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顾寒城的怒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当然会走,急什么?”

向晚晚看着明显有些慌张的女人,心里冷笑,随后看向林媛媛,道:“不过,你们是不是该赔我十万块,不是吗?”

“休想,你那破笔记本根本不值得这么多钱。”

说完,韩倩倩就看向顾寒城,委屈道:“顾总,你看看向晚晚她竟然在公司里坑人,那破笔记本哪里值那么多钱。”

“值。”

顾寒城扫了一眼地上的笔记本,平静无波澜,但是,只有他自已知道,刚刚,他的刺痛了一下。

不过,也只是一下,稍纵即逝,好像什么也没有发什么。

“什么?”

韩倩倩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寒城会这么回答,一时间,脸色苍白起来。

而林媛媛咬紧牙齿,“顾总说值,那这笔记本就值吧!”

说完,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脸上有些纠结不舍,道:“这张卡里,有十万块,就当作是我赔你的,密码是银行卡后六位数。”

向晚晚勾唇,坦荡接过,道:“那就谢谢林小姐了。”

向晚晚收起卡,盯着地上的狼藉,眼里闪过暗色,不过很快,就勾唇,充满笑意道:“既然林小姐出钱了,那地上这些东西,都送给你吧。”

说完,向晚晚就直接转身跨步离开。

不看一眼旁边的顾寒城,好像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似的。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的忽略,不知道为何,心里猛地有些怒火升起。

如果这里不是在公司大堂,他定会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到墙上。

然后,告诉她,这么忽略他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现在,他不能。

林媛媛看着向晚晚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出了十万块钱,心里很不是痛快,但是,让向晚晚继续留在这里,很可能会发生破绽。

万一顾寒城真的知道什么,那她和向家就真的完蛋了。

松口气的出了林媛媛,还有韩倩倩。

她恨向晚晚,恨不得在这里继续让向晚晚出丑,但是顾寒城在,她不得不收敛。

她也怕,顾寒城会发现刚刚的事情是她做的……

现在向晚晚离开了,那顾寒城应该不会继续查下去了吧!

想此,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委屈着靠近顾寒城道:“顾总,对不起,给你找麻烦了,如果知道事情会这样,我不会下楼的,也许,就不会被向晚晚误会了!”

顾寒城扫了一眼地上的东西,随后看向韩倩倩,眼眸漆黑,道:“倩倩,我最讨厌得就是在我面前耍心机,你应该知道。”

韩倩倩脸色一白,心里发慌,有些颤抖,道:“我,我,我知道,可是……”

“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向晚晚走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顾寒城蹙眉,随后直接转身跨步离开。

“顾总,等等。”

林媛媛见顾寒城要离开,马上出声叫住,然后上身两步,弯腰道:“顾总,我今天来是向你道歉的,但是,你秘书说没有预约不能见你,所以刚刚没见到,现在,我想和你道歉,昨晚,是我们向家不是,不知道希希是你孩子,如果知道肯定不会说那些大逆不道的话,顾总,你大人有大量,请你原谅向家,可以吗?”

顾寒城看着诚恳道歉的女人,面无表情,道:“下不为例。”

“顾总的意思是……”

顾寒城没有等林媛媛说完,直接跨步离开,周身散发着冷漠。

林媛媛见此,脸色有些异样,不过想到,顾寒城终于原谅向家,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然后有些高兴地走到韩倩倩旁边,道:“倩倩,顾总原谅向家了!”

韩倩倩根本没有听林媛媛在说什么,只是苍白着脸,道:“媛媛,你说寒城哥刚刚是什么意思?他是在警告我吗?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倩倩,你不用担心,刚刚,我们做的事情很隐蔽,顾总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我们也有替罪羊,不是吗?”

林媛媛见韩倩倩担心,马上安慰起来。

韩倩倩抿唇,沉思片刻,道:“你说的没错,我们还有后招,我们不会有事的。”

……

向晚晚狼狈地出了公司后,有些嘲讽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帝国,随后就转身离开。

全身湿透,风一吹,就冷的颤抖几下。

已经入秋了,这天,也开始变凉。

受凉的向晚晚,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随后抱着手,继续往前走。

她想要打车,但是想着现在这么狼狈,就算拦车,也没有车愿意停下来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疯子!

有多少年,她没有这么狼狈过了。

头发凌乱,衣服湿透……

今日的一切,都是韩倩倩和林媛媛给的,他日,她定会让她们后悔……

向晚晚不知道自已有了多久,就在她觉得脑袋有些发晕的时候,她的面前猛地停了一辆车。

然后,后座车窗被摇下来,露出一张冷峻的脸。

就连声音都带着寒冷。

“上车。”

向晚晚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刚刚还在公司的顾寒城,怎么会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里?

不过不管他为什么出现,她都不想理会。

她痛恨这个男人,痛恨他给的一切伤害。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她都恨!

顾寒城为了韩倩倩,一次次将尖锐的刀刺进心脏,一次次,让她心如刀绞。

让她,再也没有办法接近这个男人。

如果之前,她还想着利用自身优势勾搭顾寒城,伤害他的话,经历了今日的事情后,她觉得她已经做不到了。

现在,她厌恶他,厌恶的恨不得远远地逃离,永远不要有任何接触!

所以,向晚晚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顾寒城,随后抱着自已的身子,步履蹒跚地继续往前……

顾寒城看着冷漠的女人,突然间,心里一阵异样,随后,又有一阵怒火升起来。

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忽视他?

他允许她这样了吗?

一时间,顾寒城的双眸黑暗压抑起来。

浑身散发着一种可怕气息。

就连前面开车的秦飞,都忍不住颤抖了又颤抖。

顾总,好可怕呀!

“我再说一遍,上车。”

顾寒城的声音更加幽冷可怕了。

偏偏向晚晚不予理会,依旧冷冷地往前走,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顾寒城的声音一样。

顾寒城看着女人的不理会,脸色更加阴沉了,二话不说,直接伸出手开车门。

吓得秦飞马上踩下刹车,心惊胆战地看着顾寒城打开车门下车。

随后下一秒,他就看见顾寒城扯住了向晚晚的胳膊,眼眸如黑暗如墨。

别说别人,就连他这个看习惯了顾寒城阴沉可怕的他,都忍不住为向晚晚担心起来……

这天底下,敢这么惹顾寒城,怕是只有向晚晚一个了。

他都不知道,今天的向晚晚还有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