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向晚晚被开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事?”

“向总监,你怎么还没来公司呀?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是不是向晚晚的错觉,她觉得小云的声音带着些许兴奋。

难道是因为昨晚过生日太高兴了,至今还没有平息下来?

“我今天可能要请假,有什么事情就在电话里说吧?”

顾寒城没有来,她肯定去不了公司,得照顾希希。

“请假?”

对方明显吓到了,随后有些怪异道:“向总监,你还是来一趟公司吧,到时候,你想多久不上班都行。”

“……”

什么意思?

向晚晚有些奇怪。

“妈咪,你要是忙就先去工作吧,我已经没事了,我可以希希照顾自已的。”

向希希看着向晚晚有些为难,马上安慰道。

向晚晚看了一眼没事的向希希,微微蹙眉,过了好一会儿,才对小云道:“我马上过去。”

说完,向晚晚挂了手机,看着向希希问:“你真的行吗?要不,我还是……”

“妈咪,你放心好了,有护士姐姐,不会有问题,一日三餐,我也可以叫护士姐姐帮我送来,我这么可爱,她们都很喜欢我呢!”

向希希道。

向晚晚听此,点头,道:“那我先去公司一趟,很快就回来。”

或许,公司是有什么急事让她回去处理。

向晚晚交代向希希一会儿后,就离开了医院。

回到公司后,向晚晚直接坐电梯去了自已办公室。

然后找到小云,道:“这么着急让我回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小云看着赶回来的向晚晚,愣了一下,随后微笑着给向晚晚一个文件,道:“向总监,这是人事部给你的。”

向晚晚有些疑惑地接过文件,可是打开文件的那一刻,脸色骤然变了。

离职协议书。

这是,要开除她?

小云看着脸色微变的向晚晚,依旧带着笑容,道:“向总监,把字签了吧。”

“这是,谁的意思?”

向晚晚抬眸看着小云,眼眸微暗。

“你说呢?”

就在这个时候,韩倩倩从办公室出来,双手抱着,靠在门边得意地看着向晚晚。

向晚晚抬眸看向韩倩倩,微微紧了紧手中的离职协议书,眼眸微暗,道:“你的意思?”

“谁的一起重要吗?你签了这离职协议书就是。”

韩倩倩嗤笑,道:“我说过了,我不会让你呆太久的。”

“这离职协议书,我不会签,开除我,总要有个理由,何况,开除我要经过顾总同意,人事部,没有这个权利。”

向晚晚冷眸道。

“你说的没错,人事部当然没有这个权利。”

韩倩倩回答,“但是,这是顾总同意的,所以,向晚晚,你已经没有挣扎的可能了,如果要脸的话,就乖乖地签了离职协议书,不然,到时候闹得人尽皆知,就不好了!”

“我去找顾总。”

向晚晚不相信顾寒城会突然真的开除她。

难道是因为她昨晚的解释还不够,这个男人误会她和那个杨子江还有什么?

就算如此,也不能说开除就开除呀!

“没用的。”

韩倩倩上前拦住向晚晚的去路,眼眸低沉,道:“你去找他,只会让你更加狼狈,如果我是你,就签了这合同。”

“让开。”

向晚晚看着拦在她面前的韩倩倩,眼眸低沉。

韩倩倩看着有些怒气的向晚晚,心里更加得意了,唇角勾起笑意,道:“不让,你能如何?”

她才不会让这个向晚晚去找顾寒城,万一,这个向晚晚又使什么手段,让顾寒城改变主意的话,怎么办?

“我再说一遍,让开!”

向晚晚冷眼看着韩倩倩,声音冰冷。

韩倩倩有那么一瞬间,有些紧张,但是,她还是站在原地,有些狰狞,道:“不让!”

“好,这是你自找的。”

向晚晚毫不客气地用力推了一下韩倩倩。

韩倩倩没有想到向晚晚会这么大力,穿着高跟鞋的她,被向晚晚推了一把,直接脚扭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

咔嚓一声,高跟鞋的鞋跟断了。

瞬间,韩倩倩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双眸黑暗地看着向晚晚,咬牙道:“向晚晚,你想死是不是?”

向晚晚看了一眼狰狞的韩倩倩,不理会,直接跨步往电梯去。

她要问清楚顾寒城,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明,她们做着交易,不是吗?

就算没有交易,顾寒城也不能说开除她就开除她!

向晚晚有些气冲冲地冲到顾寒城的办公室,然后用力推开门。

“顾寒城,你为什么开除我?”

推开门,看见办公室里站着的秦飞,向晚晚微微抿唇,将要质问的话,吞进肚子里,看着办公桌边坐着的男人。

依旧西装革履,五官清冷精致,一副禁欲的模样。

“来了?”

顾寒城抬眸看了一眼向晚晚,随后对秦飞,道:“你先下去吧!”

秦飞点头,然后退了下去。

不过心里却有些赞叹向晚晚的胆大妄为,竟然敢直呼顾总的名字。

这一次,向晚晚,怕是真的在公司待不下去了吧。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顾总好端端地要开除向晚晚,明明之前不是挺喜欢向晚晚的吗?

这顾总的心思,还真是越来越难猜了?

向晚晚见秦飞离开后,上前几步,将手中的离职协议书放在顾寒城面前,眼里带着几分质问,道:“为什么?”

“你做了什么,你该清楚。”

顾寒城看了一眼离职协议书,声音冷淡。

向晚晚忍不住笑了,有些冷,道:“我不是解释过了吗?我和杨子江不熟,我不是他送到你身边的棋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相信?”

“这只是一部分。”

如果只是那样,他不会开除向晚晚。

“什么意思?”

向晚晚有些不解,随后眼眸微暗道:“还是顾总的病好了,所以,打算过河拆桥了?”

“我是那样的人吗?”

顾寒城脸色微沉,似乎有些不悦。

向晚晚沉默没有回答。

她怕会惹怒顾寒城。

她是来问原因的,不是和顾寒城吵架的。

想此,她微微深呼一口气,然后出声,道:“顾总,我们都冷静下来好好谈谈。”

“是你不冷静。”

顾寒城冷淡道。

向晚晚:“……”

行,刚刚是她冲动一些了。

谁让顾寒城突然开除她,连个招呼都不打,自然是,有些生气了。

向晚晚稳住希希的脾气,然后微笑问:“我能坐下谈吗?”

顾寒城没有回答。

而向晚晚当顾寒城默认了,直接坐在面前的椅子上,看着对面的男人,道:“顾总,你说说,为什么开除我,如果我真的做错了,我认,但是这种不明不白的就被开除,我不甘心。”

“向晚晚,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顾寒城眼眸微暗,声音薄凉。道:“你昨晚对倩倩做了什么,会不知道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