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顾寒城,别逼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什么病,我能治的话,一定帮你,但是,请你病好后,不要再靠近我!”

这么下去,她怕有一天不能守住自已的心。

顾寒城,是个迷人的男人,全天下,没有那个女人可以抵挡他的魅力。

就算顾寒城曾经深深地伤害她,她也不敢保证,她有一天会不会一个头脑发热,然后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你是你说的。”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眼眸漆黑,带着诡异,道:“你不要后悔。”

“绝不后悔!”

向晚晚想也不想就回答。

可是,看着顾寒城的眼神,她顿时觉得好像跳进了陷阱一般,心里慌的可怕。

她刚刚是不是答应的太快了?

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可是顾寒城怎么可能会让向晚晚后悔呢。

在向晚晚回答的那一刻,顾寒城直接一把抱起的向晚晚。

向晚晚惊吓的叫了一声,然后抱住顾寒城的脖子,有些惊恐道:“你干吗?”

“帮我治病。”

顾寒城看了一眼向晚晚,勾唇,带着几分危险诡异。

向晚晚还迷糊着,这抱着怎么治病的时候,她就被顾寒城扔到了床上。

她一阵懵逼,不解地看着顾寒城,正要问他要她怎么治病的时候,就看见眼前的男人正在抽开领带。

顾寒城眼神炙热漆黑,就像黑夜浓郁,让人看不透。

而在着漆黑的眼神里,又带着一阵火焰......

让她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危险。

“顾总,你......干嘛?不是治病吗?”

“嗯,现在治病。”

说完,顾寒城将手中的领带扔到一旁,然后解衣袖种的扣子。

向晚晚看着着意操作,顿时觉得事情大条了。

直接从床上站起来,指着顾寒城道:“这是治哪门子病?”

“向晚晚,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

他眼眸炙热,如同火焰,要将眼前的女人焚烧,道:“我只对你有反应,医生说了,只要和你睡多几次,我的病自然会好。

“你的意思是,你的身体.....哪方面不行?”向晚晚震惊地睁大眸子,随后想到什么,又马上否认道:“不可能!你要是不行,那当初你怎么会....难道是喝酒的原因?”

向晚晚想起几年前,顾寒城喝醉酒的那一次。

顾寒城明明就是正常的,而且那天晚上,他和她纠缠了很久.......

至今想来,她的腿都有后遗症似的发酸.......

“什么喝醉酒?”顾寒城锐利的眯起眸子,眼神如同一把刀一般落在向晚晚身上,带着审视,似乎要要将她看穿。

向晚晚身子一僵,意识到自已好像又说了不该说的话,马上咬唇道:“我的意思是,你喝酒了也不行吗?这电视上不都说,喝酒的男人,哪方面都很厉害吗?”

“你想试试?”

顾寒城看着她,声音嘶哑,好像压制着什么一样。

向晚晚却吓的马上摇头道:“不,我不想。”

“那就闭嘴。”

顾寒城解开最后一粒扣子,然后就往向晚晚走去。

向晚晚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目光落在他的胸口,秀色可餐。

天底下怕是再也没有比顾寒城更完美的身材,可是,越是完美的东西,就越毒。

她深有体会。

她千万不能陷进去,不能再和他有牵扯。

想此,向晚晚马上要从床上跳下去,只是她还没成功,就再次被顾寒城一手推到床上。

碰的一声,向晚晚的脑袋重重地砸在床上。

如果不是床垫够软的话,她怕是要头破血流。

顾寒城还是这么无情粗鲁。

向晚晚甩了一下有些疼痛晕眩的头脑,看着眼前暗沉眸子的男人,心跳加速道:“顾寒城,你要冲动,有什么问题,我门好好谈谈,我觉得你的病,我治不了,你这种病应该看医生,不应该找我。”

“已经看过了。”

顾寒城声音嘶哑,“他说,除了你,没有人能治!”

“那个医生这么说的?一看,他就是半桶水,什么毒不懂,你千万不要听信他的妖艳,说什么我能治好你的病,这要是耽误了你的病情就不好了,所以,顾总,要不,你再次看看别的医生吧,说不定,你的病很快就好了。”

到底市那个医生提出这样的建议了,简直可怕。

他凭什么认为她能治好顾寒城的病?

这种不举的病,不是应该详细检查,对症治疗吗?

“我不觉得他胡说。”

毕竟,面对向晚晚,他的病确实好了。

也许次数多了之后,他的病自然就好了。

顾寒城将将衣服解开后,就直接跨步往向晚晚去。

向晚晚看着越发靠近的男人,身子不停地往后吧退,最后推到角落里,无路可退。

她的脸色苍白无血色,眼眸带着惊恐,道:“顾总,你不要再过来了。”

“向晚晚,这是承诺的,后悔,已经太迟了。”

顾寒城直接一手抓住向晚晚的胳膊,将她拉到跟前,一手掐住她的下巴,眼眸幽深如同大海,危险重重,“不要反抗,我会我会更加兴奋,到时候伤了你......”

“顾寒城!”向晚晚脸色发白,眼眸睁大,瞪着他,带着就几分怒火和倔强道:“我并不知道,你说的治病是这个意思,如果知道,我绝对不会答应。”

她只会远离,离他远远的。

“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顾寒城盯着她,笑的诡异。“太迟了。”

说完,顾寒城就直接逼近向晚晚的脸,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味道,看着这双酷似她的眸子,身体里的灵魂越发的动荡不安。

就好像被锁在铁塔的恶魔要冲破封印一般。

他深深呼吸,将向晚晚身上的味道吸入肺部到达身体四处......

他明显感觉到,血液的流动.....

“向晚晚。”

顾寒城低头就要喷向晚晚的唇,却要即将要碰的那一刻。

突然间啪的一声。

向晚晚的一巴掌甩在顾寒城的脸上。

巴掌声再安静的房间里极为响亮。

打完这一巴掌的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瞬间阴骘下来的眼眸,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却依旧不服输,倔强的如同不低头的孔雀,道:“顾寒城,你别逼我!”

她已经恨克制对他的恨了,可是,为什么他要一次又一次地招惹她?

她不是他的玩物,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是个人,又思想,有脾气。

“向晚晚。”

顾寒城舔了一下嘴角,声音黑暗的如同地狱来的魔音,带着危险重重。

他死死地捏住她的下巴,盯着她倔强的眼眸,眼眸漆黑地如同黑夜要将她吞噬。

她感觉大桥哦来自他身上的怒火。

好像巨浪,要将她淹没。

说不怕是假的,可是她不能退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