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顾总的怒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向晚晚被顾寒城的阴冷吓了一跳,有些恍惚。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解释,道:“我和他不熟。”

顾寒城认识杨子江?

似乎,还不喜欢杨子江?

杨子江,是什么人?

“不熟?”

顾寒城低声笑了?阴冷的笑声,如同来地狱的魔鬼之音,“不熟,会和他跳舞?向晚晚,你是当我是傻子吗?”

“我和他真不熟,是第一次见面。”

向晚晚微微皱眉,随后抓着顾寒城的手腕,道:“还有,你掐痛我的下巴了!”

“痛吗?”

顾寒城嗤笑,越发阴“我觉得不痛。”

下一秒,顾寒城直接更加用力地捏了一下。

瞬间,向晚晚吃痛的闷哼一声,脸色有些苍白,道:“顾总,你松手,我的下巴要碎了!”

顾寒城不但没有松手,反而低头靠近她的耳边,低语,道:“他的技巧好吗?”

向晚晚:“……”

“是不是很厉害,才会让甘愿做他的棋子,或者说,他把你教的很好。”

“顾总,你想多了,我……啊!”

向晚晚的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她就被顾寒城甩到栏杆上,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寒城已经将她控制栏杆上。

她看着眼前眼眸如同黑夜深不可测的男人,心本能地有些慌乱,一双手,死死地握住!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声,道:“顾总,你想做什么?”

“向晚晚,我最讨厌人欺骗,更厌恶别人算计。”

顾寒城的双手死死地抓着向晚晚的肩膀,将她按在栏杆上,不让她挣扎,一双眸子,闪过几分阴鸷冷冽。

“顾总。”

向晚晚看着有些可怕的男人,微微吞咽了一下口水,咬唇,道:“我真不认识那个杨子江!”

“我凭什么相信你?”

顾寒城低沉问。

“那你要如何才相信我?”

向晚晚忍不住反问。

“取悦我,让我知道,你心里没有他,一切如你所说,你们刚刚认识。”

顾寒城盯着她的腰。

想到杨子江碰过她的腰,他就克制不住身体里的滔天怒火。

想要将她的腰彻底清洗一遍,洗掉那个杨子江留痕迹。

想此,他的手落在她的腰间,目光阴沉,“他除了搂着你,还碰你哪里了?”

向晚晚在顾寒城的手落在她腰间的时候,她的心脏就猛地缩了一下,有些紧张。

害怕顾寒城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不过顾寒城除了将手放在她腰间后,没有再做其他事情,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道:“没有了,我就和他跳了一支舞。”

她压根不敢再说,她大冒险的时候还吻了扬子江。

那个举动,韩倩倩应该没有拍下来吧?

她记得只是碰了一下那个杨子的唇角,她就松开了。

快速地让人都来不及反应。

“确定吗?”

顾寒城轻轻地按了一下她的腰,声音嘶哑黑暗。

向晚晚皱眉,心里有些慌,却还是咬唇点头,道:“确定。”

“很好。”

“他还碰了的手。”

一句话,让人觉得如坠冰窟。

向晚晚浑身有些僵硬,随后尴尬笑道:“这不算什么吧?”

“不算?”

顾寒城逼近,声音冰冷,“那如何才算?亲密无间才算?向晚晚,别忘记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是我的药引,我的东西,不允许都喜欢人碰。”

“我知道。”

向晚晚嘴角微抽,心里有些冷,但是还是平静回答,“我又没做什么,你没必要这么生气。”

“不算什么?”

顾寒城听着向晚晚的话,眼眸暗了一下,随后幽冷深邃,道:“难道,要到床上才算?”

向晚晚:“……”

“向晚晚,在我的病还没有彻底好之前,无论是寒江,还是杨子江,你都不许靠近,就算拥抱,牵手,也休想。”

顾寒城扣紧她的腰,再次靠近,盯着远处的灯火,眼神黑沉诡谲,“不然,你会后悔的。”

向晚晚明显感觉到腰间的手就好像钳子似的,要将她的腰弄断一般,炙热得温度,顺着他的手掌透过衣服传到她的皮肤。

好像带着毁灭的烈火,将她燃烧……

微笑,又可怕。

说她不紧张,是假的。

她知道顾寒城绝情,但是这么多年后的顾寒城,不到绝情,而且还有些病态。

他比以前更加难以琢磨,更加让她看不透。

他就像一只披着人皮的魔鬼,随时从人变成恶魔。

“顾总,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这个时候,她更怕的是,顾寒城会将她扔下楼。

顾寒城微微眯眼,看着有些紧张的女人,低低笑了,道:“怕我把你扔下去?”

向晚晚:“……”

他是不是有读心术?

“放心,在我的病还没有好的时候,又怎么舍得让你死呢?”

顾寒城摸着她的脸,最后,手指落在她的红唇上,眼神幽暗,道:“不过,会不会走路,我倒是不在乎。”

“你……”

向晚晚眼眸微微一缩,眼里闪过几分惊恐。

他这是威胁她。

想要打断她的腿?

果然,这个男人就是魔鬼。

“所以,以后,听话点。”

顾寒城轻轻地按压了一下她的红唇,眼神漆黑,带着散不尽的黑暗。

向晚晚心里有些发麻,道:“我,我知道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顾寒城没有动,手中的触觉,让他有些舍不得收回手。

脑海里尽是她和杨子江跳舞的画面,让他脑袋有些控制不住地发狂……

他的东西,向来不喜欢别人碰,碰过的,都不要!

向晚晚,他该丢弃的。

可是,该死的病,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抗拒向晚晚,也没有办法丢开她。

更加不让他受控制的是手中的温暖......

就好像带着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耳边更是有无数声音在告诉他,靠近,再靠近......

“顾总?”

向晚晚看着盯着她的男人,眼眸有些警惕道:“你能不能先松手?”

“不能。”

顾寒城用力按了一下她的红唇,声音嘶哑诡谲。

随后低头靠近她,闭着眸子,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味道,幽暗道:“真香。”

向晚晚感觉到顾寒城的变化,眼眸一暗,随后伸出手推着顾寒城,有些警告道:”顾总,这里是病房,希希随时可能醒过来。”

如果向希希看见这个木模样会怎么想?

肯定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是决定用自身优势吸引顾寒城,让他喜欢她,但是,这一切亲密举动,都不该发生在向希希面前。

她怕向希希会有所希望,怕向希希以为,她和顾寒城和好了。

她很怕向希希知道她的计划后,会失败崩溃。

毕竟,向希希是这门地渴望父爱。

顾寒城听见向晚晚的提醒,想要更近一步的他,微微顿了一下身子,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些犹豫了。

向晚晚抓住他的衣服,压低声音道:“能不能不要在这里?”

这句话,带着几分撒娇。

她知道顾寒城不受威胁,但是,如果,她示弱撒娇的话,他是不是会放弃?

顾寒城向来为所欲为,从来不会顾虑别人,可是,向晚晚那带着几分撒娇的话音,落在他耳朵里,莫名奇妙地带着几分蛊惑,让他从心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他盯着向晚晚的脸,眼神有些恍惚。

他觉得,他的情绪会因为向晚晚的举动而有所变化。

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这一刻,他觉得,向晚晚是个定时炸弹。

似乎,有可能成为他的弱点。

像他这种高高在上,仇敌无数的人,是不能有弱点的。

想此,顾寒城微微蹙紧眉头,随后松开向晚晚的肩膀,往后退一步道:“照顾好希希。”

向晚晚看着突然离开的顾寒城,有些莫名其妙。

难带顾寒城是因为她的话而觉得无地自容,然后离开了吗?

向晚晚有些乱七八糟地想了一会儿,就摇晃着头回到自已的房间,然后坐在椅子上守着睡着的向希希。

看着向希希安然入睡的模样,她唇角微微勾起,带着些许幸福。

不管如何,只要希希好好的,无论怎么样,都可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