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来袭:爹地请留步向晚晚顾寒城 > 第125章 向晚晚,你在折磨自已?

我的书架

第125章 向晚晚,你在折磨自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骊山别墅。

向晚晚躺在床上,眉头微紧。

她发现她站在悬崖峭壁上,她的对面站着西装革履的和顾寒城,还有一脸得意的韩倩倩。

“向晚晚,你想跟我抢寒城哥,你做梦吧。”

韩倩倩上前推了她一把。

瞬间,她整个人往身后的悬崖倒去.....

她万念俱灰地看着顾寒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惊慌,可是,他的眼眸是这么的冰冷无情。

对于她坠崖,没有任何是神情......

“啊!”

向晚晚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骑俩,脸色苍白。

一只手死死抓着自已胸前的衣服,不停地喘气。

过了好久,她才回神过来,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才发现,她这是在家里。

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可是,那种绝望的心情,依旧萦绕在心上,好像,刚刚的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现实........

“韩倩倩。”

想着梦里的韩倩倩得意的眼神,她死死地咬紧下唇,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勾起唇角,呀NSA很漆黑道:“你说没有让从你手上抢走顾寒城,但是,你要输了。”

以前,她只想远离顾寒城,不想与顾寒城有纠缠,但是,想着,她改变了自已的计划。

她要从韩倩倩手中抢走顾寒城,她要让韩倩倩像她一样痛彻心扉。

也要让顾寒城对她死心塌地,然后,将他踩在脚下。

都说最残忍的复仇,就是诛心。

那她,就亲手诛他们的心!

向晚晚看着i自已身上的痕迹,忍住心里的痛恨厌恶,然后起身往浴室去。

她打开花洒冲洗自已的身体,似乎想要将身上的一切冲刷干净,

但是,有些肝脏已经浸透血肉,无论她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洗干净。

她咬紧自已的红唇,狠狠地擦洗......

直到皮肤传来刺痛后,她才放过自已,然后仰起头,任由水冲洗而下。

“向晚晚,从今以后,你将出卖自已,无路可退。”

这是自已的选择,就应该承担起一切后果。

不知道是不是伤口太痛,眼睛已经开始发酸。‘

一滴泪从她眼角落下,与水融合。

分不清那些事泪那些是水......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晚晚才关掉水,然后拿过一旁的浴巾擦了一下脸后,就裹在自已身上。

她拿过毛巾裹住自已的头发,有些失魂落魄地打开浴室的门。

咔嚓一声。

浴室门开了。

坐在床上静静等着的顾寒城,一眼就看见了从浴室出来的女人。

身上还带着一丝丝水的雾气,脸色有些发白,就连双眼都有些红红的。

此刻的模样,没有之前的盛气凌人,带着一丝丝落魄美。

她这是哭过了?

故顾寒城的目光落在向晚晚的身上,身上都是一些些刮痕.....

他除了在她身上落下吻痕之后,从来没有留下抓痕,所以,这些抓痕是她自已抓的?

和上次一样,和他在一起后,就嫌弃的进浴室冲洗吗?

她还是这么厌恶他妈?

想到这个女人的嫌弃,他心里就控制不住地燃气一丝丝怒火,一双眸子越发的黑沉道:“向晚晚,你这是对我不满?”

向晚晚从来没有想到洗漱出来后还会看见顾寒城,她以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公司了。

面对顾寒城的质问,她微微抿唇,随后努力平静道:“没有。”

“没有?”顾寒城目光一眯,随后直接上前抓住她的胳膊,一只手落在她的肩膀处,声音微凉。“这是什么?”

向晚晚看着自已身上的抓痕,忍住要甩来他手的冲动,道:“不小心抓的。”

“向晚晚,你真以为我......”

“顾总,我有些冷,有什么话能不能等我穿好衣服再说?”

详情请打断顾寒城的话,微微低声道。

顾寒城蹙眉。

这一刻,他才发现,他抓着向晚晚的胳膊,确实有些冷。

随后,有些低沉问:“你洗冷水?”

向晚晚默认了。

她确实洗冷水了。

想要让自已清醒一点,告诉自已不要对顾寒城有任何感情。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报复。

看着默认的女人,顾寒城直接将向晚晚拉到床上坐下,然后拿过吹风机帮向晚晚吹头发,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的举动,整个人僵硬住了,眼里带着不敢置信。

顾寒城,这是帮她吹头发?

很快,她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顾寒城打开吹风机,给她吹起了头发。

她能感觉到他那指骨分明的手在她头上按摩着。

温柔的让她怀疑眼前的男人不是顾寒城。

“你真的是顾总吗?”

向晚晚忍不住低声问。

顾寒城顿了一下,随后继续给她吹头发,声音嘶哑,“你说呢?”

“传闻中的顾总,从来不会做这些。”

向晚晚抬头看着他,眼里带着几分迷茫。

这样的顾寒城,更让她害怕。

害怕她会一不小心就被沦陷了。

“你觉得问该如何做?”

顾寒城看着有些迷茫的女人,顿时有些好笑地勾起唇角。

向晚晚看着他的笑,更是黑了眸子。

顾寒城,真的对她这张脸很满意吗?

不然,他为什么会这么温柔?

如果真的这样,那她整容成这个样子,还真是帮了自已了?

如果,她能借着这张脸让顾寒城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就狠狠地折磨他……

“在想什么?”

顾寒城看着突然沉默的女人,继续吹头发,不过眼神却微微暗了几分。

她的头发很柔软,还带着洗发的清香,这种味道,真是该死的迷人。

就像她身上的味道一样,带着蛊惑……

“没什么。”

向晚晚摇头,然后坐直身子,任由顾寒城吹头发。

她告诉自已,从里以后她要忍住对顾寒城的恨,要慢慢地让顾寒城觉得她对他有感觉。

然后,慢慢地让顾寒城喜欢她,跳进她的陷阱。

“向晚晚。”

顾寒城看着坐直身子的女人,呼吸一窒,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的脖子往下……

她只是裹着浴巾,露出肩膀……

本来,他已经压制住了心里的所有可怕的想法,可是,看见她坐直身子的那一刻,他觉得空气都变热了……

他按着她头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

向晚晚好像感觉到了顾寒城的希望,顿时身子微僵,下一秒,她从床上站起来,道:“我头发干了,我去换衣服。”

不过,她刚刚转身,手臂就被人抓住了。

顾寒城放下手中的吹风机,然后将向晚晚拉到自已面前,低头看着她,眼眸幽暗道:“向晚晚,我的病还没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