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向晚晚的质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此刻。

顾壮壮拉着杨帆的手,道:“你真的是这里的儿科医生吗?很厉害吗?”

杨帆点头,道:“还可以吧。”

“那你能陪我去看看我的好朋友吧,他生病了,也在这个医院,都不知道也么样了,我担心他,所以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了。”

顾壮壮道。

“你偷跑出来的?”

杨帆一愣,随后蹙眉,道:“你家人不会担心吗?”

“我爸爸不在家,只有佣人,佣人很忙,我就趁机跑了。”

顾壮壮解释。

“你爸爸,经常不在家吗?”

看他,似乎不是第一次离家,一点也不害怕,似乎习惯了。

“应该算是,他很忙的,天天要应酬喝酒。”

顾壮壮点头。

杨帆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是这样带孩子的吗?

连陪孩子的时间都没有?

一时间,杨帆心里有些算惹。

如果这个真的是她当年生下的孩子,那她后悔留给他了……

“阿姨,希希的房间到了,就在里面。”

说着,顾壮壮松开杨帆的手,然后打开病房。

房间里守着的向希希的向晚晚听见房门响,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是顾壮壮后,眼眸一惊,随后站起来道:“壮壮?”

“晚晚阿姨,希希也么样?我很担心他,所以来看看。”

顾壮壮向向晚晚打招呼,然后又看向个顾寒城,微笑,道:“伯父。”

顾寒城点头,随后目光落在顾壮壮身后的杨帆身上,眼眸微暗,道:“这位是……”

“你好,我是这个医院的儿科医生杨帆,刚刚壮壮说他朋友生病了,想让我过来看看。”

杨帆礼貌回答,随后看向病床的向希希,道:“床上的应该就是希希的朋友吧?”

“杨帆。”

向晚晚看见杨帆的那一刻,整个人如石雕一般,立在原地。

直到杨帆自我介绍时,她才回神过来,道:“你怎么也回来了?”

“晚晚?”

杨帆一开始的目光都追随着顾壮壮,根本没有留意房间的人,直到顾寒城问她,她才抬眸礼貌回应,而忽略旁边的向晚晚,根本没有仔细看向晚晚的样子。

现在向晚晚突然叫她,本能地让她看向向晚晚,看见向晚晚的那一刻,她同样如雷轰顶地震惊起来。

向晚晚,五年前在国外相遇相识相知,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一起走过最难熬的日子,一起哭过笑过……

“我回来一个月了,但是你手机号码打不通,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上你。”

杨帆上前,站在向晚晚面前,眼里有些激动,道:“我还以为不会与你相遇了,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和你相遇。”

“对不起,我换了手机号码,忘记告诉你了。”

上次,她的手机被顾寒城破坏,直接给她换了手机,连手机号码也换了,杨帆找不到也正常。

毕竟国外还不流行那些微信啥的,更多的是手机联系,还有面对面聊天。

“你号码没变吧,我到时候给你一条短信。”

向晚晚抓住杨帆的手,眼里带着有些湿润,道:“能见到你真好,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回来。”

毕竟杨帆说,A市有太多伤心事,如果可以,永不踏足。

可是,杨帆和她一样,还是回来了。

或许是因为她们都是A市人,同样经历太多痛彻心扉的事情,所以,两人在相遇的那一刻,一见如故,如同最亲密的亲人,无话不谈。

在她最难熬的日子,是杨帆陪着她。

而在杨帆最难熬的日子,是她陪着杨帆。

两个女人,互相安慰,互相舔伤,一起熬过曾经最痛苦的过去。

“一个人在国外太无聊,所以就回来了。”

杨帆抱了一下向晚晚,道:“以后,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是。”

向晚晚闭上眸子,突然间,所有的心慌消失了。

有杨帆在,她的路一定可以更加顺利!

顾寒城看着抱在一的两个女人,眼眸越发深沉黑暗,好像有寒光闪过,就连周身也散发出幽冷,道:“你们认识?”

向晚晚听见顾寒城的话,身子一顿,随后看向杨帆,道:“他是顾寒城。”

杨帆一愣,眼里闪过惊讶,随后回头再次看了看顾寒城,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但是,却如向晚晚曾经说的一样,确实高冷禁欲冷漠。

他,就是那个伤害向晚晚的男人!

“杨帆阿姨,你和晚晚阿姨很熟吗?”

顾壮壮也有些好奇起来。

杨帆收回自已的目光,看向顾壮壮,扬唇微笑道:“是呀,很熟呢,没有想到,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刚刚顾壮壮应该叫顾寒城伯父,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顾寒城就是顾寒江的哥哥。

她当初听向晚晚说顾寒城的时候,以为只是同名同姓。

没有想到,向晚晚口中的顾寒城,是顾寒江的哥哥。

那个顾寒江口中,无所不能的男人。

原来,一切真的是冥冥之中都注定了。

她,向晚晚,顾寒江,顾寒城,四个人之间的关系……

“你和壮壮怎么会认识?”

向晚晚见顾壮壮好像挺喜欢杨帆的,顿时有些好奇。

“因为杨帆阿姨是个好人,她救了我,如果不是杨帆阿姨,我就完蛋了。”

顾壮壮眨眼,随后将刚刚遇到韩倩倩的事情说出来。

顾寒城眼眸瞬间暗了几分,道:“壮壮,你没受伤吧?”

“没有,可是杨帆阿姨受伤了她帮我挡了一下,手臂应该很痛。”

顾壮壮回答。

向晚晚听此,马上拿过杨帆的手,道:“我看看。”

“不用了,我没什么事。”

杨帆想要拒绝。

不过向晚晚根本不给杨帆拒绝的机会,直接揭开她的衣袖,看见手臂上明显有些青紫一大片,顿时,脸色一沉,有些生气,道:“那个韩倩倩太过分了!”

如果那拐杖真的落在顾壮壮身上,她都不敢想象。

那个韩倩倩,真是越来越残忍了!

“倩倩,她不该这样的……”

“顾总,到现在,你还要维护韩倩倩吗?”

向晚晚打断顾寒城的话,声音有些冰冷。

顾寒城皱眉沉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