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霸道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倩倩看着顾寒城这么在意向晚晚的话,心里更是恨了。

都是这个向晚晚的错,是她将向希希带回来的!

如果不是向晚晚,顾寒城怎么会认向希希!

她好恨,好恨!

向晚晚似乎感觉到韩倩倩的目光,抬眸看去,就看见韩倩倩盯着她,眼眸带着怒火。

韩倩倩越是生气,她心里就越高兴!

韩倩倩,你永远不会知道,未来还有什么等着你。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顾寒城一手牵住向希希的手就往前走。

向晚晚看见脸色难看的韩倩倩,勾唇跟上。

“你没事吧。”

林媛媛看见顾寒城离开后,默默地站在韩倩倩身边,低声问。

韩倩倩死死地握着双手,咬牙,道:“没事。”

“我真想不到,向希希竟然是顾寒城的儿子,以后,你的路……怕是更加难走了。”

林媛媛道。

“我不会输的。”

当初向希希的母亲都不是她的对手,何况知道孩子,更不是她的对手!

没有人可以阻拦她想做的事情。

“向峰,现在怎么办?”

林丹看着现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今天本来是她和向峰接结婚的妻子,可是,却变成了认亲大会。

现在所有人都记着顾寒城有了个儿子向希希,却不知道她和向的婚礼了吧?

她将婚礼弄得这么隆重,就是想要告诉所有人,她是向夫人,可是现在,他们所有的光都被向希希抢了。

向希希成了今天宴会的主角。

“继续吧。”

向峰眯了一下眸子,随后看向一旁的司仪,道:“继续。”

司仪点头,然后拿着话筒继续说话。

宴会回归正常。

不过,宴会下,众人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平静,都在暗地里说着八卦……

……

骊山别墅。

向晚晚打开车门下车后,就牵着向希希的手往大门去。

顾寒城锁上车后,也跟上,道:“向晚晚,今晚,你有点不对劲。”

本来还在想着宴会上发生的事的向晚晚,猛地一个激灵,脑袋一阵空白,回头看着顾寒城,有些结巴,道:“什么,什么不对劲?”

“你的眼神,你恨向峰。”

顾寒城盯着向晚晚,眼眸如黑夜幽暗,道:“是吗?”

“我……是有点恨。”

如果说不恨,顾寒城肯定不会相信!

现在只能承认了。

都怪希希没有完全隐藏住自已的恨意。

“有那么一瞬间,我总觉得,你就是她……”

顾寒城勾唇,“恨人的模样,很像。”

当初,她也曾那么看过他。

“顾总想多了,可能是我同情希希的生母,所以才会这么恨向峰,毕竟,我是见证她所有痛苦的人。”

向晚晚抬眸,看着黑暗的天空,低沉,道:“她那些日子,就像这黑夜,没有一点光,黑暗无比。”

滋啦!

猛然间,顾寒城的心被人纠了一下,有些酸痛。

黑暗无光的日子,她到底是如何熬的?

身为向家千金的向晚晚从来没有吃过苦,遇到拿着磨难,她又是如何克服的?

这一刻,他突然想知道她的那些过往。

“今晚,陪我说说她的事。”

顾寒城沉默片刻道。

向晚晚顿了顿身子,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好。”

向希希眨眼看着向晚晚和顾寒城,心里有些激动。

看样子,他们的关系好像又不是不可挽回。

“希希,你先回房间,我和你妈咪在院子里说说话。”

顾寒城看着向希希,伸出手揉不一下他的头发道。

向希希点头,松开向晚晚的手道:“那我回去休息了。”

向希希离开后,顾寒城就往外走,道:“边走边说吧。”

向晚晚点头,随后跟着顾寒城出了院子,往外面的小道去。

骊山别墅是山顶的别墅王,所以四周都没有什么别墅。

两个人走到小道上,很安静,伴随他们的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

向晚晚走在顾寒城身后,等着顾寒城开口。

不过走了好一会儿,顾寒城都没有开口,她有些忍不住在想,这个顾寒城此刻在想着什么?

就在向晚晚想得入迷的时候,突然间,碰的一声,她的头碰到了顾寒城的后背。

向晚晚痛的皱了一下眉头,随后摸着自已的鼻子,有些抽气,道:“你停下来怎么不出声呀!好疼。”

顾寒城看着有些委屈的女人,目光微微暗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道:“是你不看路。”

“我在想问题。”

“想什么问题?”

“想你……”

猛然间,向晚晚回神过来,直接咬住牙齿,不再出声。

而是低头,有些尴尬,道:“没什么。”

顾寒城伸出手抬起向晚晚的下巴,盯着她的脸,眼神漆黑,问:“想我,会问你什么?”

向晚晚眼眸微缩。

这个男人,猜的真准。

“我猜对了?”顾寒城挑眉,随后低声,问,“你觉得我会问你什么?”

“不知道。”

向晚晚抿唇,挣脱她的手,退后一步,道:“应该是想问希希的母亲的事情吧,我可以告诉你的。”

“说吧。”

顾寒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盯着上空的黑暗夜色,道:“她过的,如何黑暗无光。”

“仇恨,痛苦,磨难,她都经历着,顾总,你觉得那是什么样的生活?”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唇角微勾,带着几分暗沉道:“那是生不如死。”

顾寒城眼眸一动,心里有些刺痛。

他可以想象出知道女人大着肚子经历的那些事情……

甚至可以想象,躺在手术台上的她,应该恨死了他!

因为,她的所有风雨,都是他给的……

顾寒城忍不住闭上眸子,忍住心里的滔天巨浪,喉咙压抑,道:“对不起。”

向晚晚听见顾寒城的道歉,忍不住愣了一下。

似乎没有想到顾寒城会道歉。

她看着他,眼眸微暗,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微微握紧手,抿唇,问:“顾总,你,后悔吗?”

顾寒城沉默了。

后悔吗?

后悔吧!

如果当初他相信向晚晚,那向晚晚应该就不会经历那些磨难了。

顾寒城的沉默,却让向晚晚忍不住心里低声嘲讽一声。

他应该不会后悔吧!

毕竟,他从来不曾喜欢她,一直以来,都是她一厢情愿。

“算了,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向晚晚忍不住耸肩,“顾总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如果没有,我就先回去了?”

“陪我坐坐。”

顾寒城睁开眸子,看着向晚晚,眼眸如夜色暗沉。

“时候不早了,我……”

“我让你坐下。”

顾寒城打断向晚晚的话,眼眸越发漆黑,就连声音都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向晚晚微微蹙眉,想要抗拒,但是看着顾寒城眼眸的阴暗,心里有些发毛,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她坐在顾寒城的旁边,和他一起看着眼前的夜色。

两个人静静无语,只有风吹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