”

向晚晚:“……”

这不像是顾寒城的作风,这么温柔体贴?

“不吃吗?”

顾寒城看着沉默的女人,低声问。

“吃。”

向晚晚本能回答。

顾寒城点头,然后转身往卖冰淇淋的地方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