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乖,听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晚。”

杨帆看着明显有些冷着脸的男人,微微拉扯了一下向晚晚。

本来还想要质问的向晚晚,顿时抿了一下红唇,强制收回自已的怒火。

她质问又有什么用呢?

不是早就知道结果吗?

无论韩倩倩做什么,顾寒城都会包容。

“我去给你上药吧!”

杨帆摇头,根本就不因为希希受伤而难过。

反而,她心里很高兴。

因为,她终于找到了她的儿子。

她以为,她没有那么顺利,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遇见。

可是刚刚回国一个月,她就遇见了。

虽然现在没有做亲子鉴定,还没有百分百把握,可是,壮壮额头右上角的小小胎记,她是不会认错的。

图形,一模一样。

加上,她又见顾壮壮叫顾寒城伯父……

那顾壮壮的身份更加确定了……

能找到孩子,就算让她在受一顿打,她也愿意。

“你受伤了,不上药会严重的。”

向晚晚见杨帆一直看着顾壮壮,有些奇怪。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杨帆看顾壮壮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好像,着眼里带着慈爱......

“是呀,杨帆阿姨,你去上药吧。”顾壮壮道。

“我没事,我先看看希希吧,希希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好端端的住院了?我记得他的身体挺好的。”

杨帆看着床上的向希希问。

“希希没事了,只是肚子痛,我怕陪你去上药。”

说完,向晚晚不顾杨帆的反抗,直接拉着杨帆离开。

出了房门后,向晚晚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确定顾寒城没有跟来后,才拉着杨帆继续往前揍你道:“杨帆那个,见到你,我很高兴,但是有些事情,我想提醒你,我的身份,你不要告诉顾寒城,关于我的事情,你不要和他说。”

“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份?”

杨帆有些惊讶,随后皱眉道:“那希希是怎么回事?他知道吗?”

“他知道,但是我骗顾寒城,我是我自已的朋友,不是希希的生母,所以......你到时候千万年不要穿帮了。”

向晚晚道。

“我还以为,你和顾寒城这么快就和好了。”

杨帆有些震惊,随后搂着向晚晚的肩膀,笑着道:“你放心吧,不该说的事情我,哦绝对不会说的。”

“你呢?你回来做什么?”

向晚晚有些好奇问。

杨帆顿了一下手,随后停下脚步,看着向晚晚道:“晚晚,我没有告诉你,其实当初我生下的孩子是顾寒江的孩子。”

“顾寒江?”向晚晚嘀咕了一句,下一秒,脸色一变,眼眸睁大道:“你是说,顾壮壮是你的儿子?”

“有些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没有想到,你当初爱上的是顾寒城,而我,爱上的是顾寒江,偏偏,我们生孩子的时间也是差不多。”

杨帆笑着道。

“原来,你当初是把孩子给了顾寒江吗?我怕你伤心,也一直没敢问。”

向晚晚想起当初她住进孩子的时候,杨帆已经差不多要出院了,说起来,希希也就比壮壮大几天而已。

难怪,她第一次见到顾壮壮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觉得很熟悉,原来,壮壮是杨帆的儿子。

现在想来,着顾壮壮的眼睛还真是有些像杨帆,大大的,亮亮的。

“是呀,我出院不久后,就将孩子留给了顾寒江,然后自已躲到了一个角落里生活,没有想到,后来,你也搬来了,我们还成为了最好的邻居和朋友,一起熬过最难熬的岁月。”

因为孩子不在身边,所以一直以来,她也将希希当作自已的孩子。

将所有的爱给了希希。

后俩希希和向晚晚回国后,她突然孤单寂寞起来。

内心深处,也时刻想着自已的孩子,想着自已的孩子是不是和希希一样大了,是不是和希希一样讨人喜欢。

最后,她受不了内心的思念,再次投入了A是着片故土。

入职了这家私人医院,再然后就遇见了自已的孩子,还有向晚晚。

上天对她还是不错的,没有再折磨她,让她愿望成真。

“那你打算怎么办?认回壮壮吗?”

顾壮壮从来没有见过自已的母亲,也不会知道刚刚帮他挡住致命一击的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而顾寒江,怕是也不会知道杨帆回来了把。

不过,说起来,顾寒江那种吊耳铃铛的模样,当初的杨帆是怎么看上的?

“那个顾寒江,一点也不好,你不会还喜欢他吧?”

向晚晚忍不住嘀咕问。

杨帆嗤笑一声,“那你呢?还喜欢顾寒城吗?”

“怎么可能,有些痛苦经历一次就够了!”

向晚晚反驳道。

“我也是。”

杨帆回答。

“杨帆......”

向晚晚突然笑了,随后拉住杨帆的手,“不管如何,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互相扶持,如果需要我帮忙,尽管吩咐,我一定帮你,我和壮壮的关系不错,如果你想见他,以后,我回经常带他来见你。”

“谢谢。”

杨帆感动,道:“你要是有什么需求,也可以找我。”

“行了,我们别肉麻了,赶紧去处理伤口去。”

向晚晚忍不住鄙视一眼,随后和杨帆一起去处理伤口。

而此刻,病房里。

顾寒城坐在沙发上,目光盯着秦飞发来的消息,目光深沉。

杨帆,A市人,普通背景,家里父母健全,还有一个三十岁未娶的哥哥,好吃懒做,而父母重男轻女,至于杨帆,从高中开始就一边打工一边上学,高中成绩优异,考进了全国著名的医学院,大二那年被学校推荐到国外深造,一直到上个月才回国,国外前两年获得无数奖,后面几年,几乎销声匿迹,直到一个月前回国,成了这所医生的普通儿科医生,目前还在实习期。

伯父,你在看什么?”

顾壮壮看着顾寒城一直盯着手机看,有些无聊问。

顾寒城收回自已的手机,平静道:“没什么,你来医院,你爸爸知道吗?”

“不知道,他没在家。”

顾壮壮回答。

顾寒城听此,微微蹙眉,随后给顾寒江发了一条信息。

“我告诉你爸爸,你在医院,等一下让他过来接你。”

“可是希希还没醒来,我要等希希醒来了再走。”

顾壮壮有些委屈道。

“希希最近太累了,怕是没有那么快醒来,你可以明天来看他。”

顾寒城道。

“可是......”

“乖,听话。”

顾寒城揉了一下顾壮壮的头发。

顾壮壮不敢再说什么,只好点头道:“好吧。”

向晚晚和杨帆包扎完手后,正有说有笑的往病房走来。

不过,在靠近病房,听见病房里传出的声音后,杨帆的脚一顿。

通过打开的病房门,她看见了一个背影。

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

那个萦绕不断的男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