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你杀过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转吧。”

韩倩倩耸肩,淡定滴坐在一旁。

她就不信向晚晚会运气这么好转到她。

这种把戏,她是从小玩到大,才能把握住力道,让酒瓶转到向晚晚面前。

她不信,向晚晚也有些用能力。

向晚晚眯眼看着镇定的韩倩倩,微微冷冷勾唇,随后,直接转起来。

下一秒,瓶子停下来了。

而酒瓶的口,正对着

韩倩倩,不偏不倚,正正好。

向晚晚看着有些震惊的韩倩倩,眼眸微暗,道:“韩小姐,你是想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韩倩倩皱眉,微微咬唇。

大冒险,她怕这个向晚晚会提过分的要求。

“真心话呀,那就我就问你一个简单的吧。”

向晚晚眼里闪过幽冷,道:“你,杀过人没有?”

轰!

韩倩倩瞳孔一缩,浑身有些僵硬紧张起来。

一双眸子看着向晚晚,有些惊慌……

耳边回响着向晚晚的话。

“你杀过人没有……”

为什么,向晚晚会这么问她?

向晚晚,是知道什么吗?

“你杀过人没有。”

向晚晚看着明显有些心慌的女人,随机地眯起眸子,声音带着几分森冷。

“这算是什么问题?韩经理这么温柔,一看也没有杀过人呀!”

一旁的小云看着向晚晚的爱逼问,忍不住抽嘴。

她以为向晚晚会问更加古怪的问题,没有想到,问的确实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

杀人,这种事,谁会去做?

何况,如果韩倩倩真的杀人,就不可能坐在这里了,早就被抓紧监狱了好吧!

“我……”

韩倩倩死死地捏紧手,眼眸有些古怪,想要回答向晚晚的话,可是心里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爱上眸子,深呼一口气,压抑住心里的恐慌,道:“我选择大冒险。”

“韩经理?”

小云不解的看着韩倩倩,似乎没有想到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选择大冒险。

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好吗?

难道韩经理有其他计划?

就在小云疑惑得时候,向晚晚低声冷笑一下,随后看着韩倩倩道:“想清楚了?大冒险?”

“说吧,你想怎么样?”

韩倩倩盯着向晚晚,眼里带着几分恶毒。

向晚晚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轻轻地敲打了一下,眼眸低垂,幽暗森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抬眸,然后伸出手将旁边的一瓶烈酒放在韩倩倩面前,道:“干了它!”

“向总监,这也太夸张了吧,这瓶酒下去,韩经理肯定醉了。”

小云看着桌面上的酒,有些皱眉。

“韩小姐觉得呢!喝还是不喝?不喝,也可以,不过就真心话大冒险而已,我就当作,这个游戏,你说了算。”

向晚晚挑眉道。

“你这不是说我不公平?”

韩倩倩咬牙,“故意捉弄你吗?”

向晚晚耸肩,没有回答。

“放心,真心大冒险,并不是针对你。”

韩倩倩拿过桌面上的酒,眼眸阴狠,道:“这酒,我喝。”

说完,韩倩倩直接弄开酒瓶盖,然后喝起来。

咕噜咕噜,一口气不喘。

小云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倒抽一口气,这么喝下去,韩经理,百分百醉!

“好,小姐真是好酒量。”

一旁陪着小云的服务员,看着韩倩倩喝酒,都不由得赞叹起来。

向晚晚拿着酒杯,目光深沉地看着韩倩倩,心里带着几分讽刺。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倩倩将一瓶酒喝完了。

而她整个人也倒在沙发生,脸色通红,眼神有些迷茫。

很明显,酒精也上来吗?

“韩经理,你没事吧?”

小云看着甩着头的韩倩倩,有些担心问。

韩倩倩抓着自已的头发,强迫自已清醒,但是,脑袋越发的晕,根本没有办法想事情。

只能摇头,道:“我,没事。”

“韩经理,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去?”

小云看着她问。

“今天你是寿星,让你送就不合适了,你放心,我会看好韩小姐,你想去玩,就去玩吧!”

向晚晚看着小云,平静道。

小云有些犹豫,其实难得来这个酒吧,她还真是不想这么快就离开,特别是她旁边的男人,长得很符合她的审美,很帅。

她还想和这个服务员多玩一会儿呢!

可是,又怕将韩倩倩留在这里,会出什么事情?

韩倩倩这么针对向晚晚,向晚晚真的会有这么好心吗?

“小云,你去玩吧,我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

韩倩倩摸着自已的脸道。

“那,我和帅哥去跳舞了。”

小云拉起旁边的服务员,然后往舞池去。

瞬间,沙发上只剩下向晚晚和韩倩倩。

向晚晚看着有些昏昏欲睡的女人,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酒红色的酒,在灯光下闪烁着光泽,就像鲜血一般艳红,倒映

着她那黑暗诡谲的眸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晚晚打破彼此的沉默,诡谲,道:“你杀过人,对吗?”

坐在沙发上的韩倩倩,好像被人点住穴位一般,整个人僵硬起来。

心跳,忍不住快速起来,脑袋的血液,也忍不住流动的更快了。

她微微睁开眸子,看着对面的向晚晚,捏着眉心的手,忍不住微微用力,似乎在压制着自已的简单。

过了好久,她才勾唇,道:“向总监,你说什么?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杀人是犯法的。”

“杀人犯法吗?”

向晚晚低声笑了,“我以为,只要权利够大,杀人也没事呢。”

砰砰砰。

韩倩倩的心脏,更加不受控制地跳起来。

一双眸子,带着几分慌乱。

这个向晚晚,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不,除了林媛媛,不可能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或许,这只是向晚晚随便说说而已。

想此,她勾唇嗤笑,道:“向晚晚,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向晚晚幽冷着眼眸,随后直接将手中的酒一口喝下。

韩倩倩看着向晚晚的神情,手忍不住抓紧身下的沙发。

眼里带着几分深沉。

向晚晚,到底知道什么?

“小姐,能请你跳着舞吗?”

就在两人气氛越发奇怪深沉的时候,突然间,杨子江站在向晚晚旁边,伸出手对向晚晚,礼貌绅士道。

向晚晚偏过头看了一眼杨子江,脸色冷漠,道:“我不会跳舞。”

杨子江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后挑眉,道:“我可以教你。”

“不必了,我不喜欢跳舞。”

向晚晚毫不客气拒绝。

韩倩倩看着杨子江,又看看向晚晚,眼里眼神闪动道:“向总监就去跳吧,不过是一支舞而已,这么拒绝帅哥,你怎么忍心?”

“你不忍心,可以自已陪他跳。”

向晚晚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