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向晚晚,哭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还说不是欲擒故纵,呵!”

顾寒城低低笑了一声,随后直接咬了一下她的耳垂,道:“你成功了,现在,我只想……”

“顾总,我没有。”

向晚晚马上反驳,随后就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不过,她还没有成功,就被顾寒城抬起下巴,随后,一个黑影俯身下来。

等向晚晚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嘴巴已经被顾寒城堵住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眼眸微缩。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顾寒城,似乎确实很喜欢她这个身子。

这说明,她离复仇并不远了。

可是,用自已交换的复仇,真的值得吗?

向晚晚没有推开顾寒城,而是闭上眸子。

脑袋有些乱,就连心都有些酸涩……

顾寒城看着不挣扎的女人,微微勾唇,随后更加疯狂地为所欲为。

就在他的手落在她肩膀上的肩带时,突然间,嘴巴里尝到了一丝丝苦涩。

要弄断肩带的手一顿,眼眸微沉。

随后看着她的脸庞,清楚地看见她眼角有些湿润。

她这是哭了?

想到这个,顾寒城猛地从向晚晚的唇上离开,目光诡异地盯着向晚晚,声音有些低沉嘶哑,道:“哭了?”

向晚晚猛地睁开眸子,随后伸出手擦干眼角的泪水,道:“没有,可能眼睛疲劳导致的。”

“是吗?”

顾寒城明显不信。

他盯着她的眼眸,似乎想要将她看穿。

而向晚晚坦荡与他对视,擦干眼泪后,才微微抿唇,道:“是真的。”

其实,是她没有控制住她的情绪。

是她还没有彻底放开自已,还在乎自已这个臭皮囊。

“向晚晚。”

顾寒城看着她隐忍的模样,直接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微沉,“是你自已先招惹我的,现在,哭什么?马上后悔还来得及,自已和希希……”

“我没后悔,我愿意帮你治病,但是,请你不要抢走希希!”

向晚晚咬唇打断,随后直接主动地抬头吻向顾寒城。

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退缩。

不管如何,勇往直前……

“向晚晚。”

顾寒城眼神一暗,眼里波光诡谲,如同大海深不见底,带着致命的蛊惑。

下一秒,他再也控制不住地回应……

这一次,就算她大声哭,他都不会心软……

这是她自找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晚晚从闹钟声中醒来。

她伸出手本能地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将闹钟关掉。

随后整个人有些难受地躺在床上,浑身,酸痛的如同长跑了一般。

她偏过头看着已经空掉的床,有些失神。

她又一次违背自已的心,和顾寒城疯狂了一个晚上。

从客厅到房间……

想到昨晚的一切,向晚晚脸上忍不住发热,随后又有些心酸。

这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

“妈咪,你醒来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向晚晚马上回神过来,出声,道:“起来了,我换衣服,等一下就出去。”

向晚晚下床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看着镜子里的自已,有些蹙眉。

不知道是不是顾寒城故意的,竟然在她身上留下真么多痕迹。

旧痕迹没有消退,新痕迹又来了。

还好工作服的有领子,可以遮掉不少脖子上的痕迹……

向晚晚换了衣服,又将可能被人发现的痕迹做了处理之后,才转身出门,打开房门。

“妈咪,你怎么又跑来这里睡了,你昨晚和顾寒城……”

“希希,什么都不要问。”

向晚晚打断向希希的话,的勉强道:“一切,我自有打算。”

“喔。”

向希希看了一眼向晚晚,眼里有些沉思。

他妈咪不是讨厌顾寒城吗?为什么又会和他同一个房间?

这大人的心思,有时候,还真是难以猜测。

“顾寒城……他,走了吗?”

向晚晚看了眼四周,没有发现顾寒城的身影,心情有些百味交加。

向希希不知道向晚晚想什么,听见向晚晚说顾寒城,他就有有些生气,道:“他去接韩倩倩了,那个韩倩倩,就是事多。”

“是吗?”

向晚晚微微勾唇。

似乎嘲讽之前自已觉得顾寒城可能多少有点喜欢她。

或许,顾寒城这么沉迷她,不过就是为了治病吧。

如果不是只对她有反应,也许就不会和她……

不过不管他因为什么目的,她都会让他对她死心塌地!

“希希,走吧,送你上学。”

向晚晚收敛所有情绪,平静地牵着向希希的手离开。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是向家向峰成亲的日子。

向晚晚拉着向希希地手站在向家大宅门口,眼里一阵酸涩。

几年前,她是这里的主人之一,而现在,她以外人的身份回来。

向峰,她的父亲,她从小崇拜的男人,现在要娶别人了。

更可怕的是,她的父亲,很早很早以前就背叛她妈妈了。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韩倩倩和林媛媛的话,她永远不会相信,她的父亲会和其他男人一样犯错。

“妈咪,真的要去进去吗?”

向希希明显感觉到牵着他手的向晚晚有些不一样,她的手似乎在冒汗,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去,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外公,虽然,他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来看看,也是对你外婆和妈咪最好的安慰。”

向晚晚努力挤出一丝丝微笑,保持心里的平静。

顾寒城的目光落在向晚晚身上,想要找出蛛丝马迹,但是自始自终,这个女人都表现的很平静。

好像,就真的只是来带希希参加宴会一般。

难道,她真的不是向晚晚?

不然为何听见自已父亲另娶,没有其他反应?

“妈咪。”

向希希紧紧地抓紧向晚晚的手。

他似乎明白,向晚晚找他一起来,不过是找个借口而来。

妈咪现在一定很难过吧!

外公,要娶别的女人,而有其他人彻底取代妈咪的位置。

他不知道以前妈咪和,关系如何,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年,外公为什么没有找妈咪,为什么,妈咪一直没有和外公联系,甚至回来也没有找外公……

他想,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过不管如何,他始终会站在妈咪这一边,守护妈咪,保护妈咪。

向晚晚看着越来越多人进大门,微微深呼吸,随后勾唇,勾住一旁顾寒城的胳膊道:“顾总,我们进去吧!”

顾寒城面无表情地点头。

正要进去的时候,突然间身后传来一声震惊的声音。

“寒城哥!向晚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