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要不和我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晚阿姨,要不,你去我哪里住?”

顾壮壮拿开顾寒江的手,兴奋道。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一直和希希在一起了。

顾寒江听见顾壮壮的话,心里疙瘩一声。

有些惊悚起来。

他偷偷地看了一眼顾寒城,发现顾寒城的眼神如同乌云密布的天气一般,好像下一秒就会暴雨倾盆。

可怕的让他心里颤抖了几下。

然后马上圆场,道:“壮壮,你别胡说,晚晚阿姨怎么适合住我们家呢?”

就算邀请向晚晚住,也不能当着顾寒城的话说呀!

这不是惹顾寒城不快吗?

“为什么不行?我们家很大,有很多房间。”

向希希疑惑,“这样,我还可以和希希一起睡觉,你也可以和晚晚阿姨一起……呜呜呜~?”

顾壮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寒江捂住了嘴巴。

随后有些尴尬地看着顾寒城,道:“哥,你别听壮壮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和晚晚住一起呢,呵呵!”

就算要住,也不是这个时候。

他可不想被顾寒城灭了?

“我可以考虑。”

向晚晚看着顾寒江,默默地说出一句。

碰的一声。

顾寒江别掉站不稳,瞬间往地上摔。

不过幸好,他手快地扶住床,有些瞪大眸子,不确定问:“你刚刚说,什么?”

同一时间,顾寒城阴沉地看着向晚晚。

似乎,只要向晚晚说一句不符合他心意的话,就会化身为野兽,将她撕裂。

向晚晚自然也是感觉到顾寒城阴鸷的眼神,也知道,她的话可能让顾寒城不高兴,但是,她还是握紧双手,咬唇,道:“我说,我愿意住你们家。”

“妈咪。”

向希希有些不解。

他觉得,他妈咪是不是故意的。

因为,他已经可以感觉到从顾寒城身上传来的寒冷气息。

有点可怕。

“怎么了?希希不想和壮壮住在一起吗?”

向晚晚伸出手摸着向希希的头,微笑问。

“不是。”

向希希摇头。

他是怕顾寒城会忍不住杀人。

看看顾寒城的眼神,黑的像墨水一般。

可怕!

“向晚晚。”

顾寒城看着她,微微暗了眸子,随后勾唇,声音森冷,“你会后悔的。”

“不会。”

这样,她不但可以远离顾寒城,还可以帮助杨帆和壮壮相认。

她可以给杨帆提供更多和壮壮相处的机会。

她不会后悔。

“是吗?”

顾寒城压抑一笑,随后看向顾寒江,“你觉得呢?”

“我……”

顾寒江觉得,他的心脏好像被人掐住了一般。

有些难受,直觉告诉他,当然是不能让向晚晚住进来呀!

他哥肯定会多想!

可是,看着向晚晚和顾壮壮的眼神,特么的也拒绝不了?”

他的儿子一直希望和向希希住在一起,难得有这么个机会。

当然不能让壮壮失望……

“哥,要不,要不就让她们住几日……”

“听说你有一个项目正在招标……”

顾寒城看着顾寒江,面无表情提醒,道:“还很着急,你说,下个月,能不能成功?”

“去!”

顾寒江听着自家亲哥的威胁,忍不住爆粗口。

他哥,还真是够狠的!

“顾寒城,是男人就不要威胁别人!”

向希希鄙视,“有本事,你让我妈咪心甘情愿地留在骊山别墅,你这样做,我很看不起你。”

顾寒城:“……”

他这是被儿子看不起了?

想到这个,他低声一笑,随后看着向晚晚,道:“好,我威胁,不过,你妈咪,总会有心甘情愿的时候。”

说完,顾寒城看了一眼手表,道:“时候不早了,我回去开个会,有什么事,下次再说。”

“那我晚上就不回去住了。”

向晚晚看着顾寒城的背影,默默地补一句。

顾寒城的脚微顿,最终也没有转身,直接跨步离开。

只有顾寒城知道,此刻,他真是连掐死向晚晚的心都有!

天底下,从来没有那个女人敢这么对他!

“妈咪,顾寒城走了。”

向希希看见顾寒城离开后,松了一口气,道:“你放心好了,你安全了!”

向晚晚耸肩,不在意,而是抱起向希希,道:“希希,你真是我的心肝宝贝,只有你,才会这么护着妈咪。”

“当然了,你是我妈咪,我不护着你,谁护着你。”

向晚晚安慰向晚晚。

“那个,你们真的,要住我们哪里嘛?”

顾寒江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向晚晚。

而向晚晚耸肩道:“如果不行……”

“行,一定行!”

顾壮壮马上打断,道:“你们要住多久都可以的!”

顾寒江:“……”

他儿子真的喜欢向晚晚和向晚晚多过他。

“爸爸,你不会反对,对吗?”

顾壮壮看着顾寒江问。

顾寒江耸肩,无奈点头,道:“当然。”

“好耶,希希,以后,我们就住一起了。”

顾壮壮抱住希希,高兴地蹦哒起来。

向希希也很高兴地抱住顾壮壮。

顾寒江看着这一幕,唇角勾起,不过很快,他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微微暗沉眸子,道:“晚晚,你,你帮我看一下壮壮,我出去一趟。”

向晚晚点头。

心里很清楚,顾寒江,可能是去找杨帆。

……

办公室。

杨帆正在看着病人的病历,猛然间,房门被敲响。

她以为是病人,马上出声道:“进来。”

顾寒江进来后,就看见杨帆低着头看着病历本,一副沉思的模样。

直到他上前,杨帆都没有抬头,只是礼貌平静问:“哪里不舒服吗?”

顾寒江笑了,随后直接坐在椅子上,盯着她,声音冷冽几分,道:“心脏不舒服。”

轰!

杨帆听见熟悉的声音,浑身一颤,有些不敢置信地抬眸看着坐在她面前的男人。

顾寒江。

“很意外?”

顾寒江看着震惊的女人,翘着二郎腿,邪魅又带着恶意,道:“我也很意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死!”

“顾寒江。”

杨帆心里一阵抽痛,脸色白了几分,道:“这么多年没见,能不能,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顾寒江嗤笑,道,“我现在就在好好说话,说实话,我以为你早就死了。”

“我,没死!”

听着那些刺耳的话语,杨帆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人,怕是真的恨死了她吧。

恨也好。

最起码,还记得她。

“什么时候成了儿科医生了?”

顾寒江拿过桌面的病历,一一看起来,嘲讽,道:“就你这水平,不会把人治死吧!”

“你……”

杨帆脸色微僵,有些揪心。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能,虽然不是什么医术高超的医生,但是,也不至于把人治疗死!”

“是吗?”

顾寒江眯眼,“看来最近过得不错。”

“嗯,还行。”

其实,一点也不好。

但是,她不想让他知道。

就让她知道,她过的很好吧!
sitemap