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我确实就是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放开我!”

向晚晚感觉到自已被顾寒城抓住的那一刻,马上开始挣扎起来。

不过,顾寒城抓的太紧,她根本没有办法挣脱,顿时有些皱眉,嫌弃道:“顾寒城,我让你放开,听见没有!”

顾寒城没有忽略向晚晚眼的嫌弃,顿时抓着她的手臂更紧,一双眸子低沉压抑道:“向晚晚,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

“知道,当然知道,第鼎鼎大名的顾寒城!天底下,谁不知道你!”

向晚晚冷哼!

“既然知道,就该知道,惹怒我不会有好下场。”

顾寒城警告。

“自从认识你后,我就没有好下场。”

无论过去现在,都是绝望的。

都是痛恨的!

“向晚晚。”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然从向晚晚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恨意。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他不会看错。

这个女人在恨他。

为什么?

还是说……

就在顾寒城猜测的时候,突然间,脚上猛地一痛,这才发现,向晚晚竟然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高跟鞋踩在脚趾上,确实刺痛无比。

下一秒,他闷哼一声,本能地松开手。

而向晚晚趁机挣脱了顾寒城的手,后退几步,眼神幽冷,道:“顾寒城,我们的交易结束了,以后,不要再出现我的面前!”

她的心很乱,她需要冷静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场复仇的游戏,该如何继续下去。

下一步计划,她该如何做……

“向晚晚。”

顾寒城的声音低沉嘶哑,似乎又带着刀锋般的冷冽,要凉将眼前的女人大卸八块。

可怕的男人,让向晚晚微微心慌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转身要离开,似乎想要逃离。

但是顾寒城又怎么会允许向晚晚逃离呢?

直接跨步上前,再次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扯,将她扯到自已怀里,一只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腰,控制住。

而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眼神阴鸷,道:“向晚晚,这场交易,谁说,结束了?”

他的病没有好,就永远结束不了。

本来,他不在乎病好了没有,可是这一刻他偏偏不如这个女人的愿。

偏偏,就要和她纠缠不休。

她越是抗拒,他就越想要继续。

更想要,毁灭她的一切。

让她知道,只要他不放手,她就永远逃不出他的手心。

“顾寒城,你什么意思?”

向晚晚看着男人眼里的疯狂,有些心惊胆战。

这个男人,就像黑夜里的雾,让人看不清却又充满着危险。

似乎随时可能将她吞噬。

“向晚晚,我的病还没有好,交易,怎么能结束呢?”

顾寒城低头逼近,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勾唇,诡异,道:“所以,乖乖跟我走,免得受苦。”

“混蛋!”

向晚晚猛地用手推开顾寒城,眼眸寒冷,道:“顾寒城,你以为你是谁,你觉得你是上帝,可以掌控一切吗?”

“我可以掌控你。”

顾寒城锐利地眯起眸子,声音森冷,道:“不信,你可以试试。”

向晚晚:“……”

这个男人是疯子吗?

明明心里有韩倩倩,又和她纠缠不休。

或者说,顾寒城本来就是一个渣男。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都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已当初被顾寒城抛弃而高兴。

如果没有离开顾寒城,是不是也要像韩倩倩一样,经历着顾寒城的背叛?

呵呵!

不知道韩倩倩知不知道顾寒城这个不为人知的一面!

“顾寒城,你这么做,对得起韩小姐吗?”

顾寒城蹙眉,眼眸微沉,道:“威胁我?”

“不,只是好奇问问。”

向晚晚后厨,道:“如果你真的爱韩倩倩,就放了我!”

“病好了,自然放了你。”

说完,顾寒城再次要靠近。

向晚晚本能地拔腿要跑,但是最后,她刚刚转身,就被被顾寒城拉住胳膊。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顾寒城扯进车子里了。

向晚晚马上要挣扎下车,可是太迟了。

顾寒城已经上车将门反锁。

“顾寒城,开门!”

向晚晚怒叫。

顾寒城没有理会向晚晚怒叫,冷冷地对着前面的秦飞,道:“开车。”

秦飞猛地回神过来,马上开车。

“顾寒城,你这个混蛋,不要脸的,你这是绑架,绑架!我可以报警。”

向晚晚拍打着车门道。

“你报。”

顾寒城冰冷,道:“我看谁敢管?”

向晚晚脸色微沉,浑身气的有些颤抖。

顾寒城的事情,怕是真的没有多少人敢管。

可是,她不敢就此受他摆布!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向晚晚深呼吸,努力让自已平静下来,瞪着顾寒城,咬牙切齿。

“治病。”

顾寒城冷冷回答。

“不就是想睡我吗?”

“咳咳咳…”

前面的秦飞听见向晚晚的话,忍不住被呛的咳嗽起来。

想。

向晚晚,还真是直白。

顾寒城看着前面的秦飞,眼眸微沉,“将隔音板放下来。”

秦飞手指一颤,马上恭敬道:“是,是。”

看来,他的顾总生气他偷听了。

这也不能怪他呀!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女人敢这么嚣张地对顾总,自然是八卦浓浓。

隔音板升起后,向晚晚就觉得有点不妙的感觉。

车子里,好像只剩下她和顾寒城,散打着一种奇怪的氛围。

这种氛围,让她紧张的想要逃跑。

“顾寒城,你,你要干嘛??”

看着顾寒城诡异莫测的眼神,向晚晚心跳加速,不受控制地心慌。

顾寒城看着紧张的女人,嗤笑,随后逼近,将向晚晚困在车门处,声音低沉,道:“你说对了,我确实就是想……”

“顾寒城!”

向晚晚脸色一白,眼里充满警惕,道:“我不愿意!”

“你说了不算。”顾寒城撩起她的发起,眼神越发漆黑幽暗,道,“我说了才算。”

“你,你……”

向晚晚觉得自已呼吸都有些不顺了,好像要窒息一般。

这个男人的靠近,让她觉得很危险。

近在咫尺,她都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毛孔,甚至鼻子间都是他的呼吸!

炙热得让她,都有些不敢呼吸起来,就怕,会一不小心让这个男人疯狂……

她拼命地想要往后退,可是,后面就是车门,她根本无路可退。

现在,她就像任人宰割的鱼肉。

“向晚晚。”

顾寒城忍住紊乱的呼吸,看着她退缩的模样,好像有恶魔要冲破禁锢。

向晚晚这个样子,真是该地让他有种想要欺负的冲动。

想要看着倔强的她,满眼眼泪,哭声求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