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你,不要靠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不要再靠近了。”

再靠近,他都要吻到她了!

向晚晚忍不住偏过头,想要躲过他的气息。

偏偏,下一秒,顾寒城就捏住她的下巴,不让她躲开。

他的唇在她唇的几毫米处停下,声音嘶哑,道:“以后不用上班,就好好陪着希希,还有……”

“还有治你的病,是吗?”

向晚晚嘲讽接过,“我不愿……”

向晚晚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唇就被堵住了。

她睁大眸子看着眼前的男人,脑袋一瞬间的空白。

好像,灵魂都要飞出了!

直到他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红唇,她才猛地回神过来,下一秒,就开始费力挣扎。

可是,她的力气远不如顾寒城……

她觉得她就像被人压着头沉浸在水里,拼命地想要挣扎浮出水面,可是,却不能。

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她觉得可能会窒息而死的时候,终于,压着她的人松开了她。

而她,靠在车座上,疯狂地呼吸。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脸色通红,眼神迷茫,不由得,眸色又暗了几分。

他发现,这点甜点已经不够了。

他要更多……

顾寒城伸出手,扣住她的腰,低头在她脖子处,压抑,道:“向晚晚。”

向晚晚猛然间心一跳,眼眸微缩。

顾寒城这个样子,让她恐慌。

脖子间的炙热,就好像一把刀,可能给她致命一击。

这种感觉,她很熟悉……

前面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化身为恶魔。

向晚晚有些抗拒地伸出手推着顾寒城,道:“顾寒城,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谈,你,你能不能……”

“太迟了。”

顾寒城低低笑了一声,诡异道:“现在,我就……”

砰!

就在这一刻,突然间,车子猛地一颤。

顾寒城和向晚晚纷纷身子东倒西歪……

下一秒,隔音板升起来,前面传来秦飞惊心胆战的声音,道:“顾总,对不起,车子,好像被撞了,你,你没事吧?”

向晚晚松了一口气,内心深深地感谢撞车的人,不然,接下来,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顾寒城松开向晚晚的腰,坐到旁边,脸色如同乌云密布。

秦飞没有得到顾寒城的回答,有些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偷偷地通过透视镜往后看。

只是一眼,他又猛地收回了自已的目光。

顾寒城刚刚的眼神,就像一个无底洞,阴森可怕。

他很确定,他可能打扰顾总的好事了!

刚刚,他没有忽略向晚晚有些微肿的红唇,还有些凌乱的衣服……

“顾总,我,我……先下去看看怎么一回事。”

这个时候,他都没有勇气继续呆在车子里。

秦飞下车后,瞬间,车子里就剩下了向晚晚和顾寒城。

想到顾寒城刚刚的举动,向晚晚抓紧自已的衣服,有些颤抖。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紧张,脸色微微微有些苍白。

顾寒城看着向晚晚警惕的模样,微微蹙眉,随后抽开自已的领带,声音有些嘶哑低沉,道:“衣服,脱了。”

“什么?”

向晚晚瞪大眸子,随后咬唇,道:“顾总,这里是马路上,你,你确定要……”

“要什么?”

顾寒城微微眯起眸子,有些戏谑,道:“向晚晚,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缺女人。”

虽然确实很想很想,疯狂地想……

但是,他还能隐忍一段时间。

外面的秦飞正在和人议论,他也没有疯狂到这么不顾一切。

刚刚车子被撞,他也恢复了一些理智。

“……”

向晚晚有些不解的看着顾寒城。

不明白,竟然不想对她怎么样,为什么还要让她脱……

“你衣服湿了。”

顾寒城看着一动不动的女人,提醒道。

“我,没事,回去再换。”

原来,是因为她衣服湿的原因吗?

但是就算如此,她也没有大胆到在他面前脱……

就算再冷,她也要穿着这湿透的衣服。

“脱了。”

顾寒城知道向晚晚在执着什么,不就是因为他在这里?

顾寒城沉着脸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扔到向晚晚身上道:“穿我的。”

“可是……”

“没有可是。”

顾寒城眯眼,“或者,你想我帮你?”

“不,不用。”

向晚晚吓得抓住身上的外套,然后看着顾寒城咬唇,道:“你能转过身去吗?”

顾寒城嗤笑一声,“又不是没看过。”

嘴上这么说,他还是转过身。

刚刚他意乱情迷,没有发现向晚晚脸色苍白,冷的有些发抖,但是清醒后的他,看见了。

这个女人,明明很冷,却不坑一声。

在这么下去,肯定着凉!

向晚晚看见顾寒城转过身后,快速地将身上的湿衣服解下来,然后披上顾寒城的外套。

再将每一个扣子扣上,还用手死死地将衣服裹在自已身上,似乎害怕会露出一点点不该露的。

“好了没有。”

顾寒城冷淡的声音传来。

向晚晚吓了一跳,随后尽可能地躲在角落,道:“好了!”

下一秒,顾寒城就转过身来,他的目光就落在向晚晚的身上,眼眸深邃。

他的衣服很宽大,穿在向晚晚身上,就好像小孩子偷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因为宽松,似乎更加带着一种不一样的味道。

穿着他衣服的向晚晚,就好像沾染了他的味道一般。

向晚晚感觉到顾寒城炙热的目光,忍不住微微咬了一下红唇,越发警惕地抓着衣服,道:“你……”

“顾总,解决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飞打开车门进来,不过看见向晚晚的那一刻,惊讶地睁大眸子。

他下车的那段时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怎么一回来,向晚晚就穿着顾总的衣服。

难道……

“开车。”

顾寒城见秦飞盯着向晚晚看,顿时眼眸微微沉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悦。

秦飞瞬间脸色有些尴尬,马上回头头,战战兢兢地开车,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车子缓缓前行,车子里,一片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晚晚皱紧眉头,道:“不是去医院吗?”

“你想这个样子去看希希?”

顾寒城扫了一眼向晚晚。

向晚晚低头看着自已穿着顾寒城的衣服,一副狼狈的模样,摇头道:“不想,想送我回别墅吧。”

“回别墅。”

顾寒城对前面的秦飞道。

秦飞点头,马上开车往别墅去。

向晚晚很庆幸这别墅四周没有其他人,不然她这个样子,还真是没有勇气从顾寒城车子里出来。

她抱着抱着自已身上的衣服,快速地冲向别墅大门,然后输入密码……

顾寒城站在车子边,目光落在向晚晚的腿上……

看着两只腿,快步地往前跑……

修长白皙的腿,让他呼吸又是紊乱了一会儿……

看着向晚晚站在别墅门口,他忍不住蹙眉,随后收回眼神,强制压制住血液里的东西……

直到向晚晚进门后,他才抬脚跟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